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卷 第十七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亲爱的莉齐,你们散步散到什么地方去了?”伊丽莎白一进屋,简便这样问她;等大家坐下吃饭的时候,家里其他人也都这样问她。她只得回答说,他们随便闲逛,她也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去了。她说着说着,脸便红了。但是,不管是她那神色,还是什么别的迹象,都没引起大家怀疑到那件实情上去。

晚上平平静静地过去了,并没出现什么特别情况。那一对公开了的情人有说有笑,那对没有公开的恋人却不声不响。达西性情稳重,从不喜形于色。伊丽莎白心慌意乱,只知道自己幸福,却体会不到幸福的滋味,因为除了眼前的别扭之外,她还面临着其他种种麻烦。她预料事情公开之后,家里人会怎么想。她知道,家里人除了简以外,谁也不喜欢达西。她甚至担心,别人都会讨厌他,任凭他再有钱有势,也于事无补。

夜晚,她向简倾吐了衷情。虽说贝内特小姐一向并不多疑,这次却断然不肯相信。

“你在开玩笑,莉齐。这不可能!跟达西先生订婚!不,不,你休想骗我。我知道这不可能。”

“一开头就这么不幸!你是我唯一可信赖的,要是你不相信我,那就没有人会相信我了。可我真不是开玩笑。我说的都是实话。他仍然爱着我,我们订婚了。”

简拿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哦,莉齐!这不可能。我知道你十分讨厌他。”

“你一点也不了解这件事。你那话就别提了。也许我以前不像现在这样爱他。可是这一类事切不可记得太牢。这一次之后,我要把它忘个一干二净。”

贝内特小姐仍然显得十分惊异。伊丽莎白又一次更加郑重其事地对她说,这是事实。

“天哪!真会有这种事!不过我现在应该相信你了,”简大声说道,“亲爱的莉齐,我想——我要恭喜你——可你肯定——请原谅我这样问你——你十分肯定你嫁给他会幸福吗?”

“那毫无疑问。我们两个都认为,我们将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不过你高兴吗,简?你愿意要这样一位妹夫吗?”

“非常愿意。没有比这使我和宾利更高兴的事啦。不过,这件事我们以前考虑过,谈论过,认为不可能。你当真非常爱他吗?哦,莉齐!人怎么都可以,没有爱情可不能结婚。你确实觉得你应该这样做吗?”

“哦,是的!等我统统告诉了你之后,你只会认为,比起我的感觉来,我做得还不够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

“唔,我应该承认,我爱他比爱宾利来得深切。恐怕你要生气吧?”

“好妹妹,请你严肃一些。我想严肃地跟你谈谈。凡是可以告诉我的事,请你赶快统统告诉我。你能告诉我你爱他多久了吗?”

“那是慢慢发展起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不过我想,应该从我最初看到他彭伯利的美丽庭园算起。”

简又一次恳求妹妹严肃些,这一次总算产生了效果,伊丽莎白马上一本正经地对简说,她真爱达西。贝内特小姐对这一点置信不疑之后,便也心满意足了。

“我感到十分高兴,”她说,“因为你会和我一样幸福。我一向很器重他。不说别的,光凭他爱你,我也该始终敬重他。现在他既是宾利的朋友,又要做你的丈夫,因此除了宾利和你之外,我最喜爱的就是他啦。不过,莉齐,你真狡猾,还对我保守秘密呢。你去彭伯利和兰顿的事,一点也不对我说!我所了解的一些情形,全是别人告诉我的,而不是你讲的。”

伊丽莎白把保守秘密的原因告诉了姐姐。她一直不愿意提起宾利,由于心绪不定的缘故,又总是避而不提达西。可是现在,她不再向姐姐隐瞒达西如何为莉迪亚的婚事奔波了。她把事情和盘托出,姐妹俩一直谈到半夜。

“天哪!”第二天早晨,贝内特太太站在窗口嚷道,“那位达西先生真讨厌,又跟着亲爱的宾利到这里来了!他怎么这么不知趣,老往这里跑?我还以为他会去打鸟,或者随便去干点什么,而别来打扰我们。我们拿他怎么办呢?莉齐,你还得陪他出去走走,免得他妨碍宾利。”

伊丽莎白一听这个主意,正中下怀,禁不住笑了。但是母亲总说他讨厌,又真叫她气恼。

两位先生一走进门,宾利便意味深长地望着她,跟她热烈握手,她一看便知道,他得到了确凿的消息。过了不一会儿,他大声说道:“贝内特太太,附近有没有别的曲径小道,好让莉齐今天再去迷迷路?”

