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卷 第五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路上每见到一样事物,伊丽莎白都感到新鲜有趣。她精神十分愉快,因为看到姐姐气色那么好,也就不必再为她的身体担心,再加上还想着要去北方旅行,心里总是乐滋滋的。

离开大路,走上通往亨斯福德的小径之后,每双眼睛都在寻觅牧师住宅,每拐一个弯,都以为要看见那幢房子。他们沿着罗辛斯庄园的栅栏往前走。伊丽莎白想起她所耳闻的那家人的情况,禁不住笑了。

牧师住宅终于见到了。斜伸到路边的花园,花园里的房屋,绿色的栅栏,月桂树篱,一切都表明,他们到达目的地了。柯林斯先生和夏洛特出现在门口,宾主们一个个笑容满面,频频点头,马车在一道小门跟前停了下来,从这里穿过一条短短的石子路,便能直达住宅。转眼间,客人都下了车,宾主相见,不胜欢喜。柯林斯夫人欢天喜地地欢迎朋友,伊丽莎白受到如此亲切的接待,也就觉得越来越满意了,心想来得不冤枉。她当即发现,表兄虽然结了婚,言谈举止却没有变。他还像以往一样拘泥礼节,把伊丽莎白久久绊在门口,逐个问起她一家大小的情况,伊丽莎白一一回答之后,他才罢休。接着,他没有再怎么耽搁大家,只指给他们看看门口多么整洁,便把众人带进了屋里。等客人一走进客厅,他又第二次装腔作势地说,欢迎诸位光临寒舍,后来见妻子向客人递点心,他便紧跟着重新奉献一次。

伊丽莎白早就料定他会扬扬得意。因此,当他夸耀屋子的大小、方位和陈设时,她情不自禁地想到,他是特意讲给她听的,仿佛想让她明白,她当初拒绝他损失多么巨大。但是,尽管一切看上去都很整洁舒适,她却不能露出一丁点懊悔的迹象,免得叫他得意。她以诧异的目光看着夏洛特,真不明白她和这样一个伴侣相处,居然还会这么高兴。柯林斯先生有时说些让夏洛特实在难为情的话(当然这种情况是不会少的),她就不由自主地要瞅瞅夏洛特。有一两次,她看得出夏洛特微微有点脸红,不过夏洛特一般总是明智地装作没听见。大家坐了好一会儿,对屋里的每件家具,从餐具柜到壁炉架,都赞赏了一番,还把路上的经历和伦敦的情况描述了一阵,然后柯林斯先生就请客人到花园里散步。花园很大,设计得也很别致,由柯林斯先生亲自料理。收拾花园是他最高雅的乐趣之一。夏洛特说,这种活动有益于健康,她尽可能鼓励丈夫这样做;她讲这话的时候,神情镇定自若,真叫伊丽莎白佩服。柯林斯先生领着众人走遍了花园里的曲径小道,也不给别人个机会,好讲几句他想听的赞美话,每指点一处景物,都要琐琐碎碎地讲上半天,只字不提美在哪里。他能数得出每个方向有多少田园,能讲得出最远的树丛里有多少棵树。但是,无论他花园里的景物,还是这整个乡村甚至整个王国的仙境胜地,都比不上罗辛斯庄园的景致。罗辛斯庄园差不多就在他住宅的正对面,四面环树,从树隙中可以望见罗辛斯大厦。那是一幢漂亮的现代建筑,耸立在一片高地上。

柯林斯先生本想把大家从花园带到两块草场转转,不想太太小姐们穿的鞋子架不住那残余的白霜,于是全都回去了,只剩下威廉爵士陪伴着他。这时,夏洛特便领着妹妹和朋友看看住宅。大概因为能有机会撇开丈夫,单独带人参观的缘故,她显得万分高兴。房子很小,但结构合理,也很实用。一切都布置得整整齐齐,安排得十分协调,伊丽莎白把这些都归功于夏洛特。只要能忘掉柯林斯先生,里里外外还真有一种舒舒适适的气氛。伊丽莎白一见夏洛特那样得意扬扬,便心想她一定经常不把柯林斯先生放在心上。

