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十一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格卡特尔夫人在书房里轻快地飘来飘去,手指头随意地东摸西摸。亨利爵士重新坐回到自己的椅子里,望着她。他说:“你为什么要拿手枪,露西?”

安格卡特尔夫人走了回来,优雅地坐进一把椅子里。

“我也不太确定,亨利。我想我可能对这起意外事件有一个模糊的概念。”

“意外事件?”

“是的。那些树根,你知道的,”安格卡特尔夫人含含糊糊地说,“四处蔓延——多容易绊倒一个人啊。也许有人朝靶子打了几枪,但弹夹里还留着一粒子弹——当然是太粗心了——但人们确实会粗心大意的嘛。我一直觉得,你知道,意外是导致这类事情发生的最简单的原因。你当然会极其后悔,责备自己……”

她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她的丈夫一动不动地坐着,没有把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他再次以同样平静而谨慎的语调说:“是谁引发的呢——这次意外?”

露西略微转了一下头,惊讶地看着他。

“当然是约翰·克里斯托啦。”

“我的老天啊,露西……”他说不下去了。

她热切地说:“哦,亨利,我都快要担心死了。为安斯威克。”

“我明白了,是安斯威克。你总是对安斯威克过于关心,露西。有时候,我觉得那是你唯一真正在意的东西。”

“爱德华和戴维已经是——是安格卡特尔家族最后的两个人了。而戴维是不可能的,亨利。他永远也不会结婚——由于他母亲的那些事。爱德华死后他会得到那个地方,而他又不会结婚,而你我在他年届中年之前就早已经死了。他将成为安格卡特尔家族的最后一个人,然后整个家族就会灭绝了。”

“这一点有那么重要吗,露西?”

“当然重要啦!安斯威克!”

“你真应该是一个男孩子,露西。”

但他又笑了一下——因为他完全无法想象露西不是女人会是什么样子。

“这一切都要取决于爱德华结婚——而爱德华又是如此固执——他那个长脑袋,就跟我父亲一模一样。我原来希望他放下亨莉埃塔,娶一个好姑娘——但我现在已经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了。然后我又想着亨莉埃塔与约翰的情事会自然而然地结束。我想,约翰的风流韵事从来都不是很长久的。但那天晚上,我看到他正注视着她。他是真的很爱她。如果没有约翰这个障碍,我觉得亨莉埃塔是会嫁给爱德华的。她并不是那种死守着回忆,活在过去里的人。所以,你瞧,一切都归结到了一个点上——摆脱掉约翰·克里斯托。”

“露西。你没有——你做了些什么,露西?”

安格卡特尔夫人再次站起来。她从一个花瓶中摘出两枝枯萎了的花。

“亲爱的,”她说,“你不会真的想象——哪怕是那么一瞬间——是我开枪打死了约翰·克里斯托吧?我确实曾经起过安排一个意外这样愚蠢的想法。但转念一想,你知道的,我想起来是我们邀请约翰·克里斯托到这儿来的——又不是他自己要求要来的。谁也不能邀请一个人来家里来做客,然后又安排意外事件降临到他头上。即使是阿拉伯人对于殷勤待客也是极讲究的。所以,别担心好吗,亨利?”

她站在他面前,带着灿烂而深情的微笑注视着他。

他沉重地说:“我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着你,露西。”

“没必要的,亲爱的。而且你瞧,结果每件事都不错。约翰不需我们动手就被除掉了。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了,”安格卡特尔夫人追忆着往事,“在孟买遇到的那个男人,他对我真是非常无礼。三天之后,他就被一辆有轨电车碾死了。”

她拉开落地窗,走进了花园。

亨利爵士静静地坐着,注视着她那高挑、苗条的身影沿着小路渐行渐远。他看上去苍老而疲惫,他的面孔刻画着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的男人的表情。

在厨房里,泪流满面的多丽丝·埃蒙特正被格杰恩先生训斥得抬不起头来。梅德韦太太和西蒙斯小姐则在一旁一声一句地帮腔。

“只有毫无阅历的小女孩才会这样子冒失地强出头,胡乱下结论。”

“没错。”梅德韦太太说。

“如果你看到我手里拿着一支手枪,你所应做的最恰当的事就是走到我面前说:‘格杰恩先生,能不能请您解释一下呢?’”

“或者你也可以来找我啊。”梅德韦太太补充道,“我总是很乐意指导涉世未深的年轻姑娘凡事应该怎么想。”

“你不应该,”格杰恩严厉地说,“去对一个警察胡说八道——而且那是一名警长!必须尽可能地少跟警察打交道。他们出现在家里就已经够让人难受的了。”

“难受得难以形容。”西蒙斯小姐嘟囔着。

“我以前可从没碰到过这样的事。”

“我们都明白,”格杰恩接着说,“夫人是怎样的一个人。无论她做什么我都不奇怪——但警察并不像我们那样了解夫人,而且,夫人绝不应该因为拿着武器四处走而遭受那么多愚蠢的问题和怀疑的困扰。她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但警察的脑子里就只会想得到谋杀之类的肮脏勾当。夫人确实常常心不在焉,但她连一只苍蝇都不会伤害的。我绝不会忘记,”格杰恩回忆起来,“她有一次带回来一只活的龙虾,并把它放在大厅里的名片碟里。我还当我产生幻觉了呢!”

“这一定是我来之前的事。”西蒙斯满怀好奇地说。

梅德韦太太瞥了一眼犯了错误的多丽丝,打断了这些故事。

“这些事以后再说。”她说,“听好了,多丽丝,我们对你说这些,都是为你好。同警察搅在一起是十分粗鄙的行为,你不要忘记这一点。好了,你去继续准备蔬菜吧,处理菜豆时一定要比昨晚更仔细些。”

多丽丝抽了抽鼻子。

“是,梅德韦太太。”她说,拖着脚步走向洗涤槽。

梅德韦太太产生了一个不祥的预感。

“我想今天我做甜点的时候一定要多加糖。明天那讨厌的审讯,一想起来就让我恶心。这样一件事——竟然会发生在我们家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