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五章 蒙塔古·康纳爵士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到达蒙塔古·康纳爵士在齐西克河边的居所时大约是十点钟。这是一座带有宽阔庭院的大宅。我们被带进一个装饰精美的大厅。右手边,透过一扇开着的门可以看到餐厅,长长的餐桌打磨得锃亮,上面摆着点亮的烛台。

“请这边走。”

管家带着我们走上宽大的楼梯,来到二楼一间可以俯瞰河流的长形房间。

“赫尔克里·波洛先生。”管家这么通报着。

这是一间比例分割得很讲究的房间,电灯都细心搭配了灯罩,故而显得幽暗,有一种旧世界的氛围。房间的一角摆着桥牌桌,靠近敞开的窗户,围坐着四个正在打牌的人。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其中一人站起身走向我们。

“波洛先生,有机会见到你真是荣幸之至。”

我颇有兴趣地看着蒙塔古·康纳爵士。他有一副明显的犹太面孔,小小的黑眼睛显得很精明,头上的假发打理得很仔细。他个子很矮——最多五英尺八英寸,我估计。他的态度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矫揉造作。

“请允许我向你介绍,这是威德伯恩先生和威德伯恩夫人。”

“我们见过面的。” 威德伯恩夫人爽朗地说。

“这位是罗斯先生。”

罗斯是个大约二十二岁的年轻人,有一张悦人的面孔和深色的头发。

“打扰各位玩牌了,万分抱歉。”波洛说。

“一点儿也没有。我们还没有开始,刚准备发牌而已。喝点咖啡吗,波洛先生?”

波洛谢绝了,不过同意来一杯陈年的白兰地。仆人用大的高脚杯给我们端上了酒。

我们喝着酒,蒙塔古爵士继续说话。他谈到了日本的版画,中国的漆器,波斯的地毯,法国的印象派画家,现代音乐以及爱因斯坦的理论。

然后,他靠在椅背上,温和地对着我们微笑,显然很享受自己的演出。昏暗的灯光下,他看起来就像是中古时代的某种精灵。室中四周的陈设处处彰显出主人相当的艺术和文化品位。

“那么,蒙塔古爵士,”波洛说道,“我不想太过叨扰,就直接说明来意好了。”

蒙塔古爵士将他那奇怪的,猫爪似的手挥动了一下。

“不用着急,时间多的是。”

“在这儿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一点,” 威德伯恩夫人感慨地说,“太妙了。”

“给我一百万英镑我也不愿意住在伦敦。”蒙塔古爵士说,“在这儿可以享受旧世界宁静的气氛——唉,现在这种喧杂的年头,大家都已经把它忘到脑后了。”

我忽然有一个顽皮的念头:如果真的有人愿意给蒙塔古爵士一百万英镑,这旧世界的宁静应该也可以见鬼去了。不过我强压住了这个略有些邪恶的想法。

“钱到底算什么呢?” 威德伯恩夫人呢喃道。

“嗯!”威德伯恩先生若有所思地说,一边漫不经心地把裤袋里面的几个硬币摩擦得发出了声音。

“查尔斯!” 威德伯恩夫人责备地说。

“对不起。”威德伯恩先生说着,马上停止了动作。

“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讨论犯罪,怎么说呢,我觉得,真是不可饶恕。”波洛略带歉意地开口了。

“这没什么,”蒙塔古爵士优雅地摆了摆手,“犯罪可以成为一件艺术品,侦探也可以是一名艺术家。我所指的并不是警察,这是显然的。有名警探今天来过,奇怪的家伙。比方说,他居然从没有听过本韦努托·切利尼。”

“他是为了简·威尔金森的事情而来吧,我猜。”威德伯恩夫人马上感到好奇了。

“男爵夫人昨晚幸好是在你府上。”波洛说道。

“看起来是这样。”蒙塔古爵士说,“我邀请她过来是听说她是位美人,而且多才多艺。我希望能帮上她一点什么。她正在考虑转向幕后。但是看起来命中注定,我是要以别的什么方式对她大有用处。”

“简的运气很好。”威德伯恩夫人说,“她急着要摆脱埃奇韦尔男爵,结果就有人下手了,帮她省了麻烦。现在她就要嫁给那个年轻的默顿公爵了。每个人都这么说,他母亲简直要气疯了。”

“我对她的印象很好,”蒙塔古爵士和蔼地说,“她对希腊艺术发表了不少很有见地的评价。”

想到简·威尔金森用她那带有魔力的低哑声音说着“是啊”,“不是吧”,“真的啊?太了不起了”之类的话,我心中暗自好笑。对蒙塔古爵士这类人来说,所谓聪明的意思就是以恰如其分的注意力,恭恭敬敬地倾听他的言语。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埃奇韦尔男爵都是个古怪的人。”威德伯恩先生说,“我敢说他一定有那么几个死敌。”

“是真的吗,波洛先生?”威德伯恩夫人问道,“听说是有人用一把小刀刺入了他的脑后。”

“是真的,夫人。手法干净利落——可以称得上很科学。”

“波洛先生,我注意到你的艺术趣味了。”蒙塔古爵士说。

“那么,现在,”波洛说道,“就让我说说这次拜访的目的。听说埃奇韦尔男爵夫人在参加晚宴期间曾被请去接电话。我这次造访就是要搞清楚有关那个电话的一些事情。也许你能允许我就这件事问你的用人几个问题。”

“当然了,当然了。罗斯,请按一下那个铃,好吗?”

