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十章 特别法庭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她怎么能保守住这个秘密?”西莉亚问,“那一定很困难。”

“不——她并不觉得困难。你看,她得到了她想要的——她一直想要的。她得到了阿里斯泰尔——”

“但是阿里斯泰尔——他怎么能忍受?”

“在他安排我回瑞士的那天,他告诉了我他为什么忍受以及如何忍受的。他告诉了我我要做的事,也告诉了我他要做的事。他说:‘现在我只有一件要做的事。我答应过玛格丽特不会把多莉交给警察,人们永远不会知道她是杀人凶手,孩子们也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姨妈杀死了他们的母亲。谁都不必知道她杀了人。她只是在梦游中跌下悬崖摔死了,是一起悲惨的意外罢了。她会以自己的名字被埋葬在教堂中。’我问阿里斯泰尔:‘你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他说:‘因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你一定要知道。多莉不能再继续活下去了。如果她靠近小孩,她一定会夺走更多的生命。她没有权利再继续活下去。但是你一定要理解,泽莉,为了完成我将要做的这件事,我必须同时付出自己的生命。接下来的几周,我会和多莉在这里平静地生活,假装她就是我的妻子,但在那之后就会发生另一起惨剧——’我告诉他我没有理解他的意思,我问他:‘另一起惨剧?又一次梦游吗?’他说:‘不,人们将会知道的是我和莫莉双双自杀,但我想没有人会知道原因。他们也许会觉得是由于她认为自己得了癌症,或是我有那样的想法,他们怎么想都可以。但是你一定要帮助我。泽莉,你是唯一一个真正爱我和莫莉还有孩子们的人。如果多莉一定要死,这件事只能由我来完成。她不会感到难过或是害怕。我会先开枪杀了她,然后再自杀。她的指纹也会出现在凶器上,因为不久之前她拿过那把枪,而我的指纹也会留在那里。正义必须得到伸张,而我要来充当这个处决者。我想让你知道的是,我曾经——现在仍然爱着她们两个。我爱莫莉胜过我自己的生命,而对于多莉,我为她与生俱来的不幸感到难过。你一定要记住这点——’”

泽莉站起来,走向西莉亚:“现在你知道真相了。我答应过你父亲永远不会让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想向你或任何人吐露真相。是波洛先生让我改变了想法。但是——这真是个可怕的故事——”

“我理解你的心情。”西莉亚说,“也许从你的角度来说是对的,但是我——我很高兴能知道真相,因为现在的我好像卸下了一副重担——”

“因为现在,”德斯蒙德说,“我们两个都知道了真相,而且我们都不会在意。这确实是一起惨剧。就像波洛先生说过的,这是一起两个相爱的人之间的惨剧。但他们并没有互相残杀,因为他们深爱着对方。一个人被杀死了,另一个人则充当了处决者,从而保证了不会有更多的孩子被伤害。即使他做错了,人们也能原谅他。而我认为他并没有做错。”

“多莉总是个让人害怕的女人。”西莉亚说,“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害怕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认为我父亲是个勇敢的人,他做到了我母亲临终前祈求他做的事。他拯救了我母亲深爱的姐姐。我想要这么去想这件事——我这么说真是傻——”她怀疑地看了看波洛,继续说道,“也许您并不这么认为。我真希望您是个天主教徒,但墓碑上写的话是‘永远相依相伴’。那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同时死去的,但我认为他们一直在一起。我认为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们才真正地在一起了,因为他们是两个深爱对方的人。还有我那个可怜的姨妈,从现在开始我会更加理解她,因为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所作所为。”西莉亚的声调突然恢复了正常,“她并不是个好人。你没法让自己喜欢一个这样的人。如果她尝试改变自己的话,也许她能够变好,也许不能。如果她无法变好的话,人们应该把她看作一个得了重病的人——比如说,一个得了瘟疫的人,村子里的其他人不会让她出门,也不会给她送吃的。因为如果那么做了的话,全村人都会死。类似这样的情况吧。但是我会试着为她感到难过的。至于我的父母——我不会再为他们感到担忧了。他们是那么深爱对方,还同时爱着可怜的、不幸的、憎恨他们的多莉。”

“西莉亚,我认为,”德斯蒙德说,“我们最好尽快结婚。我可以告诉你,我母亲绝对不会知道刚才我们谈论的任何事。她根本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也不相信她能保守这种秘密。”

