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卷 第十九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朗伯恩发生了一桩新鲜事,柯林斯先生正式提出求婚了。他的假期到星期六就要结束,再说当时他丝毫也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因此便决定不再耽搁时间,有条不紊地开始行动了,而且一切都要循规蹈矩,他认为这是求婚的惯例。刚一吃过早饭,他见贝内特太太、伊丽莎白和一个小妹妹待在一起,便对做母亲的这样说:

“太太,今天早上我要请令嫒伊丽莎白赏个脸,跟我单独谈一次话,您同意吗?”

伊丽莎白一听,惊讶得涨红了脸,但是没等她做出其他任何反应,贝内特太太连忙回答道:

“哦,天哪!——同意——当然同意。莉齐一定也很乐意——她肯定不会有意见。来,基蒂,跟我上楼去。”说罢收拾好活计,急匆匆地往外走,不想伊丽莎白大声叫起来了:

“好妈妈,别走。我求求你别走。柯林斯先生一定会原谅我的。他要跟我说的话,别人都可以听。我也要走了。”

“别,别,别胡说,莉齐。我要你乖乖地待在这里。”眼见伊丽莎白又恼又窘,好像真要走开,便又添了一句:“莉齐,我非要你待在这里听柯林斯先生说话不可。”

伊丽莎白不便违抗母命。她考虑了一下,觉得能尽快悄悄把事情了结了也好,于是便重新坐下来,试图借助不停地做针线,来掩饰她那啼笑皆非的心情。贝内特太太和基蒂走开了,等她们一出门,柯林斯先生便开言了。

“请相信我,亲爱的伊丽莎白小姐,你害羞怕臊,非但对你没有丝毫损害,反而使你更加尽善尽美。假如你不稍许推却一下,我反倒不会觉得你这么可爱了。不过,请允许我告诉你一声,我这次找你谈话,是得到令堂大人许可的。尽管你天性羞怯,假痴假呆,你一定会明白我说话的意图。我的百般殷勤表现得够明显的了,你不会看不出来。我差不多一来到府上,就选中了你做我的终身伴侣。不过说起这个问题,也许我最好趁现在还控制得住感情的时候,先讲讲我为什么要结婚——以及为什么要来赫特福德选择配偶,因为我确实是这么做的。”

柯林斯先生这么一本正经、安然若素的样子,居然还会控制不住感情,真叫伊丽莎白忍俊不禁,因此,对方虽然顿了顿,她却没能去阻止他,于是他又接着说道:

梦`阮`读`书Me n g Ru a n . c o m

“我所以要结婚,有这样几条理由:第一,我认为每个生活宽裕的牧师(像我本人),理当给教区在婚姻方面树立一个榜样;第二,我相信结婚会大大增进我的幸福;第三——这一点或许应该早一点提出来,我有幸奉为恩主的那位贵妇人特别劝嘱我要结婚。承蒙她老人家开恩,先后两次向我提出这方面的意见(而且还不是我请教她的)。就在我离开亨斯福德的前一个星期六晚上,趁着玩四十张的间隙,詹金斯太太正在为德布尔小姐安放脚凳,她老人家对我说:‘柯林斯先生,你应该结婚了,像你这样的牧师应该结婚。好好选个对象。为了我,选个有身份的女人;为了你自己,选个能干管用的人,不求出身高贵,但是要会细水长流过日子。这就是我的意见。赶快找个这样的女人,把她带到亨斯福德,让我见见她。’亲爱的表妹,让我顺便说一声,凯瑟琳·德布尔夫人的关怀体贴,应该说是我的一大优越条件吧?你会发现她为人和蔼至极,真让我无法形容。我想,你的聪明活泼一定会讨她喜欢的,不过你在那种身份高贵的人面前,势必还会变得文静恭敬一些,这样她会越发喜欢你。以上就是我要结婚的主要意图。现在还要说明我为什么瞄准了朗伯恩,而没有看中自己家乡那一带,尽管我家乡那里有的是年轻可爱的姑娘。事情是这样的:令尊大人过世以后(不过他还能活许多年),他的财产将由我来继承,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觉得只有娶他的一个女儿做妻室,等将来那不幸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们的损失可以减少到最低限度。当然,我刚才已经说过,这不幸也许要许多年以后才会发生。亲爱的表妹,这就是我的动机,我看你总不至于因此而瞧不起我吧?现在我没有其他话要说了,只想用最激动的语言,向你倾诉一下我最炽烈的感情。说到财产问题,我完全无所谓,不会向令尊提出这方面的要求,因为我很清楚,提了他也满足不了。你名下应得的财产,只不过是一笔年息四厘的一千镑存款,还得等令堂去世以后才能归你所有。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将绝口不提。而且请你放心,我们结婚以后,我绝不会小里小气地发一句怨言。”

