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卷 第十一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吃过晚饭以后,夫人小姐们都离开了饭厅,伊丽莎白趁机上楼去看看姐姐,见她穿得暖暖和和的,便陪着她来到了客厅。主人家的两个朋友看见简来了,都连声表示高兴。男士们没来之前的一个钟头里,那姐妹俩的那个和蔼可亲劲儿,伊丽莎白从来不曾看到过。她们的健谈本领真是了不起,能绘声绘色地描述一场舞会,妙趣横生地讲述一桩逸闻,活灵活现地讥笑一位朋友。

可是男士们一进来,简就不怎么引人注目了。宾利小姐的眼睛立即转到达西身上,达西进门还没走几步,她就跟他说上了话。达西首先向贝内特小姐问好,客客气气地祝贺她病体复原。赫斯特先生也向她微微鞠了一躬,说是见到她“非常高兴”。但是,问候得最热切、最周到的,还要数宾利,他是那样满怀喜悦,关切备至。开头半个小时都花在添火上面,唯恐病人因为换了屋子而受不了。简遵照宾利的要求,移到火炉的另一边去,以便离开门口远一些。宾利随即坐到她身边,光顾得跟她说话,简直不理睬别人,伊丽莎白正在对面角落做活计,见到这般情景,心里不禁大为高兴。

喝过茶之后,赫斯特先生便提醒小姨子快摆牌桌——可是徒劳无益。宾利小姐早就从私下获悉,达西先生不喜欢打牌。后来赫斯特先生公开提出要打牌,宾利小姐也拒绝了。宾利小姐对他说,没有人想打牌,这时大伙对这件事都沉默不语,看来她的确没有说错。因此,赫斯特先生无事可做,只好躺在沙发上打瞌睡。达西拿起一本书来,宾利小姐也跟着拿起一本。赫斯特夫人在埋头玩弄手镯和指环,偶尔也往弟弟和贝内特小姐的对话中插几句嘴。

宾利小姐真叫一心二用,既要自己读书,又要看达西读书,没完没了地不是问他个问题,就是看看他读到哪一页。然而,她总是设法逗他说话,他只是搪塞一下她的问话,然后又继续看他的书。宾利小姐所以挑选那本书,仅仅因为那是达西那本书的第二卷,她本想津津有味地读一读,不料最后给搞得精疲力竭,不由得打了个大哈欠,说道:“这样度过一个晚上,有多惬意啊!我敢说,什么事情也不像读书那么富有乐趣!人干什么事都会厌倦,只有读书例外!等我有了自己的家,要是没有个很好的书房,那才真可怜呢。”

谁也没有理睬她。她接着又打了个哈欠,抛开书本,眼睛环视了一下客厅,想找点东西消遣消遣。这时忽听哥哥跟贝内特小姐说起要开一次舞会,她便霍地扭过头来对他说道:

“这么说,查尔斯,你真打算在内瑟菲尔德开一次舞会啦?我想奉劝你,先征求一下在座各位的意见,再做决定。我敢肯定,我们当中有人觉得跳舞是受罪,而不是娱乐。”

“如果你指的是达西,”她哥哥大声说道,“他可以在舞会开始之前上床去睡觉,随他的便好啦——舞会可是说定了非开不可的,只等尼科尔斯准备好足够的白汤[20],我就下请帖。”

[20] 白汤:系由肉汁、蛋黄、碎杏仁和奶油掺和而成的汤液。当时,英国人在舞会上常喝兑酒的热汤,借以热身与提神。​

“假如舞会能开得别出心裁一些,”宾利小姐回答道,“那我对舞会就会喜欢多了。可是按照老一套的开法,实在乏味透顶。要是只兴谈话不兴跳舞,那就理智多了。”

“也许是理智得多,亲爱的卡罗琳,不过那还像什么舞会呀。”

宾利小姐没有回答,不久便立起身来,在屋里踱来踱去。她体态袅娜,步履轻盈,有意要向达西卖弄卖弄,怎奈达西仍在埋头读书,看也不看她一眼。她绝望之际,决定再做一次努力,于是便转过身来对伊丽莎白说道:

“伊莱扎·贝内特小姐,我劝你学学我的样子,在屋里溜达一圈。我告诉你,一个姿势坐了那么久,起来走走可以提提神。”