“德斯蒙德,你的养母,”波洛说,“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她非常想插手你和西莉亚之间的事,并且试图影响你的决定,让你认为西莉亚从她父母身上继承了一些可怕的特质。但是你要知道一件事,也可能你还不知道,那么我现在来告诉你,你将会继承你亲生母亲的遗产,她不久前才去世,留给了你一大笔钱,你一到二十五岁就可以继承。”

“如果我和西莉亚结婚,我们当然会需要钱。”德斯蒙德说,“我十分理解。我知道我的养母在钱这方面总是斤斤计较,我现在还常常借钱给她。有一天,她建议我去找一位律师,因为她说我都已经二十一岁了,却还没有立过遗嘱,这样很危险。我猜她想要得到那些钱。我确实曾经想过把所有钱留给她。但是我和西莉亚现在要结婚了,所以当然我要把钱留给西莉亚。而且我也很不喜欢我母亲试图分裂我和西莉亚的做法。”

🌲 梦#阮#读#书# men g Ruan # co m

“我认为你的怀疑完全正确。”波洛说,“我敢说她会告诉自己,这是为了所有人好。西莉亚的出身有问题,你要娶她的话是有风险的,那么你当然应该知道。”

“好了,”德斯蒙德说,“但是——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不厚道。毕竟她收养了我,抚养我长大成人,还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我想我会从那些钱里分一部分给她,剩下的钱足够我和西莉亚过上幸福的生活了。毕竟,总会有一些事让我们感到伤心难过,但这都过去了,我们不应该再继续担惊受怕了,对吗,西莉亚?”

“是的。”西莉亚说,“我们再也不会担惊受怕了。我认为我的父母都是杰出的人。我母亲一辈子都在努力照顾她的姐姐,即使这一切都没有结果。你无法让人们停止做自己。”

“啊,亲爱的孩子们,”泽莉说,“原谅我还在叫你们孩子们,我知道你们已经长大成人了。今天还能再次见到你们,并且得知我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我真是太开心了。”

“亲爱的泽莉,你一点儿也没有伤害到任何人,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西莉亚走过去和她拥抱,“我一直非常喜欢你。”她说。

“我也一样,从我认识你那时起。”德斯蒙德说,“那时我就住在隔壁,你会跟我们玩很多有趣的游戏。”

两个年轻人转过身来。

“谢谢您,奥利弗夫人。”德斯蒙德说,“您是个特别好的人,您还做了那么多事,都是我亲眼所见。也谢谢您,波洛先生。”

“是的,谢谢您。”西莉亚说,“我真是太感激了。”

大家目送他们离去。

“好了,”泽莉说,“我也要走了。”她又对波洛说,“您呢?您会把这一切告诉别人吗?”

“也许我只会私下告诉一个人。他是个已经退休的警官,已不再担任职务。我想他不会认为他还有责任去追究多年前的事。当然了,如果他仍然在职的话,一切就不一样了。”

“这是一个可怕的故事。”奥利弗夫人说,“太可怕了。所有那些跟我谈过话的人——是的,现在我明白了,他们都记得一些事,一些能为我们揭开真相的事。尽管把它们联系到一起有些困难,但波洛先生做到了,他总能把那些不同寻常的事联系到一起。比如假发和双胞胎。”

泽莉站在那儿眺望着远方,波洛向她走去。

“你不会怪我吧?”他说,“因为我去找你,劝你来说明一切。”

“不,我很高兴。你是对的。那两个孩子很招人喜欢,他们很般配。他们一定会幸福的。我们现在站的地方,曾经也有一对恋人站在这里,他们也是在这里死去的,但我一点也不会责怪他所做的事。我认为那是勇敢的行为,尽管是错误的。”

“你也爱他,不是吗?”波洛说。

“是的,一直以来都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幢房子就深深爱上了他。我认为他不知道,我们俩之间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他信任我、喜欢我,而我爱他们俩——他和玛格丽特。”

“还有一件事我想要问你。他爱莫莉,也爱多莉,是吗?”

“从始至终,他都爱着她们俩。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救多莉,为什么莫莉让他救多莉。两姐妹中他更爱哪个?我也猜不透。这也许是我永远不会知道的事。”泽莉说,“我以前不知道,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波洛凝视了她片刻,之后转身同奥利弗夫人一起离去。

“我们开车回伦敦吧。我们必须回到日常的生活中去,忘掉惨剧和爱情故事。”

“大象不会忘记。”奥利弗夫人说,“但我们是人类,幸好我们还能忘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