伊丽莎白早就听说,凯瑟琳夫人还待在乡下。吃饭的时候又谈起了这桩事,柯林斯先生连忙插口说:

“是的,伊丽莎白小姐,星期天你就会有幸在教堂里见到凯瑟琳·德布尔夫人,不用说你会很喜欢她的。她为人和蔼极了,丝毫没有架子。毋庸置疑,做完礼拜之后,你会荣幸地受到她的垂青。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你们在此逗留期间,每逢她赏脸请我们做客的时候,准会顺带请上你和我的小姨子玛丽亚。她对待我亲爱的夏洛特真是好极了。我们每周去罗辛斯吃两次饭,她老人家从不让我们步行回家,总是打发自己的马车送我们。我应该说,总是打发她老人家的某一部马车,因为她有好几部车子。”

“凯瑟琳夫人的确是个非常体面、很有见识的女人,”夏洛特补充说,“而且还是个最会体贴人的邻居。”

“一点不错,亲爱的,我也正是这么说的。她这样的女人,你怎么尊崇她都不会过分。”

晚上,主要在谈论赫特福德的新闻,并把信上早已写过的内容重述了一遍。大家散了以后,伊丽莎白孤零零一个人待在房里,不由得思谋起夏洛特究竟满意到什么地步,用什么手腕驾驭丈夫,有多大肚量容忍他,不得不承认,事情处理得相当不错。她还要预测这次做客将会如何度过,无外乎平淡安静的日常起居,柯林斯先生令人厌烦的插嘴打岔,以及跟罗辛斯交往的种种情趣。凭着丰富的想象力,这个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第二天,大约晌午时分,她在房里正准备出去散步,忽听得楼下一阵喧哗,仿佛全家人都慌乱起来。她倾听了一会儿,只听见有人急火火地奔上楼来,大声呼喊她。她打开门,在楼梯口遇见了玛丽亚,只见她激动得透不过气来,大声嚷道:

“哦,亲爱的伊莱扎!你快到餐厅里去,从那里可以看见好显赫的场面啊!我不告诉你是咋回事。快点,马上下楼来。”

伊丽莎白再怎么追问都没有用,玛丽亚说什么也不肯告诉她,于是两人急忙跑下楼,奔入面对小路的餐厅,去探寻那奇观。原来来了两位女士,乘着一辆低矮的四轮敞篷马车,停在花园门口。

“就这么回事呀?”伊丽莎白嚷道,“我还以为至少是猪猡闯进了花园呢,原来只不过是凯瑟琳夫人母女俩!”

“哎呀!亲爱的,”玛丽亚见她搞错了,不禁大为震惊,“那不是凯瑟琳夫人。那位老夫人是詹金森太太,她跟她们母女俩住在一起。另一位是德布尔小姐。你只要瞧瞧她,真是个小不点。谁能想到她会这么瘦小!”

“她太没有礼貌了,风这么大,却让夏洛特待在门外。她怎么不进来?”

“唔!夏洛特说,她难得进来。要让德布尔小姐进来,那真是天大的面子。”

“我很喜欢她那副模样,”伊丽莎白说,心里却冒出了别的念头,“她看上去病病歪歪的,脾气又坏。是呀,配他[3]真是再带劲不过了,可以给他做个十分般配的太太。”

[3]指达西先生。

柯林斯先生和夏洛特都站在门口跟两位女宾谈话。伊丽莎白觉得好笑的是,威廉爵士正肃然立在门口,虔诚地注视着面前的贵人,德布尔小姐每朝他这边望一眼,他总要鞠一个躬。

最后话终于说完了,两位女士乘车而去,其他人也回到房里。柯林斯先生一看到两位小姐,就恭贺她们交了红运。夏洛特对这话做了解释,告诉她们说,罗辛斯那边请他们大家明天去吃饭。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沙发沙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