梦阮读书

第九卷 三、又聋

[法]雨果2019年03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早晨,她醒来才发现自己睡了一觉,真不寻常,她吃了一惊。她早已失去了睡眠的习惯!欢乐的朝阳从窗洞里射进光芒,直接照在她的脸上。与阳光同时,她看见窗洞里有一样吓人的东西,那就是卡席莫多的丑脸。她不由自主地紧闭双目,可是无效。她好像总是透过粉红色的眼睑看见了这张缺牙豁齿、一只眼睛的地鬼似的丑脸。于是,她始终闭着眼睛,听见一个粗嗓门十分温柔地说:

“别怕!我是您的朋友。我是来看看您睡觉。我来看您睡觉,不使您难受,是吧?您闭着眼睛的时候我在这儿,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我走了。瞧,我躲到墙后头去了,您可以睁开眼睛了。”

还有比这几句话更凄惨的,那就是说话的声调。埃及姑娘心里感动,就把眼睛睁开了。他确实已不在窗洞口。她走到窗口,只见可怜的驼子在墙角里,以痛苦、顺从的姿态缩成一团。她勉为其难克制住对他的厌恶,温存地说道:“过来!”卡席莫多从她嘴唇动作上猜测,以为她是要赶他走,就站起身来,一拐一瘸,缓缓退出,搭拉着脑袋,甚至不敢把伤心绝望的眼睛抬起来望望姑娘。她又叫了一声:“过来呀!”但是,他继续远去。于是,她冲出小室,跑过去抓住他的胳臂。卡席莫多感觉到她的手,浑身哆嗦起来。他抬头以恳求的目光看看她,明白了她是要把他拽到身边去,不由得柔情满怀,高兴得容光焕发了。她要他进她的小室去,他却坚持留在门槛上。他说:“不,不,夜猫子不可以进百灵鸟的窝。”

于是,她以优美的姿态斜倚在床垫上,山羊睡在她脚下。两人一时无话,静静地对视着,一个眼里所见是风流俊俏,另一个眼里所见是丑陋无比。她随时都发现卡席莫多身上又增添了新的畸形。她的目光从他的罗圈腿看到他的驼背,从驼背又看到独眼。她不能理解怎么可能存在着塑造得这样笨拙的一个生物。然而,他的一切又包含着那样深刻的忧伤和温柔,她也就开始适应了。

他首先打破沉默:“您是叫我回来?”

她点点头,说:“是的。”

他看懂了点头的意思。“唉!”他吞吞吐吐地说,好像不情愿说完整个句子:“我这个……是聋子。”

“可怜的人!”吉卜赛女郎叫了起来,露出慈悲怜悯的神情。

他满脸痛苦地一笑,说道:

“您是觉得我是丑到极点了吧?是的,连耳聋都齐全。我就是这样生就的。使人厌恶,难道不是?您这样美,您!”

这不幸者的声调中饱含着对自己不幸的意识,她听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况且,说了他也不会听见。他又说下去: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丑。我拿我自己跟您比,我很可怜我自己——这样可怜、这样不幸的一个怪物!您一定觉得我跟野兽一样,可不是?……您,您是阳光,是露珠,是小鸟在歌唱!我,我是形体狰狞的东西,不是人,也不是兽,是说不出名堂的一个比石子还硬,还遭人践踏,还不成形状的玩艺!”

说着,他大笑起来,这笑声真是世上最使人心碎的声音;接着他又说:“是的,我是聋子,可是您可以用动作和姿势和我说话;我有个主人,他就是像这样跟我交谈的。而且,从您嘴唇的动作和眼神上,我很快就可以懂得您的意思。”

“算了,”她笑笑说,“告诉我:您为什么要救我?”

“懂了,”他说,“您是问我为什么要救您。您忘了有个坏蛋那天夜里想把您抢走,这个坏蛋,您第二天在他们的卑鄙耻辱柱上救助过他。一点点水,一点点怜悯,我就是献出生命也报答不了哇!您忘了这个坏蛋;他,他记得。”

她静听着,内心非常激动。敲钟人眼眶里泪光闪闪,然而,眼泪并不落下来。他大概认为咽下这滴眼泪是关于荣誉的问题。

当他不再担心眼泪落下的时候,他又说:“您听我说,我们这里的钟楼很高很高,一个人从上面掉下去的话,不等碰到地面,老早就死了。您要是愿意我掉下去,您不用说话,使个眼色就行了。”

说罢,他站立起来。这个怪人,尽管吉卜赛姑娘自己那样不幸,还是在她心中引起了某种同病相怜的感情。她就示意叫他呆着别走。

“不,不,”他说,“我不应该呆得太久。您瞅着我,我浑身都不自在。您不掉过脸去,只是出于怜悯。我去找个地方呆着,看得见您而您看不见我。那样好些。”

他从衣袋里取出一只金属哨子。

他说:“给您。您多咱需要我,想我来,不觉得看见我就太厌恶,您吹这个哨子好了。这个声音我听得见。”

他把哨子放在地上,跑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