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七卷 四、’ANÁГKH · 3

[法]雨果2019年03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堂克洛德刷地脸白了,学生漫不经心地接着说:

“同一个人刻在下面的那个希腊字,意思是淫秽。您看我的希腊文还可以吧?”

副主教默不作声。这一堂希腊文课使他陷入了沉思。

被娇惯的孩子的种种狡狯,小约翰都应有尽有,所以,他认为时机有利,可以提一提他的要求了。于是,他拿出极其温柔的腔调,开口言道:

“我的好兄长,难道您恨我恨到了这种程度:摆出恶狠狠的样子,仅仅是因为我打架玩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打着打着给了谁两下子,打了什么小孩子、小崽崽(quibusdam marmosetis)?——您看,好哥哥克洛德,拉丁话我就是会!”

可是,这种虚伪的甜言蜜语对于严厉的大哥哥并没有起到往常那样的作用。刻柏鲁斯不咬蜜糕(66)。副主教板起的面孔丝毫不见舒展。

(66)刻柏鲁斯是看守地狱大门的百头犬。特洛伊的英雄艾内亚斯扔以蜜糕,它吃了即被麻醉。艾内亚斯就达到了进去的目的。

“您想达到什么目的?”他干巴巴地说。

“好,干脆说吧!听着!”约翰鼓起了勇气,“我需要钱!”

听到这样厚颜无耻的宣告,副主教脸上顿时表现出说教的慈父般的表情:

“约翰先生,您知道,我们家蒂尔夏普采邑,连年贡和二十一栋房租金统统算在内,常年收入不过是三十九利弗十一苏六德尼埃巴黎币。比起帕克勒兄弟那时候多一半,可还是不多的。”

“我需要钱,”约翰坚韧不拔地说。

“您知道,教会法庭已经决定:我们的二十一栋房归依主教(67)的正式采邑,要赎回这一隶属关系,必须向尊敬的主教偿付两个镀金的银马克,价值六个巴黎利弗。可是,这两个马克我还没有凑齐。您看!”

💑 梦=阮=读=书~w w w =m e n g R u a n = C om

(67)路易·德·博蒙。

“我看我需要钱!”约翰第三次说。

“您要钱干什么用?”

一听这个问题,约翰眼里闪烁着希望。他依然装出甜蜜蜜的撒娇模样。

“亲爱的哥哥克洛德,您看,我向您要钱绝不会有坏的意图。我并不是打算同您那些什长去小酒店耍派头,也不是要骑上骏马,华鞍彩镫,带着仆人(cum meo laquasio),到巴黎街上去出风头。不是的,哥哥,是为了做好事。”

“什么好事?”克洛德感到意外,问道。

“我有两个好朋友想给俄德里埃济贫所的一个寡妇的婴儿买小衣服。这是慈善事。得花三个弗洛林,我也想凑一份。”

“您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彼埃尔屠夫和巴普蒂斯特嚼鸟者(68)。”

(68)嚼鸟者,是“赌徒”的意思。

“哼!这两个名字可真适合行善,就像石炮适合于主坛!”副主教说。

约翰杜撰这么两个名字确实挑选得不怎么样。他觉察到了,可是太晚了。

敏锐的克洛德又说:“还有,什么小衣服得花三个弗洛林?还是给什么寡妇的?从什么时候起,俄德里埃寡妇给自己的孩子穿什么小衣服?”

约翰再次试图打破僵局,说道:“算了!干脆说吧,我就是需要钱,今天晚上去爱谷看伊莎博·提埃里(69)!”

(69)爱谷,妓院名;伊莎博·提埃里,妓女名。

“你这个淫秽的坏蛋!”教士喊了起来。

“’Αυανυεiα(70),”约翰说。

(70)“淫秽”。

约翰也许是故意捣蛋,从斗室的墙上照搬了这个希腊词,对于教士起了奇特的作用。他咬咬嘴唇,愤怒化作了面红耳赤。于是,他说:

“你给我滚!我在等人。”

学生再作一次努力:

“克洛德哥哥,至少给我一个巴黎小钱吃饭吧!”

“格腊田教令您学得怎么样?”堂克洛德问道。

“作业本丢了。”

“拉丁文学得怎么样?”

“贺拉斯的书给人偷了。”

“亚里士多德学得怎么样?”

“说真的!哥哥,不是有个神父说,异端邪说在任何时代都是以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为罪恶渊薮(71)吗?去它的亚里士多德!我才不想为他的形而上学毁弃我的宗教哩!”