现在非得打断他不可了。

“你太性急了吧,先生,”伊丽莎白叫了起来,“你忘了我根本没回答你呢。别再浪费时间啦,让我这就回答你。谢谢你对我的恭维。你的求婚使我感到荣幸,可惜我除了拒绝之外,别无办法。”

“我早就知道,”柯林斯先生刻板地挥挥手,回答道,“年轻小姐遇到人家第一次求婚,即使心里想答应,嘴里总是要拒绝,有时候还要拒绝两次,甚至三次。因此,你刚才说的话绝不会叫我灰心,我希望不久就能把你领到教堂举行婚礼。”

“说实在话,先生,”伊丽莎白嚷道,“我已经表了态,你还抱着希望,真是太奇怪了。老实跟你说,如果天下真有些年轻小姐那么胆大,居然拿着自己的幸福去冒险,等着人家提出第二次请求,那我也不是这种人。我是郑重其事地拒绝你。你不可能使我幸福,而且我相信,我也绝对不可能使你幸福。再说,假使你的朋友凯瑟琳夫人认识我的话,我相信她会发觉,我无论哪方面都不配做你太太。”

“即便凯瑟琳夫人真会这么想,”柯林斯先生一本正经地说——“不过我想她老人家决不会不赞成你。你尽管放心,我下次有幸见到她的时候,一定好好夸赞一下你的贤淑、节俭以及其他种种可爱的优点。”

“说真的,柯林斯先生,对我的任何夸赞都是没有必要的。你应该允许我自己来判断,并且赏个脸,相信我说的话。我希望你生活美满,财运亨通;我拒绝你的求婚,就是竭力成全你。而你呢,既然向我提出了求婚,对我家里也就不用感到过意不去了,将来朗伯恩庄园一旦落到你手里,你也就可以受之无愧了。因此,这件事就算彻底了结了。”她一面说,一面立起身来,若不是柯林斯先生向她说出下面的话,她早就走出屋了:

“等我下次有幸跟你再谈起这个问题时,希望你给我的回答能比这次的令人满意些。我这次并不责怪你冷酷无情,因为我知道,你们女人照惯例总是拒绝男人的第一次求婚,你刚才说的话也很符合女性的微妙性格,足以鼓励我继续追求下去。”

“你听着,柯林斯先生,”伊丽莎白有些气恼,便大声叫道,“你太让我莫名其妙了。我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你还觉得是在鼓励你,那我真不知道怎么拒绝你,才能让你死了这条心。”

“亲爱的表妹,请允许我说句自信的话:你拒绝我的求婚,不过照例说说罢了。我所以会这样想,主要有这样几条理由:我觉得,我的求婚总不至于不值得你接受。我的家产总不至于让你无动于衷。我的社会地位,我与德布尔府上的关系,以及与贵府的关系,都是我极为优越的条件。你还得进一步考虑一下:尽管你有许多吸引人的地方,不见得会有人再向你求婚。你不幸财产太少,这就很可能把你活泼可爱的地方全抵消掉。因此,我不得不断定:你并不是真心拒绝我,我看你是在仿效优雅女性的惯技,欲擒故纵,想要更加博得我的喜爱。”

“我向你保证,先生,我绝没有假充优雅,故意作弄一位堂堂的绅士。我倒希望你给我点面子,相信我说的是真心话。蒙你不弃,向我求婚,真叫我感激不尽,但是要我接受,那是绝对办不到的。我感情上绝对不许可。难道我说得还不明白吗?请你别把我当作一个优雅的女性,存心想要作弄你,而把我看作一个明白事理的人,说的全是真心话。”

“你始终都那么可爱!”柯林斯先生带着尴尬讨好的神气叫道,“我相信,只要令尊令堂做主应承了我,我的求婚就绝不会遭到拒绝。”

柯林斯死皮赖脸地硬要自欺欺人,伊丽莎白也就懒得再去理他,赶忙悄悄地走开了。她打定了主意:假若他定要把她的一再拒绝视为讨好与鼓励,那她就只得去求助于父亲,让父亲回绝他,一定会说得斩钉截铁;至少,由父亲出面,总不至于被当作优雅女性的装腔作势和卖弄风情吧?

 

共 3 条评论

  1. 十六城誉八仙说道:

    柯林斯的情商捉急啊,简直没眼看

  2. 小魔女力莉说道:

    柯林斯好直男啊 迷之自信

  3. 匿名说道:

    他的所有判断都基于财产和地位,殊不知财产是伊丽莎白家给他的,所谓地位也不过是与贵族攀上了关系。显得自负又可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