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一章 国际象棋之谜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并没有什么关系。”见贾普有点生气,波洛赶紧赞同道,“那只是一个小玩笑。我就爱对你开这种玩笑。”

最后我们和和气气地走了出来。

第二天早晨,我们到了沙瓦罗诺夫博士在威斯敏斯特的家。

“索尼娅·达维罗夫,”我若有所思地说,“这名字挺好听的。”

波洛猛地站住,嫌弃地看了我一眼。

“你总是忍不住想找点风流韵事!真是无可救药。等会儿发现那个索尼娅·达维罗夫其实是我们的朋友兼劲敌维拉·罗萨科娃女伯爵你就知道错了。”

听到那位女伯爵的名字,我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

“波洛,想必你不会真的怀疑……”

“哦,当然没有,那只是个玩笑!我还没被四魔头影响到那个地步,尽管贾普可能不会同意。”

一个长着一张奇怪的扑克脸的男仆给我们开了门。那张木雕一样的脸似乎永远都不可能流露出任何感情来。

波洛把贾普写了几行介绍文字的名片递了过去,我们被领进一个低矮狭长的屋子里,里面装饰着许多窗帘幕布和古玩藏品。墙上挂着一两件令人惊叹的画像,地上铺着精美的波丝绒毯,茶几上摆着一套茶具。

我正在欣赏其中一幅在我看来极具价值的画像,转身看见波洛竟然趴在了地上。就算那张地毯再怎么精美绝伦,我觉得他也没必要对其如此关注。

“那东西有这么好看吗?”我问。

“啊?哦!你说地毯?当然不是,我注意到的并不是地毯。这确实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实在过于华美,完全不该被一颗大钉子从正中央穿透。不,黑斯廷斯,”见到我走上前,他补充道,“那颗钉子不见了,但上面的洞还在。”

我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马上转过身去,波洛也格外敏捷地转了过来。原来是一个女孩出现在了门口,她正用猜疑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们。她身高中等,有一张美丽而阴沉的脸,深蓝色的眼睛,漆黑的短发。当她说话时,声音低沉而圆润,而且听起来一点都不像英语。

“我舅舅可能没法见你们,他行动不太方便。”

“那真是太遗憾了,不知您能否替他帮我一点小忙呢?想必您就是达维罗夫小姐吧?”

“是的,我是索尼娅·达维罗夫。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请问,那天晚上的惨剧——季尔莫·威尔森先生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请问您知道些什么吗?”

女孩瞪大了眼睛。

“他死于心脏衰竭……在下象棋的时候发作的。”

“小姐,警方不太相信死因真的是……心脏衰竭。”

女孩明显被吓坏了。

“那就是真的了,”她大声说道,“伊万没说错。”

“伊万是谁?为什么您说他是对的?”

“给你们开门的人就是伊万,他早就告诉我他觉得季尔莫·威尔森不是自然死亡,而有可能是被别人失手毒杀了。”

“失手……”

“是的,凶手本来打算毒死我舅舅。”

她已经把方才的猜疑扔到了一边,语气急切地说着。

“小姐,为什么您会这么说呢?有谁会想毒死沙瓦罗诺夫博士吗?”

她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对此我毫无头绪。而我舅舅也不愿意信任我。或许这很自然,毕竟他对我并不是很熟悉。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见过我,从那以后,直到我来伦敦跟他一起住之前,我们俩就再没见过面。但至少我知道一件事,就是他在害怕什么东西。我们俄罗斯有一些秘密组织,一天我偶然听到了一些事,让我觉得他害怕的可能就是那样的组织。告诉我,先生,”她向前一步,压低了声音,“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四魔头’的组织?”

波洛大吃一惊,惊讶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您怎么……小姐,你了解四魔头吗?”

“果然有这么一个组织吗!我碰巧听到别人提起了这个组织,然后就去问舅舅了。我从来没见过什么人能那么惊恐。我很肯定,那个美国人,威尔森,是被他们失手误杀的。”

“四魔头……”波洛呢喃道,“到哪儿都是四魔头!这实在是令人惊讶的巧合,小姐,您舅舅现在仍处在危险之中。我必须解救他。现在请您对我准确地复述一遍那天晚上的经过。让我看看棋盘、棋桌,还有两个人的位置,所有细节。”

她走到房间一侧,推出一张小桌子。桌面非常精美,装饰着银色和白色的方块,组成一个棋盘。

“我舅舅几个星期前收到了这个礼物,送礼物的人还请他一定要在下次比赛时使用这张棋桌。当时棋桌摆在房间的正中央。”

