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六章 梅花K奇遇记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现实真比小说还离奇。”我将读完的《每日新闻荟萃》抛到一旁,发表了一句评论。

其实这句话也不是我发明的,前人早有说过,但不知为何波洛马上就做出了反应。这小个子男人动了动他的蛋形脑袋,小心地掸掸他那经过精心熨烫、裤线笔挺的裤腿,拂去想象中的灰尘,嘴里说着:“至理名言啊,看看我的朋友黑斯廷斯思想是多么深邃。”

我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无事生非的腔调,根本不往心里去,只是拍拍刚读完的报纸说:“你看过今天早上的报纸吗?”“看了,不仅看了,而且看完之后重新整整齐齐叠好,不像你那样随手抛开。你总是这么没条理无秩序,让人为你难过。”

(我最受不了波洛这个毛病,他对所谓的条理秩序顶礼膜拜到吹毛求疵的地步,在他看来,如果没条理无秩序就别想破案。)

“那你看到亨利·里德伯恩,那个剧团经理被谋杀的消息了?我就是对这个案子发了句感慨而已。现实不仅比小说更离奇,还更富于戏剧性。你想呀,奥格兰德一家,就是报案的那家,本来过着殷实的小日子,全家人都住在一起,有爸爸、妈妈、儿子、女儿,像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一样,男人每天进城工作,女人料理家务,就这么平平淡淡,尽享天伦之乐,忽然就摊上了事。他们名叫戴西米德的宅邸位于郊区斯特雷特姆。昨天晚上一家人在客厅里打牌,突然之间,他家的落地窗就被推开,跌跌撞撞走进一个女人,身上的灰缎连衣裙血迹斑斑。她只说了一句,‘杀人啦!’就昏倒在地。她就是那个最近风靡伦敦的著名舞蹈家瓦莱丽·圣克莱尔,也许他们从报纸上见到过她的照片,所以能够认出她是谁。”

“是《每日新闻荟萃》这么说的,还是你浮想联翩地编故事呢?”波洛问。

“《每日新闻荟萃》要抢头条,能把基本情况说个八九不离十就可以了,只有我才会这么声情并茂地描述这种戏剧化场面。”

波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人性到处都是一样的,而且总是那么富于戏剧性,只不过,往往会出乎你的意料,让你大吃一惊。记住我的忠告吧。其实我也很关注这件案子,因为与我有关。”

“与你有关?”

“不错,早上有位先生给我打电话,代表莫雷尼亚的保罗王子与我订了个约会。”

“那和这案子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是有八卦小报吗,难道你没看过吗?赶紧看看,写得多有趣多暧昧。嗯,‘路人甲听说了啥啥’,或者‘路人乙很好奇啥啥’。看看这条。”

他的小胖手指指着的那条消息写道:“……那外国王子真的与著名舞蹈家关系非同一般?不知这位女士是否喜欢她的新钻戒。”

“现在咱们再来说说你那充满戏剧现场感的描述吧。”波洛说,“圣克莱尔小姐昏倒在奥格兰德家的客厅,你刚才正说到这儿,对吧?”

我不置可否,接着说:“小姐醒转过来可以说话时,奥格兰德家的两个男人就出门了。一个去请医生来看这位受惊的女士,另一个去警署报案,在警署做完笔录,又陪警察去了心驰山庄,就是死去的里德伯恩先生的大别墅,距离奥格兰德家不远。他们发现那个大佬躺在书房地板上,后脑勺像破裂的鸡蛋壳。顺便说一句,这位大佬平素的口碑不怎么样。”

波洛这次好好说话了,“对不起,刚才没听你说完我就——啊,那位王子来了!”

有人通报来了一位名号为费奥多伯爵的贵宾。进来的年轻人容貌奇特,身材修长,下巴显得单弱无力,嘴巴却显得热情洋溢,那是出名的莫雷尼亚式嘴型,一双乌黑的眼睛激情四射。

“是波洛先生吗?”

我的朋友鞠了一躬。

“先生,我碰到大麻烦了,不知道怎样说你才能明白——”

波洛做了个不用多说的手势,“我明白你现在很着急,因为圣克莱尔小姐是你很亲密的朋友,对吗?”

王子很干脆地说:“我打算娶她为妻。”

波洛坐直身体,更加凝神注视着他。

王子接着说:“我知道在别人看来我们身份不般配,但我们家里已经有这种先例了,我哥哥亚历山大在婚事上就不顾父皇之命娶了自己心爱的人。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变化,那种门当户对的陈腐偏见早就过时了。其实,圣克莱尔小姐的出身并不见得比我低。你听说过有关她出身的一些传说吗?”

