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六部分 十二月二十七日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4

皮拉尔走进客厅,头扬得高高的。

她径直朝莉迪亚走去,后者正坐在窗边织东西。

皮拉尔说:“莉迪亚,我是来告诉你我不会要那笔钱的。而且我要走了——马上……”

莉迪亚似乎吃了一惊,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活儿。

她说:“我亲爱的孩子,阿尔弗雷德一定解释得非常糟糕!这么做绝不是同情你,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真的,在我们看来这绝不是仁慈或慷慨的问题,只是简单的对与错。正常情况下,你母亲会继承到这笔钱,而你再从她那儿继承,这是你的权利——血缘关系上的权利。道理就是这样的,和同情施舍无关,是公道的问题。”

皮拉尔激动地说:“而这正是我不能接受的原因——因为你是这么说、这么想的!我很高兴来到这儿。很有意思!这是一次冒险,可现在你把它都毁了!我现在就要离开,马上,我再也不会麻烦你了……”

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转过身,一口气跑出了房间。

莉迪亚瞪大了眼睛,无助地说:“我完全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

希尔达说:“那孩子看起来真的很难过。”

乔治清了清嗓子,高高在上地说:“呃……我早上就说了,这么做的基本原则就是错的。皮拉尔很聪明,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她拒绝接受施舍。”

莉迪亚厉声道:“这不是施舍,这是她应有的权利!”

乔治说:“她好像并不这么想!”

这时萨格登警司和波洛一起走了进来。前者环顾一圈后问:“法尔先生在哪儿?我有话要跟他说。”

众人还没来得及回答,又听到赫尔克里·波洛严厉地问:“埃斯特拉瓦多斯小姐呢?”

乔治·李有些幸灾乐祸地说:“她要离开这儿了,她是这么说的。看起来,她和这些英国亲戚们待够了。”

波洛猛地转过身,对萨格登说:“快来!”

两个男人刚冲进大厅,就听见重物坠地的声音和从远处传来的一声尖叫。

波洛叫道:“快……来……”

两人穿过门厅跑到房间尽头,顺着楼梯上到二楼。皮拉尔的房间房门大开,一个男人站在门口。男人转过头看着跑上来的两个人,这人正是斯蒂芬·法尔。

他说:“她没事……”

皮拉尔紧贴着墙,身子蜷成一团,瞪着地板上的那块大石头。

她吓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她说:“它就架在我的门上,保持着平衡。本来会在我进门的时候砸在我的头上,可我跑进门的时候裙子挂在了一颗钉子上,把我往回拽了一下。”

波洛跪下来检查那颗钉子,钉子上缠着一根紫色的花呢线。他抬起头来,严肃地点了点头。

“小姐,这颗钉子救了你的命。”他说道。

萨格登警司迷茫地问:“这都是……怎么回事?”

皮拉尔说:“有人想杀我!”

她不停地点着头。

萨格登警司抬头看了看门。

“恶作剧。”他说,“一个老掉牙的恶作剧——目的却是谋杀!这是在这幢房子里实施的第二起谋杀了,可这次没能成功!”

斯蒂芬·法尔嗓音嘶哑地说:“感谢上帝你没事。”

皮拉尔张开双手,做出一个恳求的手势。

“我的上帝,”她叫道,“为什么会有人想杀我?我做了些什么呀?”

赫尔克里·波洛慢悠悠地说:“小姐,你应该这么问:我知道些什么呀?”

她瞪大了眼睛。

“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赫尔克里·波洛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告诉我,皮拉尔小姐,案发的时候你在哪儿,你不在这个房间里。”

“我在,我告诉过你了!”

萨格登警司假装温和地说:“是的,但你当时没说真话。你告诉我们说你听见外公的尖叫声,但如果你在这个房间里,就绝不可能听见。波洛先生和我昨天实验过了。”

“噢!”皮拉尔屏住了呼吸。

波洛说:“你所在的那个地方离他房间非常近。我来告诉你我认为你在哪儿吧,小姐,你在摆着雕像的壁龛里,那儿离你外公的房间非常近。”

皮拉尔吃了一惊,说:“噢……你怎么知道的?”

波洛淡淡地一笑,说:“法尔先生看见你在那儿了。”

斯蒂芬马上厉声反驳:“我没有。这绝对是个谎言!”

波洛说:“请你原谅,法尔先生,但你的确看见她了。还记得吗?你说你记得那处壁龛里有三尊雕像,而不是两尊。而那天晚上只有一个人穿着白衣服,那就是埃斯特拉瓦多斯小姐。她就是那第三尊雕像,是这样的吧。不是吗,小姐?”

皮拉尔迟疑了片刻,然后说:“是的,确实如此。”

波洛温和地说:“现在,小姐,该告诉我们事实了。你为什么会在那儿?”

皮拉尔说:“晚饭后我离开了客厅,打算去找外公,我想这会让他高兴。可当我从过道那儿转过来的时候,却看见有个人站在他的门边。我不想被那人看见,因为外公说过那天晚上他不想再见任何人。于是我躲进了那处壁龛,以防站在门口的那个人转过身来看见我。

“接着,突然间,我听到了可怕的声音,桌子——椅子……”她摆摆手,“所有的东西都倒了,撞在一起。我没有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被吓坏了。而就在这时,响起了可怕的尖叫声……”她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我对自己说,有人死了……”

“然后呢?”

“然后大家纷纷从过道那边跑了过来,最后,我出来了,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萨格登警司严厉地说:“我们第一次问你的时候,这些事你一句也没提,这是为什么?”

皮拉尔摇了摇头,自作聪明地说:“没必要对警察说太多。你瞧,如果我说我当时离那儿很近,也许你就会认为是我杀了他。所以我说我在自己的房间里。”

萨格登依旧严厉,他说:“如果你故意说谎,结果只会导致你受到怀疑。”

斯蒂芬·法尔说:“皮拉尔?”

“什么?”

“当你拐进这条过道时,你看见谁站在门边,告诉我们。”

萨格登说:“对,告诉我们。”

女孩儿突然有些迟疑。她的眼睛瞪大了,又眯了起来,她语速缓慢地说:“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光线太暗了,看不清楚。但那是,一个女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