波洛花了在我看来毫无必要的心思,无比仔细地检查了棋桌。他并没有提出我心里所想的问题,倒是提了许多听起来毫无意义的疑问,对于真正关键的地方他却不闻不问。因此我猜测,刚才姑娘突然提到四魔头,想必让他一时慌了手脚。

检查完棋桌,并确认了两位棋手当时的位置后,他要求查看棋子。索尼娅·达维罗夫拿来了装棋子用的小盒。波洛漫不经心地拿起其中一两颗瞅了瞅。

“精美绝伦。”他心不在焉地说,却依旧没有询问当时房间里有什么酒水,或有什么人前来观战了。

我意味深长地清了清嗓子。

“波洛,你不觉得——”

他马上打断了我。

“不要思考,我的朋友,把一切都交给我。小姐,不知我能否见到您的舅舅呢?”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是的,他会见你。想必你也明白,我的工作就是先对陌生人进行一番查问。”

她说完就消失了。我听到隔壁传来低声交谈,不一会儿,她走回来示意我们过去。

躺在沙发上的男人让人印象深刻。他身材高大、面容苍白,长着一对浓密的眉毛,胡子雪白,曾经经历过的饥饿和穷困让他形容枯槁。沙瓦罗诺夫博士是个很特别的人。我注意到他的头型修长得诡异。一个伟大的国际象棋大师必须拥有无与伦比的大脑,这我知道。我很容易就能理解沙瓦罗诺夫博士为何是世界上第二伟大的棋手了。

波洛欠了欠身。

“博士,我可以跟您单独谈谈吗?”

沙瓦罗诺夫看向他的外甥女。

“你先出去吧,索尼娅。”

她顺从地走了出去。

“好了,先生,您有什么话要说?”

“沙瓦罗诺夫博士,您最近得到了一大笔钱财。如果您……意外死亡了,谁会继承那笔财产呢?”

“我写了一封遗嘱,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了我的外甥女,索尼娅·达维罗夫。你该不会认为……”

“我没有任何想法,但您只在外甥女年幼时见过她,任何人都有可能轻易伪装成她。”

沙瓦罗诺夫显然被他的话惊得目瞪口呆。波洛若无其事地说了下去。

“这个就说到这里吧,我只是想提醒您而已。而现在我想让您做的,是向我描述一下那天晚上的比赛。”

“你想让我怎么……描述?”

“我虽然不下国际象棋,但还是知道这种竞技活动有许多开局的套路。开局让棋法,他们是这么说的吧?”

沙瓦罗诺夫博士笑了笑。

“啊!我理解了。威尔森做了个西班牙开局,那是最稳健的开局之一,经常被运用在锦标赛和单项比赛中。”

“当惨剧发生时,你们已经下了多久?”

“应该是在第三手或第四手的时候,威尔森突然趴倒在棋桌上,死透了。”

波洛起身要走,随后看似随意地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仿佛那一点都不重要,但我知道这是他的戏法。

“他吃过或喝过什么东西吗?”

“我想他应该喝过一杯威士忌加苏打水。”

“谢谢您,沙瓦罗诺夫博士。我就不打扰您了。”

伊万等在门厅里送我们出去。波洛在门口逗留了一会儿。

“下面那层公寓,您知道是谁住在里面吗?”

“是查尔斯·金韦尔爵士,他是一名议员,先生。不过最近那里连同家具一起出租了。”

“谢谢。”

我们走进明媚的冬日阳光中。

“老实说,波洛,”我突然说,“我可不觉得你这次的工作跟往常一样卓越。你提的问题都太不合理了。”

“是吗,黑斯廷斯?”波洛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我确实心烦意乱,没错。那么换作是你,会怎么问呢?”

我小心翼翼地琢磨着波洛的问题,然后开始向他描述我的计划。他似乎很认真地听着。我的独白一直持续到我们快要走到家门口。

“太棒了,太敏锐了,黑斯廷斯。”波洛说着,把钥匙插进锁孔里,让我先上台阶,“可是非常多余。”

“多余!”我惊讶地大喊一声,“如果那个人是被毒杀的……”

“啊哈!”波洛也喊了一声,猛地扑向桌上的留言条,“是贾普写的。跟我想的一样。”他把纸条递给了我。内容简明扼要。法医没发现毒药残留,也无法辨明死者的死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