“我建议,”贝内特太太说,“达西先生、莉齐和基蒂今天上午都去奥克姆山。这段路又长又宜人,达西先生从没见过那里的景色。”

“这对他们两人是再好不过了,”宾利先生答道,“可是基蒂一定吃不消。是吧,基蒂?”

基蒂承认,她宁可待在家里。达西声称,他很想到山上观观景致,伊丽莎白则默然表示同意。她正上楼去准备,贝内特太太跟在后面说道:

“实在抱歉,莉齐,害得你单独陪着那个讨厌鬼,不过,希望你不要介意。你知道,这都是为了简。你犯不着跟他攀谈,偶尔敷衍两句就行了。因此,你也不要多费心思。”

散步的时候,两人决定晚上就去请求贝内特先生同意。母亲那里则由伊丽莎白自己去说。她拿不定母亲会做何反应。她有时在想:达西尽管有财有势,这未必能消除母亲对他的憎恶。但是,母亲对这门婚事不管是极力反对,还是极为满意,她的言谈举止都不会得体,总要让人觉得她毫无见识。让达西先生听见母亲气势汹汹地表示反对也好,欢天喜地地表示赞成也好,她都觉得忍受不了。

到了晚上,贝内特先生刚回到书房,她便看见达西先生也起身跟了进去。顿时,她心里感到万分焦灼。她并不害怕父亲反对,而是怕他给弄得不愉快。她想,她本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如果因为选择对象而给父亲带来痛苦,让父亲为她的终身大事担忧遗憾,那未免太不像话。她伤心地坐在那里,直到达西先生又回来了,一见他面带笑容,她才松了口气。过了一会儿,达西走到她和基蒂就座的桌前,假装欣赏她手里的活计,轻声说道:“快去你父亲那里,他在书房里等你。”伊丽莎白马上去了。

梦*阮*读*书 🌳 ww w_m e n g R u a n_c o m _

父亲正在书房里踱来踱去,样子既严肃,又焦急。“莉齐,”他说,“你在搞什么名堂?你是不是疯了,怎么会答应这个人?你不是一直都在恨他吗?”……

她这时真巴不得自己当初的看法能理智一些,言辞能温和一些!那样一来,她也就用不着无比尴尬地去解释,去剖白了。可现在既然非得费些口舌,她只得心慌意乱地对父亲说,她爱达西先生。

“换句话说,你是打定主意要嫁给他啦。他当然有的是钱,你可以比简有更多的漂亮衣服,漂亮马车。可这些东西会使你幸福吗?”

“你除了认为我不爱他以外,”伊丽莎白说,“还有别的反对意见吗?”

“丝毫没有。我们都知道他是个高傲、讨嫌的人。不过,只要你真喜欢他,这也无关紧要。”

“我喜欢他,我真喜欢他,”伊丽莎白眼里噙着泪花答道,“我爱他。他并不是傲慢得不合道理。他可爱极了。你不了解他的真正为人。因此,我求你不要用那样的言辞谈论他,免得让我伤心。”

“莉齐,”父亲说道,“我已经应允他了。像他这样的人,只要蒙他不弃,有所要求,我当然决不敢拒绝。如果你已经决定要嫁给他,我现在也应允你了。不过,我还是劝你重新考虑一下。我了解你的脾气,莉齐。我知道,除非你真正敬重你的丈夫,除非你认为他高你一筹,否则你就不会觉得幸福,也不会觉得体面。你是那样活泼聪慧,要是嫁个不般配的丈夫,那是极其危险的。你很难逃脱丢脸和悲惨的下场。孩子,别让我伤心地看着你瞧不起你的终身伴侣。你可不要稀里糊涂的。”

伊丽莎白变得更加激动,回答得也非常认真,非常严肃。她再三表明达西先生确实是她选择的对象,说她是渐渐对他敬重起来的,说她确信达西对她的感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经受了好多个月悬而未决的考验,后来还津律乐道地列数了达西的种种优良品质,最后终于打消了父亲的疑虑,心甘情愿地赞成了这门婚事。

“好孩子,”等女儿讲完了,他便说道,“我没有意见了。如果真是这样,他倒配得上你。莉齐,我可不愿意让你嫁给一个与你不相配的人。”

