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分 第九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彼得·洛德问:“怎么样?”

波洛说:“不是很顺利。”

彼得·洛德沉重地说:“你什么都没有掌握吗?”

波洛慢慢地说:“埃莉诺·卡莱尔出于嫉妒杀死了玛丽·杰拉德,埃莉诺·卡莱尔为了继承她姑姑的财产杀死了她的姑姑,埃莉诺·卡莱尔出于同情杀死了她的姑姑。我的朋友,你可以做个选择!”

彼得·洛德说:“你在胡说八道!”

波洛说:“是吗?”

洛德满是雀斑的脸看上去很生气。他说:“这是怎么回事?”

波洛说:“你认为那是有可能的吗?”

“我认为什么是可能的?”

“埃莉诺·卡莱尔无法忍受眼看她姑姑受苦,所以帮她解脱。”

“胡说!”

“真是胡说吗?你亲口跟我说过,老太太也曾叫你帮她。“

“她并不是认真的。她知道我不会做这种事。”

“不过,这个想法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埃莉诺·卡莱尔有可能会帮她。”

彼得·洛德来回踱步。最后他说:“我不能否认,这种事情是有可能的。但埃莉诺·卡莱尔是一个头脑冷静、思维清晰的年轻女子。我不认为她会被同情冲昏头脑而看不见这样做的风险。她会意识到这种风险,这样做很容易被指控为谋杀。”

“所以,你认为她不会这么做?”

彼得·洛德慢慢地说:“我觉得一个女人或许会为她的丈夫、孩子和她的母亲做这种事。但是,我认为她不会为一个姑姑做这种事,哪怕她很喜欢那个姑姑。而且我认为她也只会在别人真正处于难以承受的痛苦时这样做。”

波洛想了想说:“也许你是对的。”

🍐 梦`阮-读`书ww w ,m e n gR u a n ,c o m

他接着说:“你觉得罗德里克·韦尔曼对她婶婶的感情足以让他做这样的事吗?”

彼得·洛德轻蔑地说:“他没有这个胆量!”

波洛喃喃说道:“我不知道。在某些方面,亲爱的先生(原文为法语。——译者注),你可能低估了那个年轻人。”

“哦,我敢说,他是聪明的。”

“没错,”波洛说,“而且,也很有魅力。是的,我发现了。”

“是吗?我可从来没有发现!”

彼得·洛德认真地说:“喂,波洛,真的什么都没查到吗?”

波洛说:“很遗憾,到目前为止,我的调查都不走运!它们总是回到同一个地方。没有人从玛丽·杰拉德的死亡中获益。没有人讨厌玛丽·杰拉德,除了埃莉诺·卡莱尔。也许,现在剩下的只有一个问题我们可以问问自己。有没有人讨厌埃莉诺·卡莱尔?”

洛德医生慢慢地摇了摇头。“据我所知没有……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陷害她?”

波洛点点头。他说:“这是一个非常牵强的猜测,也没有什么证据,除了,几乎所有对她不利的证据都完备了。”

他把匿名信的事告诉了洛德。

“你看,”他说,“这封匿名信可以成为对她不利指控的有力证据。她受到警告说,她可能被彻底从她姑姑的遗嘱中除名——那个女孩,一个陌生人,可能会得到所有的钱。所以,当她姑姑在病危的时候提出要见律师,埃莉诺不容有失,老太太当晚就得死!”

彼得·洛德喊道:“那罗德里克·韦尔曼呢?他也会失去一切!”

波洛摇摇头。“不,老太太如果立遗嘱对他有利。别忘了,如果她没立遗嘱就死了,他什么也得不到。埃莉诺才是她的近亲。”

洛德说:“但他将要和埃莉诺结婚!”

波洛说:“是的。但别忘了,他们随后就解除了婚约——他清楚地向她提出,他希望从婚约中脱身。”

彼得·洛德呻吟一声,扶着头。他说:“这样就又回到了她身上。每次都是这样!”

“是的。除非——”

波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说:“还有一些事——”

“什么?”

“有些事——拼图当中缺失了一小块。我敢肯定关于玛丽·杰拉德还有什么。我的朋友,你在这里一定听到不少丑闻和流言。你有没有听说任何对她不利的事?”

“不利于玛丽·杰拉德的事?你是指批评她的品格的话吗?”

“任何事。关于她过去的故事。行为不慎,丑闻的暗示,对她诚实的质疑,关于她的恶意谣言。任何东西,但必须是有损于她的。”

彼得·洛德慢慢地说:“我希望你不会做这么没底线的事。试图向一个无辜的年轻姑娘身上泼脏水,她已经死了,无法再为自己辩护。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做!”

“她就像一个女版的圆桌骑士加拉哈德爵士(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中最纯洁的一位。——译者注)——一个无可指摘的人。”

“据我所知,她的确是的。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对她不利的话。”

波洛温和地说:“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朋友,我不会无端地搅浑水。不,不,不是那么回事。但那位好护士霍普金斯并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感情。她喜欢玛丽,而且她不想让别人知道有一些关于玛丽的事。也就是说,她怕我会发现有一些对玛丽不利的事。她认为这事与案子无关。但是,她又深信埃莉诺·卡莱尔是凶手,而且很显然,不管这件事是什么,都与埃莉诺无关。但是,你看,我的朋友,关键是我应该知道所有的一切。因为这件事可能是玛丽对某个第三者做了一件错事,在这个案子里,这个第三者可能有置她于死地的动机。”

彼得·洛德说:“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霍普金斯护士肯定也会意识到这一点的啊。”

波洛说:“霍普金斯护士也许是个聪明的女人,但她的智慧是很难与我相比的。她发现不了的东西,都逃不过赫尔克里·波洛的眼睛!”

彼得·洛德摇摇头说:“我很抱歉。我什么都不知道。”

波洛若有所思地说:“泰德·比格兰德也不知道更多的事,他和玛丽一直生活在这里。毕索普太太也不知道更多的事,因为如果她知道什么关于这个女孩的丑事,她不会保守秘密的!是吗(原文为法语。——译者注),还有一个希望。”

“是吗?”

“我今天还要见另一位护士,奥布莱恩护士。”

彼得·洛德摇摇头说:“她对这个地方了解不多。她来这里才一两个月。”

波洛说:“我知道。但是,我的朋友,我们已经听说霍普金斯护士是个有名的长舌妇。她没有在村子里说闲话,因为这可能会伤害玛丽·杰拉德。但我怀疑她能不能憋得住什么都不说,也许她会给一个外来者兼同事透露一点点!奥布莱恩护士可能知道一些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