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卷 第十六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到了五月的第二周,三位年轻小姐一道从格雷斯丘奇街出发,到赫特福德郡某镇去。贝内特先生事先跟她们约定,打发马车到该镇一家客店去接她们,当小姐们临近这家客店时,她们立即发现,基蒂和莉迪亚正从楼上餐厅里往外张望,表明车夫已经准时赶到。这两位姑娘已经在那里待了一个多钟头,兴致勃勃地光顾过对面一家女帽店,打量了一阵站岗的哨兵,调制了一盘黄瓜色拉。

她们欢迎了两位姐姐之后,便得意扬扬地摆出一桌小客店里常备的冷肉,一面大声嚷道:“惬意吗?令人喜出望外吧?”

梦*阮*读*书* W ww …men g Ruan … c om

“我们有心要请你们客,”莉迪亚接着说道,“但你俩得借钱给我们,我们刚在那边那家店里把钱花掉了。”说罢,把买来的东西拿给她们看:“瞧,我买了这顶帽子。我并不觉得很漂亮,不过我想,不妨买一顶。我一到家就把它拆掉,看看能不能做得好一些。”

等姐姐们说这顶帽子很难看时,她又毫不在乎地说:“哦!店里还有两三顶,比这一顶还要难看得多。等我去买点颜色漂亮的缎子来,把它重新装饰一下,我想那就会很像样子了。再说,某郡民兵团再过两周就要离开梅里顿,他们一走,你这个夏天穿戴什么都无所谓。”

“他们真要开走吗?”伊丽莎白不胜宽慰地嚷道。

“他们要驻扎到布赖顿[7]附近。我多想让爸爸带着我们大家到那里去消夏啊!这真是个美妙的计划,兴许也花不了多少钱呢。妈妈肯定也很想去!你们想想看,不然我们这个夏天会过得多没劲呀!”

[7]也译作布赖顿。享有特权的郡级自治城市,在英格兰东南部。现为英国南方最大的人口最多的旅游胜地。过去是一个小渔村,从1783年以后成为威尔士亲王(后来的乔治四世)的保护地和最时髦的旅游地,当地建有皇家展览馆等壮丽的建筑。​

“是呀,”伊丽莎白心想,“那倒真是个美妙的计划,马上就会要我们的命。天哪!梅里顿只有一个可怜的民兵团,每月举行几次舞会,我们就给搞得晕头转向,如今怎么顶得住布赖顿整个兵营的官兵!”

“我有条消息要告诉你们,”等大家坐定以后,莉迪亚说,“你们想想看是什么消息?这是条大好消息,一条顶好的消息,有关我们大家都喜欢的一个人!”

简和伊丽莎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赶忙把招待支使开。莉迪亚笑了笑,说:

“唉,你们也太刻板,太谨慎了。你们以为不能让招待听见,好像他多想听似的!也许他平常听到好多事,比我要说的话更加不堪入耳。不过他真是个丑八怪!他走了也好。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那么长的下巴。好啦,现在讲讲我的新闻,这是关于可爱的威克姆的新闻,招待不配听,是吧?威克姆不会娶玛丽·金了,这个危险不存在了。你们看这是多么好的消息啊!金小姐上利物浦她叔叔那里去了,再也不回来了。威克姆保险啦。”

“应该说玛丽·金保险啦!”伊丽莎白接着说道,“她逃脱了一起只考虑财产的冒昧姻缘。”

“她要是喜欢威克姆而又走开,那才是个大傻瓜呢。”

“但愿他们双方的感情都不很深。”简说。

“威克姆的感情的确不深。我可以担保,他压根儿就看不上玛丽·金。谁会看上这么一个满脸雀斑的令人讨厌的小东西呢?”

伊丽莎白心想,她自己尽管说不出如此粗俗的言语,但是心里却怀有过那种粗俗的情感,而且还自以为宽怀大度,这真叫她感到震惊!