(71)托马斯·阿奎那说过类似的话。

副主教又说:“年轻人!上次国王入城的时候,有个侍从贵族名叫菲利浦·科敏,他的鞍披上面绣着他家的家训,我劝你好好想想:Qui non laborat non manducet.(72)”

(72)拉丁文,不劳动者不得食。

学生半晌不作声,搔搔耳朵,眼睛盯着地面,满脸不高兴。突然,他转向克洛德,敏捷快速就跟鹡鸰似的。

“这么说,好哥哥,您不肯给我一个巴黎苏去向面包铺买一块面包吃?”

“Qui non laborat non manducet.”

副主教不为所动,仍然如此回答。约翰听了,双手捂住脸,就跟女人哭泣似的,同时以绝望的腔调叫道:“Οτοτοτοτοτci(73)!”

(73)这是约翰胡诌的一个希腊词。

克洛德听到这么个怪声,大吃一惊,问道:“这什么意思,先生?”

“嘿,什么!”学生说,不知羞耻地抬眼看看克洛德——其实,他刚刚偷偷用拳头使劲搓揉,使两眼显出流泪的红色。他又说:“这是希腊话呀!是艾斯库洛斯写的抑抑扬格(74)诗句,是充分表达痛苦的哩!”

(74)艾斯库洛斯,见第149页注②。抑抑扬格是轻轻重的格律。

说到这里,他又突然哈哈大笑,滑稽得要命,笑得那么厉害,副主教也只好笑了。其实得怪克洛德自己,谁叫他那样娇惯这孩子的?

约翰看见哥哥给逗乐了,胆子更大,又说:“啊,好哥哥克洛德!您看我的靴子都破了,世界上哪里还有比我这后跟拖舌头的靴子更带悲剧性的脚套(75)吗?”

(75)古希腊的一种靴子,后为悲剧角色的一种象征。

副主教立刻又摆出原来的严峻面目。

“我派人给您送新靴子去好了,钱是没有的。”

约翰继续央求:“只要一个大子儿,哥哥!我一定把格腊田背个滚瓜烂熟,我还要坚决信仰上帝,我还要做一个科学和品德方面的真正毕塔哥拉斯!可是,给我一文小钱,可怜可怜我吧!您难道愿意让饥馑张开大嘴把我吃掉,饥馑可不就在那儿,在我面前,大张着嘴,黑洞洞,臭不可闻,深不可测,赛过鞑靼人,或者说,赛过修士的鼻子!”

堂克洛德摇摇他那满是皱纹的脑袋,还是说:“Qui non laborat...”

约翰不等他说完,叫了起来:

“算了,见鬼去吧!欢乐万岁!我要下小酒馆,去打架,去打破瓶瓶罐罐,还要去玩姑娘!”

说着,他把帽子往墙上一扔,又把手指头打得啪啪响,就像呱哒板似的。

副主教阴沉沉地看看他。

“约翰,您没有灵魂。”

“当真的话,按照艾壁鸠鲁斯(76)的说法,我缺少一个由不知其名的某种东西所构成的无以言状的玩艺儿。”

(76)伊壁鸠鲁的拉丁读法。

“约翰,您应该认真考虑改正错误。”

“这个呀?”学生叫道,看看哥哥,又看看炉灶上的蒸馏瓶,“那么,这儿的一切:思想和瓶子,都是又厚又硬的啰!”

“约翰,您正在从很滑的斜坡上滑下去。您知道您滑到哪里去吗?”

“到酒馆去,”约翰答道。

“酒馆通向耻辱柱。”

“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灯笼罢了。打起这个灯笼,也许狄奥惹内斯就可以找到他要找的人(77)。”

(77)犬儒派哲学家狄奥惹内斯轻视人类,曾在大白天,打着灯笼在雅典大街上行走,宣称“我在找‘人’”!

“耻辱柱通向绞刑架。”

“绞刑架是一架天平,一头是人,一头是整个的大地。人,是光荣的!”

“绞刑架通向地狱。”

“地狱是一团大火。”

“约翰呀,约翰!下场不会好的!”

“开始会很好哩。”

这时,楼梯上响起脚步声。

“别响!”副主教竖起一个指头搁在嘴上,说道:“雅各先生来了!听我说,约翰,”他又低声说道:“您这儿看到和听到的,绝对不许说出去。您快躲进这个炉灶里去,别出声!”

学生钻进炉膛,忽然想到了一个颇有收益的主意。

“顺带说一句,克洛德哥哥,给我一个弗洛林,我就不出声。”

“别响!我答应就是。”

“得现在就给!”

“好,你拿去吧!”副主教愤然把钱包扔给他。

约翰钻到炉灶下面,房门正好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