管家应声而入。他是个高大的中年人,看起来有些牧师的感觉。

蒙塔古爵士吩咐了几句。管家转向波洛,很有礼貌地等待他问话。

“电话铃响起的时候是谁接的?”波洛开始发问了。

“是我亲自接的,先生。电话放在通往大厅的过道里。”

“打电话的人是说要找埃奇韦尔男爵夫人还是简·威尔金森小姐?”

“是找埃奇韦尔男爵夫人,先生。”

“那边的原话是什么?”

管家回想了片刻。

“我记得是这样的,先生。我说‘你好’,那边有个声音问是不是齐西克四三四三四号,我回说‘是的’。接着那边让我等一等,然后另一个声音问是不是齐西克四三四三四号,等我又回答说‘是的’,那边便问:‘埃奇韦尔男爵夫人是在这儿用餐吗?’我说男爵夫人是在这儿用餐,那个声音说:‘请找一下她,谢谢。’我去餐桌边通报给男爵夫人,她起身跟我出来,我带她到电话旁边。”

“然后呢?”

“男爵夫人拿起听筒说:‘你好——是哪位?’然后又说,‘是的,是我,我是埃奇韦尔男爵夫人。’我正要离开,男爵夫人叫住我,说那边挂断了。她说有人大笑,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她问我打过来的人有没有通报姓名。对方并没有说。事情就是这样了。”

波洛皱着眉。

“你真的觉得这通电话和谋杀有什么关系吗,波洛先生?”威德伯恩夫人问道。

“很难说,夫人。这只是个很奇怪的情况。”

“有时候有人打电话就是为了寻开心。我也遇到过这种事情。”

“总是有可能的,夫人。”

他又转向管家发问了。

“打电话过来的是男人的声音还是女人的声音?”

“是位女士,我想是这样,先生。”

“声音是怎样的?高还是低?”

“低,先生。很小心,也相当清晰。”他暂停了一下,“也许是我的想象,先生,但是听起来有些像是外国人。那个R的发音很重。”

“这么一说,可能是苏格兰口音呢,唐纳德。”威德伯恩夫人笑着对罗斯说。

罗斯也大笑起来。

“我是无辜的。”他说,“我当时在餐桌上。”

波洛又一次对管家开口了。

“你认为,”他问道,“如果再次听到那个声音,你能认出来吗?”

管家犹豫了一下。

“这我不敢说,先生。可能可以,我想我可能可以认出那个声音。”

“谢谢你,我的朋友。”

“谢谢你,先生。”

管家低头告退,始终保持着一个教士的派头。

蒙塔古·康纳爵士还是非常友善,继续扮演散发旧世界魅力的角色。他想劝我们留下打打桥牌,我婉拒了——赌注比我能负担的要大。年轻的罗斯看到有人接手,似乎也轻松了很多。其他四人开始玩牌,我和罗斯坐在一旁观战。那一晚就这么过去了,波洛和蒙塔古爵士最后赢了不少钱。

我们向主人道谢离开。罗斯也和我们一起走了出来。

“奇怪的人。”我们在夜色中步行时波洛说道。

那晚天气很好,我们决定继续走一会儿再拦出租车,而不是打电话叫车。

“是的,奇怪的人。”波洛又说了一遍。

“非常有钱的人。”罗斯颇有感触地说。

“我想是这样的。”

“他似乎对我很有好感。”罗斯说,“希望这能持久。有这样的人在后面支持很重要。”

“你是一名演员吗?罗斯先生?”

罗斯说他是。我们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这似乎让他有些不开心。显然,他最近参演了一部翻译自俄国原作、情节悲戚的戏,而且赢得了不少好评。

等波洛和我想办法安抚了他的情绪之后,波洛像是不经意地问道:“你认识卡洛塔·亚当斯,对吧?”

“不。我只是今晚在报纸上看到她的死讯。药物过量还是什么的,这些姑娘总是做些蠢事。”

“很悲伤,是的。不过她是个聪明人。”

“也许是吧。”

他显出那种除了自己,对其他人的表现都缺乏兴趣的样子。

“你看过她的演出吗?”我问道。

“没有。她那类表演和我这一行不太相同。现在好像很红,但是我想不会持久的。”

“啊!”波洛说道,“有辆出租车。”

他挥动着手杖。

“我想继续走走。”罗斯说,“我可以到哈默史密斯直接坐地铁回家。”

忽然,他紧张地笑了笑。

“挺奇怪的,”他说道,“昨天的晚宴。”

“怎么说?”

“我们一共有十三个人。有一位客人临时没有来,我们一直到晚宴快结束的时候才发现这一点。”

“谁最先离席的?”我问道。

他发出一种奇怪,略带紧张的咯咯笑声。

“是我。”他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