大家一吃好饭,两位姐姐付了账,便吩咐店家备马车。经过好一番筹谋,几位小姐才坐上了车,她们的箱子、针线袋、包裹,以及基蒂和莉迪亚购置的那些讨厌东西,也总算给放上了车。

“我们这样挤在一起,有多带劲,”莉迪亚叫道,“我真高兴买下了这顶帽子,哪怕只增添一只帽盒,也挺有意思呀!好啦,让我们舒舒服服地待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回家去。首先,让我们听听你们走了以后有些什么经历。见到过合意的男人没有?跟人家勾搭过没有?我满心希望,你们哪一位能在回来之前找到一位夫婿。我敢说,简马上就要变成老处女了。她都快二十三岁啦!天哪,我要是二十三岁以前还结不了婚,那该有多丢脸啊!你们想不到,菲利普斯姨妈多么想让你们快找丈夫。她说,莉齐当初不如嫁给柯林斯先生算了,可我觉得那一点意思也没有。天哪!我真想比你们哪一个都早结婚!那样一来,我就可以领着你们到处去参加舞会。哎呀!我们那天在福斯特上校家里,玩得可真有意思。基蒂和我准备在那儿玩个整天,福斯待夫人答应晚上开个小舞会,(顺便说一句,福斯特夫人和我可相好啦!)于是她请哈林顿家的两姐妹来参加,可惜哈丽雅特有病,因此佩恩只得一个人赶来。这时,你们猜想我们怎么办啦?我们给张伯伦穿上女人的衣服,让他扮成个女人。你们想想,这有多逗啊!这件事除了上校夫妇、基蒂和我以外,谁也不知道。姨妈也除外,因为我们不得不向她借件长礼服。你们想象不到张伯伦装得多像!丹尼、威克姆、普拉特和另外两三个人走进来的时候,压根儿认不出是他。天哪!可笑坏我了!福斯特夫人也笑得不行。我简直要笑死了。这才引起了那些男人的疑心,马上识破了真相。”

回朗伯恩的路上,莉迪亚就这样说说舞会上的故事,讲讲笑话,再加上基蒂从旁边提示补充,力图逗大伙开开心。伊丽莎白尽量不去听它,但却难免听见她们一次次提起威克姆的名字。

她们到了家里,受到极其亲切的接待。贝内特太太欣喜地发现,简姿色未减。吃饭的时候,贝内特先生不由自主地几次对伊丽莎白说道:

“你回来了,我真高兴,莉齐。”

餐厅里聚集了许多人,因为卢卡斯一家人差不多全来了,一是迎接玛丽亚,二是听听新闻。各人都热衷于各自的话题:卢卡斯夫人隔着桌子,向玛丽亚问起她大女儿日子过得好不好,家禽养得多不多;贝内特太太则显得格外忙碌,先向坐在她下首的简打听眼下的时装款式,再把打听到的内容转告给卢卡斯家的几位年轻小姐;莉迪亚的嗓门比谁都高,她把早上的乐趣一件件说给爱听的人听。

“哦!玛丽,”她说,“你要是跟我们一道去就好了,我们觉得真有趣!一路上,基蒂和我拉上了窗帘,假装车里没有人。要不是基蒂晕车,我真会这样一直走到底。到了乔治客店,我看我们表现得真够慷慨的,用天下最可口的冷盘款待她们三位,假使你去了,也会款待你的。临走的时候,又是那么有趣!我还以为车子无论如何也装不下我们呢。我真要笑死啦。回来的一路上又是那么开心!大家有说有笑,嗓门大得十英里以外都能听见!”

玛丽听完这席话,便正颜厉色地答道:“亲爱的妹妹,我绝不想煞你们的风景。无疑,这种乐趣会投合一般女子的心意,但老实说,却打动不了我的心。我觉得读书要有趣得多。”

然而,她这番话,莉迪亚只字没有听见。无论谁说话,她连半分钟也听不下去,而对玛丽,她压根儿理也不理。

到了下午,莉迪亚硬要姐姐们陪她去梅里顿,看看那边的朋友们情况如何。但是,伊丽莎白坚决反对这样做。她觉得,不能让人家说贝内特家的小姐们在家里待不上半天,就要去追逐军官。她所以反对,还有一条理由,她害怕再见到威克姆,因此打定主意,尽量与他避而不见。民兵团即将开走,对她来说,真感到说不出的快慰。他们再过两周就离开了,她希望他们一走,她就不用再为威克姆烦恼了。

她到家没过几个钟头,便发觉父母在反复讨论去布赖顿的计划,也就是莉迪亚在客店提到过的那项计划。伊丽莎白当即发现,父亲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不过他回答得模棱两可,母亲虽然常碰钉子,但却一直不死心,总想最后还会如愿以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