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死者的镜子 第九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次会面之前,波洛对苏珊·卡德韦尔的印象不过是打过一次照面。因此,他先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位面相精明,虽然不算特别标致,却拥有一种让仅仅外表好看的姑娘望尘莫及的魅力的女人。她发型别致,妆容精巧,眼神警觉。

问了几个例行问题后,里德尔上校接着问道:“卡德韦尔小姐,你和这个家族的关系很亲密吗?”

“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是雨果叫我来的。”

“那你就是雨果·特伦特的朋友了?”

“对,我是他的女朋友。”苏珊·卡德韦尔笑盈盈地说。

“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哦,没有,只有一个月左右,”她顿了顿,继续说,“我们算是已经订婚了。”

“所以他叫你来,是想把你介绍给他的家人?”

“哦,不,不是这样的。我们还没公开呢。我这次来只是想看看情况,雨果跟我说这个地方跟疯人院没什么两样,我觉得还是亲自来看看比较好。雨果这个可怜的甜心,他十分贴心,就是太没脑子了。您看,他的处境其实挺尴尬的。雨果和我都身无分文,而他唯一的希望——老杰维斯爵士——又一心想让他娶露丝。您知道的,雨果这个人有点软弱,他很可能会先答应这门婚事,想着日后再脱身。”

“而你觉得这个主意很烂,对吧,小姐?”波洛温柔地问道。

“当然了。露丝可能会反悔,想出各种办法不跟他离婚。我不同意。除非先让我捧着一束百合花,去骑士桥的圣保罗教堂。”

“所以你亲自过来,就是为了侦查一下情况?”

“是的。”

“很好!”波洛应了一声。

“事实证明,雨果是对的!这个家就是一座精神病院!只有露丝看上去通情达理。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根本就不在意那桩婚事。”

“她的男朋友是伯罗斯先生吗?”

“伯罗斯?当然不是。露丝可不会看上那样一个伪君子。”

“那谁是她的男朋友?”

苏珊·卡德韦尔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掏出一支香烟,点燃,这才开口。

“你最好去问她本人。毕竟,这不关我的事。”

里德尔上校继续发问:“你最后一次看到杰维斯爵士是什么时候?”

“喝下午茶的时候。”

“他当时有没有表现得很怪异?”

这姑娘耸了耸肩。

“没什么怪异的。”

“下午茶后你去做什么了?”

“和雨果打桌球。”

“没再见过杰维斯爵士了吗?”

“没有了。”

“听到枪声了吗?”

“说来也怪,我当时以为第一声锣已经响过了,就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往外跑,途中我感觉好像听到了第二声锣,于是赶紧冲下楼梯。刚到的那天晚上我就迟到了一分钟,雨果说那差点毁了我们和那个老头之间的关系,所以我非常着急。雨果就走在我前面,紧接着我就听到‘梆’的一声,雨果说是开香槟的声音,但斯内尔说不是,反正我觉得那个声音不是从餐厅里传出来的。林加德小姐说是从楼上传来的,不过最后我们认定那是汽车回火的声音,然后就都去了客厅,谁也没有再提。”

“你从没想过杰维斯爵士会自杀吗?”波洛发问。

“你觉得我会去操心这种事情吗?那个老家伙非常享受横行霸道,我想象不出他会自杀。我也想不出他为什么会那样做,估计因为他是个疯子吧。”

“一出不幸的悲剧。”

“非常……尤其是对雨果和我来说。我知道他什么都没留给雨果,或者说物质上什么都没有。”

“谁告诉你的?”

“雨果从福布斯那里打听出来的。”

“哦,卡德韦尔小姐,”里德尔上校顿了顿,继续道,“我们问完了。你觉得谢弗尼克-戈尔小姐现在的状况可以来见我们吗?”

“哦,我想应该没问题。我去叫她。”

波洛突然插嘴。

“小姐,等一下,你见过这个吗?”

他举起那支子弹模样的铅笔。

“哦,见过,下午打桥牌的时候见过。应该是伯里少校的。”

“牌局结束后他把它带走了吗?”