“那些有关她出身的传说听起来都挺神秘浪漫的,她是个著名舞蹈演员,人们对她的背景有种种猜测也很正常。有人说她是个爱尔兰女仆的女儿,也有人说她母亲是位俄国女公爵。”

“什么爱尔兰女仆,简直是无稽之谈。”年轻人说,“不过第二种显然很有可能,瓦莱丽没有明说,我也能猜出来。她的行为举止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是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我相信来自遗传,波洛先生。”

“嗯,我也相信有遗传这回事,”波洛有点出神,“有些东西很奇怪,除非是遗传——像你说的那样——咱们言归正传,王子殿下,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你有点担心是吗?我就直言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会把圣克莱尔小姐牵连到这件谋杀案上呢?显然她认识里德伯思,对吗?”

“不错。他声称爱上了她。”

“她爱他吗?”

“她对他完全没有感觉。”

波洛直视着他的眼睛,“她会不会因为什么事情害怕他?”

王子犹豫了一下,“嗯,有这么个情况,你知道扎拉这个人吗?就是有特异功能的那个?”

“不知道。”

“这人不得了,你将来可以和她切磋切磋。我和瓦莱丽上星期去找她,请她用纸牌为我们算命。她算出瓦莱丽将有麻烦临头,从纸牌上能看出来,她最后翻出的那张牌,也叫人头牌,那是张梅花K。她对瓦莱丽说,‘当心点儿,有一个人能控制住你,他对你很危险,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吗?’瓦莱丽吓得嘴都白了,连连点头说,‘是的,是的,我知道是谁。’我们离开时,扎拉又告诫瓦莱丽说,‘小心梅花K,你有危险!’我问瓦莱丽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肯说,只是让我放心,没什么大不了的。听说昨晚发生的案子之后,我更加确信瓦莱丽在梅花K当中看见的是里德伯思,而且她害怕这个男人。”

王子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现在你明白我今早读完报纸为何这么担心了吧。万一瓦莱丽被逼无奈失去了理智——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

波洛站起身,轻轻拍了拍王子肩膀,“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这件事交给我就是。”

“你要去斯特雷特姆吗?我想她还留在那里,在戴西米德,肯定已经吓坏了。”

“我马上就动身。”

“我已经通过使馆和各方面打了招呼,让他们提供一切方便,你需要去哪里都可以。”

“我们这就走。黑斯廷斯,你跟我一块儿去,好吗?再见,王子殿下。”

心驰山庄是一幢富丽堂皇的大别墅,建造得非常现代和舒适,交通方便,车道不长,直接连通公路,还拥有占地数英亩花团锦簇的后花园。

听到保罗王子的名字,开门的男管家二话不说,就把我们带到书房,也就是杀人现场。书房面积很大,前后贯通整个别墅,两边各开有一扇窗户,一扇面对前面的车道,一扇面对后面的花园。尸体是在后窗壁凹里发现的,在警察做完现场勘查后被移走了。

“唉,他们已经动过现场了,”我低声对波洛说,“谁知道已经弄乱了多少线索。”

我的小个子朋友笑嘻嘻地说:“好啦,好啦,我早就告诉过你,线索都来自聪明的大脑,只要动动那些小小的灰色细胞,何愁破不了案子。”

他转身问男管家:“除了尸体被移走,屋里别的东西都是原封不动的吗?”

“是的,先生,警察昨天晚上来的时候就是这样。”

“那么,你看这些窗帘,现在它们已经拉开到窗户壁凹的右边,另一扇窗户的窗帘也是如此。昨晚这些窗帘拉上了吗?”

“是的,先生,每天晚上我都要拉上窗帘。”

“那就是里德伯思自己又将窗帘拉开的?”

“我想是这样,先生。”

“你知道你的主人昨晚在等一位客人吗?”

“他没说,不过……嗯……不过,他吩咐我们晚饭之后别打扰他。你知道,先生,书房有扇门通往别墅那边的露天平台,他可以开门让任何人进来。”

“他常常那样做吗?”

男管家拘谨地嗽了下嗓子。“我想是这样,先生。”

波洛走到他说的那扇门前,门没锁,走出去就是平台,平台右边是车道,左边是红砖墙。

“墙里面是果园,先生,那边有个门可以进去,不过一般六点钟就锁上了。”

波洛点点头,重新回到书房里,男管家跟在他后面。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们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吗?”

“嗯,先生,我们听见书房里有人说话,虽然已经快九点了,可是有客人并不奇怪,特别是说话的是女人。不过等我们回到那边仆人住的地方,就什么也听不到了。再就是,大约十一点的时候,警察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