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卷 第四章 · 1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伊丽莎白刚到兰顿的时候,因为没有见到简的来信,感到大为失望。第二天早上,她又感到同样失望。但是到了第三天,她的忧虑结束了,她也不用埋怨姐姐了,因为她一下子收到姐姐两封信,其中一封注明误投过别处。伊丽莎白并不觉得奇怪,因为简把地址写得十分潦草。

当时,他们几个人刚想出去溜达,那两封信便给送来了。舅父母独自走了,让外甥女一个人去安安静静地看信。那封误投过的信当然要先读,那是五天以前写的。信里先介绍了一些小型的聚会、约会,报告了一些乡下的新闻,但后半封却注明是后一天写的,而且是在心烦意乱的情况下写成的,里面报告了重要消息。内容如下:

亲爱的莉齐,写了以上内容之后,又发生了一件极其意外、极其严重的事情。不过我真担心吓坏你——请你放心,我们全都安好。我要讲的是关于可怜的莉迪亚的事。昨天夜里十二点,我们都上了床,突然接到福斯特上校发来的一封快信,告诉我们说,莉迪亚跟他部下的一个军官跑到苏格兰去了。实说吧,就是跟威克姆私奔了!你想象我们有多惊奇。不过,基蒂似乎觉得并非完全出乎意料。我感到难过极了。

他们结合得太轻率了!不过我还是愿意从最好的方面去着想,希望都是别人误解了他的人品。说他轻率冒昧,这我不难相信,但他这次举动却看不出有什么存心不良的地方(让我们为此而庆幸吧)。他看中莉迪亚至少不是为了贪图私利,因为他肯定知道,父亲没有财产给莉迪亚。母亲伤透了心。父亲还能经得住。谢天谢地,我们从没让他俩知道别人是怎么议论威克姆的,我们自己也得忘掉这些议论。据推测,他们是星期六夜里大约十二点跑掉的,但是直到昨天早上八点,才发现他们两人失踪了。于是福斯特上校赶忙发来快信。亲爱的莉齐,他们一定是从离我们不到十英里的地方走掉的。福斯特上校告诉我们,他很快就会赶到这里。莉迪亚给福斯特夫人留下一封短笺,把他们两人的打算告诉了她。我必须搁笔了,我不能离开可怜的母亲太久。你恐怕一定会感到莫名其妙吧?不过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伊丽莎白读完这封信之后,也顾不得思量一下,几乎闹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便连忙抓起另一封信,迫不及待地拆开,读了起来。这封信比头一封后半部晚写一天。

亲爱的妹妹,你现在谅已收到我那封草草写就的信。我希望这封信能把问题说得明白些,不过,虽然时间并不紧迫,我的脑袋却糊里糊涂,因此很难担保这封信会写得有条不紊。最亲爱的莉齐,我简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但是我要报告你个坏消息,而且刻不容缓。威克姆先生与可怜的莉迪亚之间的婚事尽管十分轻率,我们还是渴望听说他们已经结婚,因为我们实在担心他们没去苏格兰。福斯特上校前天发出那封快信之后,没过几个小时便离开了布赖顿,已于昨天来到这里。虽然莉迪亚留给福夫人的短笺里说,他们俩要去格雷特纳格林[1],但是丹尼又露出话来,说他相信威决不打算去那里,也决不打算跟莉迪亚结婚。后来,这话再跟福上校一说,他顿时大为惊恐,连忙从布出发,打算去追踪他们。他不费劲地跟踪到克拉帕姆,但是再往前追就困难了,因为他们两人到达那里以后,便又雇了一辆出租马车,打发走了从埃普瑟姆[2]乘来的那辆轻便马车。此后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只听说有人看见他们继续往伦敦方向去。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想。福上校在伦敦那个方向做了多方打听之后,便来到赫特福德,一路上急火火地反复打听,探询了所有的关卡以及巴内特和哈特菲尔德两地的旅馆,结果一无所获,谁也没有看见这样的两个人走过。他无比关切地来到朗伯恩,极其诚恳地向我们吐露了他的满腹忧虑。我真替他和福夫人难过,但是谁也不能责怪他们俩。亲爱的莉齐,我们真是痛苦至极。父母亲都以为事情糟糕透顶,但我不想把他看得那么坏。也许出现一些情况,使他们不便于照原定计划行事,觉得还是在城里私下结婚比较合适。退一万步说,即使他威克姆对莉迪亚这种身份的年轻女子存心不良,难道莉迪亚也不顾一切吗?这不可能!不过,我感到很伤心,福上校不相信他们会结婚。我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愿时,他只是摇摇头,说什么威[3]这个人怕是不堪信任。可怜的母亲真病倒了,整天关在房里。假使她能克制克制,事情兴许会好些,可惜她又做不到。至于父亲,我平生还从没看见他受到这么大的触动。可怜的基蒂也很气,怨恨自己隐瞒了他们的私情,不过这是人家推心置腹的事,也很难怪。亲爱的莉齐,我真替你高兴,这些令人伤心的场面,你还是眼不见为净。然而,这场初惊过后,我是否可以说我盼望你回来呢?不过,你若是不方便,我也不会自私地逼着你非回来不可。再见!我刚说过不愿逼你回来,现在却又拿起笔来逼你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不得不恳求你们尽快回来。我和亲爱的舅父母相知有素,因此才无所顾虑地提出这个要求,而且我还有事情要求舅父帮忙。父亲马上要跟福斯特上校去伦敦,设法找到莉迪亚。他具体打算怎么办,我实在不知道,但是他那样痛苦不堪,办起事来决不会十分稳妥,而福斯特上校明天晚上就得回到布赖顿。在这紧急关头,非得请舅父前来指教、协助不可。他一定会体谅我此刻的心情,我相信他一定会前来帮忙。