伊丽莎白有些诧异,但还是立刻答应了。宾利小姐如此客气,她的真正目的也同样达到了:达西先生终于抬起了头。原来,达西也和伊丽莎白一样,看出了宾利小姐无非是在耍弄花招,便不知不觉地合上了书。两位小姐当即请他来一起溜达,可他谢绝了,说是她们所以要在屋里一道走来走去,据他想象,无非有两个动机,他若夹在里面,哪个动机都会受到妨碍。“他这是什么意思呢?”宾利小姐急着想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便问伊丽莎白有没有听懂。

“一点也不懂,”伊丽莎白答道,“不过,他一定是存心刁难我们,煞他风景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要理睬他。”

可惜宾利小姐说什么也不忍心去煞达西先生的风景,因而再三要求他解释一下他所谓的两个动机。

“要我解释一下完全可以,”等她一住口,达西便说,“你们所以采取这个方式来消磨晚上的时光,不外乎出于这样两个动机:要么你们是心腹之交,有些私事要谈论,要么你们认为自己一散起步来,体态显得无比优美。如果是出于第一种动机,我夹在里面就会妨碍你们;如果是出于第二种动机,我坐在火炉旁边可以更好地欣赏你们。”

“哦!真吓人!”宾利小姐叫起来了,“我从没听见过这么毒辣的话。他这样说话,我们该怎么罚他呀?”

“你只要存心罚他,那再容易不过了,”伊丽莎白说,“我们大家可以互相折磨,互相惩罚。捉弄他一下——讥笑他一番。你们既然这么熟悉,你一定知道怎么对付他。”

“天地良心,我真不知道。说实话,我们虽然很熟悉,可我还没学会那一招,要捉弄一个镇定自若、遇事不慌的人!不行,不行——我觉得我们斗不过他。至于讥笑他,恕我直言,我们还是不要凭空讥笑人家,免得让人家耻笑我们。让达西先生自鸣得意去吧。”

“达西先生居然讥笑不得呀!”伊丽莎白嚷道,“这种优越条件真是少有,但愿永远少有下去,这样的朋友多了,对我可是个莫大的损失。我最喜欢开玩笑。”

“宾利小姐过奖我啦,”达西说,“如果有人把开玩笑当作人生的第一需要,那么最英明最出色的人——不,最英明最出色的行为——也会成为笑柄。”

梦 # 阮 # 读 # 书 # 🐙 w ww #men g Ruan # co m

“当然,”伊丽莎白答道——“那种人的确有,不过我想我可不在其内。我想我从不讥笑英明恰当的行为。我承认,愚蠢和无聊,心血来潮和反复无常,这些的确让我觉得好笑,我只要有机会,总是对之加以讥笑。不过我觉得,这些弱点正是你身上所没有的。”

“也许谁也不可能没有弱点。不过我一生都在研究如何避免这些弱点,因为即使聪明绝顶的人,也会因为有了这些弱点,而经常招人嘲笑。”

“比如虚荣和傲慢。”

“不错,虚荣的确是个弱点。但是傲慢——只要你当真聪明过人,你总会傲慢得比较适度。”

伊丽莎白别过脸去,免得让人看见她在发笑。

“我想你把达西先生考问完了吧,”宾利小姐说,“请问结果如何?”

“我深信达西先生毫无弱点。他自己也不加掩饰地承认了这一点。”

“不,”达西说,“我没有这样自命不凡。我有不少毛病,不过我想不是头脑上的毛病。我不敢担保的是我的性情。我认为,我的性情不能委曲求全——当然是指我在为人处世上太不能委曲求全。我不能按理尽快忘掉别人的蠢行与过错,也不能尽快忘掉别人对我的冒犯。我的情绪也不是随意就能激发起来。我的脾气可以说是不饶人的。我对人一旦失去好感,便永远没有好感。”

“这倒的确是个缺点!”伊丽莎白嚷道,“跟人怨恨不解倒的是性格上的一个缺陷。不过你这个缺陷也真够绝的。我真不敢再讥笑确你了。你在我面前是保险的了。”

“我相信,谁的脾气也难免会有某种短处,一种天生的缺陷,任你受到再好的教育,也还是克服不了。”

“你的缺陷是好怨恨人。”

“你的缺陷嘛,”达西笑着答道,“就是成心误解别人。”

“我们还是听点音乐吧,”宾利小姐眼见这场谈话没有她的份,不觉有些厌烦,便大声嚷道,“路易莎,你不怕我吵醒赫斯特先生吧?”

做姐姐的毫不介意,于是钢琴便打开了。达西回想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什么好惋惜的。他开始感到,他对伊丽莎白有些过于亲近了。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呵,男人
    越是故意引起他注意的越忽视,越是对他不屑一顾的反而越有兴趣

    1. 匿名说道:

      得不到的总是在骚动,狩猎本能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