为了使父亲对达西先生有个完满的印象,伊丽莎白又说起了他自告奋勇搭救莉迪亚的事。父亲一听大为惊奇。

“今天晚上真是奇迹迭出呀!这么说,全靠达西鼎力相助啦——捏合了这门亲事,拿出钱来,替那家伙还债,给他找了个差事!这再好也没有了!这就省了我好多麻烦,好多钱。假如事情是你舅舅干的,我就一定非要还他不可。不过,这些陷入狂恋的年轻人总是自行其是。我明天就提出还他钱,他会慷慨激昂地大吹大擂,声称他如何爱你,这样事情就了结了。”

他随即记起,几天前他念柯林斯先生的那封信时,伊丽莎白有多么局促不安。他取笑了她一阵之后,终于放她走了,她刚要走出屋,他又说:“要是有年轻人来向玛丽或基蒂求婚,就让他们进来好了,我正闲着呢。”

伊丽莎白心里一块大石头,这才算落了地。她在自己房里沉思了半个钟头之后,倒能比较镇定地来到众人中间。事情来得太突兀,一时还高兴不起来,不过这个夜晚还是平平静静地过去了。再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需要担忧了,终究总会产生一种安然自得、亲密无间的适意感。

晚上母亲去梳妆室的时候,伊丽莎白也跟了进去,她把这条重大新闻告诉了她。结果大大出乎意料。贝内特太太乍听到这条消息,只是静静地坐着,一句话也说不出。虽说她遇到对家里有好处的事,或者有人来向女儿求爱之类的事,反应向来都不迟钝,但这次硬是迟疑了半天,才听懂了女儿的话。她最后终于清醒过来,在椅子上坐立不安,忽而站起来,忽而又坐下,忽而诧异,忽而又为自己祝福。

“天哪!老天保佑!只要想一想!天哪!达西先生!谁会想到啊!真有这回事吗?哦!我的心肝莉齐!你就要大富大贵了!你会有多少零用钱,多少珠宝,多少马车啊!简就差远了——简直是天上地下。我真高兴——真快活!多么可爱的一个人!那么英俊!那么魁梧!哦,亲爱的莉齐!我以前那么讨厌他,请代我向他赔罪,但愿他不计较。亲爱的莉齐!城里有座住宅!家里琳琅满目!三个女儿出嫁啦!每年有一万镑的收入!哦,天哪!我会怎么样,我要发狂了。”

这番话足以证明,她完全赞成这门婚事。伊丽莎白庆幸的是,母亲这些信口开河的话,只有她一个人听见。过了不久,她便走开了。但她回到自己房里还不到三分钟,母亲又赶来了。

“我的宝贝,”母亲大声叫道,“我脑子里光想着这件事!每年有一万镑的收入,可能还要更多!阔得像王公一般!还有特许结婚证!你当然应该凭特许结婚证结婚[13]!不过,我的宝贝,快告诉我达西先生最爱吃什么菜,我明天就做给他吃。”

[13]按英国当时的法律,结婚多采用结婚通告,由牧师在星期日做早祷时,读完第二遍《圣经》经文之后当众宣布,并连续宣布三个礼拜。其间,如果男女双方家长或保护人有人出来反对,结婚通告便不生效。为避免这种情况,可采用特许结婚证。显然,贝内特太太唯恐遭到凯瑟琳夫人的阻拦,于是便建议女儿领取特许结婚证,尽快操办婚事。

这是个不祥之兆,看来母亲又要在那位先生面前出丑了。伊丽莎白觉得,她虽然确信自己已经赢得了达西最热烈的爱,而且也得到了家人的同意;但事情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不过,出乎她的意料,第二天进展得倒挺顺利。原来,多亏贝内特太太对未来的女婿还有些敬而远之,不敢贸然跟他说话,只能向他献点殷勤,恭维一下他的远见卓识。

伊丽莎白高兴地发现,父亲也在尽力跟达西先生亲近。过了不久,贝内特先生便对她说,他越来越器重达西了。

“我非常器重我的三个女婿,”他说,“威克姆也许最受我宠爱。不过我想,你的丈夫也像简的丈夫一样讨我喜欢。”

 

共 4 条评论

  1. 磕到糖的小魔女力莉说道:

    我好兴奋啊,我好兴奋啊,我好兴奋啊

  2. 匿名说道:

    贝内特先生真是好阴阳怪气,哈哈哈

    1. 匿名说道:

      我第一次看到时候还看不懂为什么威会是爸爸最爱的女婿,现在知道原来是讽刺

  3. 1说道:

    123456789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