“这我不太清楚。”

“谢谢你,小姐。你可以走了。”

“好,我去叫露丝。”

露丝·谢弗尼克-戈尔像个女王一般走进房间。她满面春风、趾高气扬,只不过那双眼睛和苏珊·卡德韦尔一样,透着警觉。她仍穿着波洛刚到时看到的那件浅杏色连衣裙,只不过肩上别着的那朵橘色玫瑰已经打蔫,不像一个小时之前那么娇艳欲滴了。

“什么事?”露丝先开了口。

“真的非常抱歉叨扰你。”里德尔上校接过话头。

露丝马上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这事躲不过去,所有人都得被你烦一遍。不过我可以帮你省点时间。我完全不知道那个老家伙为什么要自杀。我能告诉你的是,他不是会自杀的那种人。”

“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今天的行为举止有哪里不太对劲?抑郁,或是过度兴奋——有任何反常的地方吗?”

“没有。我没有留意……”

“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喝下午茶的时候。”

波洛开口问道:“你后来有没有去过书房?”

“没有。我最后一次看见他就是在这里。他就坐在那儿。”露丝指了指一把椅子。

“知道了。你见过这支铅笔吗,小姐?”

“那是伯里少校的。”

“最近在哪里见过这支笔吗?”

“我不记得了。”

“你知道杰维斯爵士和伯里少校两个人有些矛盾吗?”

“你是说帕拉贡合成橡胶制品公司的事?”

“正是。”

“我猜就是。那个老家伙为这件事气得发疯!”

“他是不是觉得……自己被骗了?”

露丝耸了耸肩。

“他对金融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波洛说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小姐?这个问题你听起来可能会有些不舒服。”

“当然可以,如果你需要。”

“就是……你为你父亲的死……感到难过吗?”

露丝紧紧地盯着波洛。

“当然,我很难过。只不过哭哭啼啼不是我的作风。但是我会想念他的……我爱那个老家伙。我们都这么称呼他,雨果和我。‘老家伙’,你知道,就是说他像原始人——类人猿族群的长老之类的。听起来似乎挺不恭敬,但其实藏着我们对他的感情。当然,他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彻底的老糊涂!”

“你说的这些很有趣,小姐。继续。”

“老家伙简直没长脑子!对不起我太粗鲁了,但这是事实。他什么脑力劳动都做不来。不过他很有个性。天不怕地不怕!参加极地探险,跟人决斗,这些事情他都干过。我一直认为他总是怒气冲冲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愚钝。谁都可以从他那里捞上一把。”

波洛从兜里拿出那封信。

“小姐,你看看这个。”

露丝读完,将信交还给波洛。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过来的!”

“这封信有没有让你想到什么?”

露丝摇了摇头。

“没有。这很可能是真的。谁都有可能从这个可怜的老人身上揩点油。约翰说,他的前任没少从老家伙身上诈钱。你看啊,老家伙太自以为是、妄自尊大,从来不屑于过问细节!在恶棍眼里,他就是唾手可得的猎物。”

“小姐,听你的描述,杰维斯爵士仿佛变了一个人。”

“哦,他伪装得很好。要不是有范达——我母亲——全力维护,他可能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到处跑,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神。这也就是为什么,从某种意义来说,我很庆幸他死了。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小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露丝十分深沉地说:“他的本性就是那样。他迟早会被关起来的……最近大家都在这么说。”

“小姐,你知不知道他正在酝酿一条新遗嘱,要求你必须嫁给特伦特先生,才能继承他的财产。”

露丝叫了起来。

“真荒唐!不过反正法律上也通不过……结婚这件事不是说你该嫁给谁,这一点我很坚持。”

“要是他真的签了这样一条新遗嘱,你会照着上面说的做吗,小姐?”

露丝一时语塞。

“我……我……”犹豫中,她低下头,看着脚上的拖鞋。一小块泥土从鞋跟掉落在了地毯上。

露丝·谢弗尼克-戈尔突然大叫一声:“等一下!”然后站起身,冲了出去。不一会儿,她和莱克上尉一起再次出现。

“早晚都要说的。”露丝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可能你们已经知道了。约翰和我三个星期前已经在伦敦注册结婚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