[1]格雷特纳格林:系苏格兰南部一村庄,临近英格兰边界地区。当时,许多英格兰恋人都跑到那里举行婚礼。

[2]​埃普瑟姆:伦敦南部小镇,18世纪时为游览胜地,后以跑马场著称。​

🍵 梦 · 阮 + 读 · 书 w Ww - m e n g R u a n - c om-

[3]指丹尼。

“哦!舅舅哪儿去啦?”伊丽莎白一读完信,便霍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边喊叫,一边迫不及待地去找寻舅舅。她刚走到门口,不料仆人把门打开了,只见达西先生走了进来。达西先生见她脸色苍白,慌手慌脚,不由得吃了一惊。伊丽莎白一心只想着莉迪亚的处境,还没等达西先生定下心来先开口,她便连忙叫起来了:“请原谅,恕我不能奉陪。我得马上去找加德纳先生,事不宜迟,片刻也不能耽搁。”

“天哪!出什么事啦?”达西先生感情一冲动,也就顾不得礼貌,大声嚷道。接着又定了定神,继续说道:“我一刻也不想耽搁你。不过,还是让我,或者让仆人,去找加德纳夫妇吧。你身体不大好,你不能去。”

伊丽莎白踌躇不决,不过她双膝在瑟瑟发抖,她也觉得自己是无法找到舅父母的。因此,她只得又把仆人叫回来,吩咐他去把主人夫妇立即找回家,不过说起话来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让人听不清楚。

仆人走了之后,她实在支撑不住,便坐了下来。达西见她气色不好,也不敢离开她,便用温柔体贴的语调说道:“让我把你的女佣叫来吧。你能不能喝点什么调调神?要不要我给你倒一杯酒?你好像很不舒服。”

“不用啦,谢谢,”伊丽莎白答道,极力保持镇静,“我没事,觉得很好。只是刚接到朗伯恩的不幸消息,心里有些难受。”

她说到这里,禁不住哭了起来,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达西眼巴巴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含含糊糊地说些关切的话,然后又默默无言地望着她,心里不胜哀怜。后来,伊丽莎白终于又开口了:“我刚刚收到简的来信,告诉了我这可怕的消息。这事对谁也瞒不住。我小妹妹丢下了所有的亲友——私奔了——让威克姆先生拐走了。他们是一起从布赖顿逃走的。你深知他的为人,下文也就可想而知了。莉迪亚没钱没势,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引诱他——莉迪亚这辈子算完了。”

达西给惊呆了。“现在想起来,”伊丽莎白以更激动的语调接着说道,“我本来是可以阻止这件事的!我了解他的真面目呀。我只要把部分真相——把我了解的部分内容,早讲给家里人听就好了!假使我家里人知道了他的为人,就不会出这种事。不过,事情太——太晚了。”

“我真感到痛心,”达西大声说道,“既痛心——又震惊。不过,这消息确凿吗,绝对确凿吗?”

“哦,绝对确凿!他们是星期天夜里从布赖顿出奔的,有人几乎追踪到伦敦,可惜没有继续追下去。他们肯定没去苏格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