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十三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件小事,”瑞斯回答道,“刚才侍者向我们报告时,提到理查蒂先生很难对付。你说你并不意外,因为你知道他脾气不好,为了一封电报而对你妻子很粗鲁。现在,你能说说这件事吗?”

“这不难。是在瓦迪·哈勒法,我们刚刚从第二大瀑布回来。琳内特看见通知栏上贴着一封电报,以为是她的。其实,她那个时候忘了自己已经不再姓里奇卫了,而理查蒂和里奇卫这两个姓氏,如果写得潦草一些,很容易就会认错。于是她拆了电报,可完全没看懂。正纳闷的时候,理查蒂这个家伙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把电报从她手里抢过去,还气冲冲地胡言乱语。琳内特去跟他道歉,可他居然对她非常粗鲁。”

瑞斯深吸一口气。“多伊尔先生,关于那封电报的内容,你是否知道一点?”

“知道的。琳内特读出来一些。上面说——”

他停下来,外面传来一阵骚动。一个尖锐的声音很快地传了进来。

“波洛先生和瑞斯上校在哪儿?我要马上见他们!很重要,我有很重要的情况。我——他们在多伊尔先生房间里吗?”

刚才贝斯纳没关门,现在门口只有一张垂下来的布帘。奥特本夫人一挑帘子,龙卷风一样地进来了。她满脸通红,步履蹒跚,说话也不那么利索了。

“多伊尔先生,”她语气夸张,“我知道是谁杀了你夫人。”

“什么?”

西蒙两眼紧紧盯着她。其他两个人也是。

奥特本夫人扬扬得意地扫视了一下三个人,她很开心——开心之至。

“是真的,”她说,“我的想法完全被证实了。这是深刻的、原始的、最初的冲动,看上去不太可能——是异想天开——但事实正是如此!”

瑞斯厉声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有证据能证明是谁杀了多伊尔夫人?”

奥特本夫人坐在一张椅子上,身体前倾,用力点了一下头。

“当然。杀死路易丝·布尔热的人,就是杀死琳内特·多伊尔的人——两起罪行是一个人干的。这一点你们同意吧?”

“是的,是的,”瑞斯不耐烦地说,“当然,有道理,请继续。”

“那么我的推断就站住脚了。我知道是谁杀了路易丝·布尔热,所以,我知道是谁杀了琳内特·多伊尔。”

“你是说,关于是谁杀了路易丝·布尔热,你有自己的推论?”瑞斯怀疑地问。

奥特本夫人立刻像只老虎一样转向瑞斯。“不是推论,而是确实知道。因为我看见了这个人。”

西蒙激动地大喊道:“上帝啊,从头说起吧。你是说你知道谁杀了路易丝·布尔热?”

奥特本夫人点点头。

是的,她很开心——这毋庸置疑。这是属于她的时刻,属于她的胜利和得意!就算她的书卖不出去,就算那些买过她的书并狼吞虎咽地读过的人,现在有了新的心头好……这些已经全都不重要了。莎乐美·奥特本将东山再起,名声大噪。她的名字将刊登在每一份报纸上,她将会成为法庭审判时检举罪犯的重要证人。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张开了嘴巴,说道:“是在我去下面吃午饭的时候。我不怎么想吃饭——全都是因为最近发生的可怕的悲剧。呃,这个我就不说了。走到一半时,我想起有件东西落在房间里了,于是我让罗莎莉自己先去餐厅。所以她就走了。”

奥特本夫人停了一下。

门帘轻轻一动,像是有风吹进来。三个男人都没有注意到。

“我……呃……”奥特本夫人顿了顿,如履薄冰,可现在没有退路了,必须得继续下去,“我……呃,和船上的某个人——达成了一致。他……呃,把我需要的某个东西给我,但是我不想让女儿知道。在某种程度上,她让人很心烦——”

这段话说得不太好,不过等到上了法庭,她会说得更好的。

瑞斯抬了抬眉毛,询问地看向波洛。

波洛轻轻地点点头,做了一个“酒”字的口型。

门帘又动了动,在门帘和房门中间,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微弱的青钢色的光。

奥特本夫人接着说道:“我们商量好了。我到下面一层甲板的尾部,在那儿会发现有人在等我。我走在甲板上的时候,看见有一扇房门打开了,一个人走了出来看了看。就是这个女孩——路易丝·布尔热,随便叫什么吧。她好像在等什么人,看到是我,好像很失望地又回房间了。我没多想,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继续往前走,并从那个人手里拿到了那件东西。然后我开始往回走,走到拐弯处,看见有人敲这女仆的门,并且走了进去。”

瑞斯说:“那这个人是——”

砰!

爆炸声响彻整个房间,并伴有一股辛辣刺鼻的烟味。奥特本夫人缓缓地转向一旁,好像在最高级别的法庭里接受询问,接着,她的身体猛扑向前,啪的一声倒在地板上。就在她耳朵后面,鲜血从一个光滑的小圆洞里汩汩地流淌出来。

此刻大家完全呆住了。一阵沉默之后,波洛和瑞斯跳了起来。奥特本夫人的尸体有点碍事。波洛像只猫一样跳到门口,又跳到甲板上。瑞斯则弯下腰查看死者。

甲板上一个人也没有,但是在门槛前面的地面上扔着一把巨大的左轮手枪。

波洛往两旁匆匆看了看,甲板上仍然没有人。于是他迅速向船尾走去。拐弯的时候,他跟从反方向跑过来的蒂姆·阿勒顿撞在了一起。

“到底是怎么了?”蒂姆气喘吁吁地问。

波洛尖厉地问:“你跑来的时候看到什么人没有?”

“看到人?没有。”

“跟我过来。”他抓着年轻人的胳膊原路返回。这时候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人。罗莎莉、杰奎琳和科妮丽亚早就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还有人从观景舱里来到了甲板上——包括弗格森、吉姆·范索普和阿勒顿夫人。

瑞斯站在左轮手枪旁边。波洛转向蒂姆·阿勒顿。“你的口袋里有没有手套?”

蒂姆摸了摸口袋。“有。”

波洛抓过手套戴上,弯腰去检查左轮手枪。瑞斯也在检查。其他的人都屏住呼吸看着。

瑞斯说:“他没有走另外一条路。范索普和弗格森就坐在这层甲板的休息处,会看见他的。”

波洛回应道:“如果他去了船尾,那么阿勒顿先生就会看到。”

瑞斯指着左轮手枪说:“我们刚刚才看到过这把手枪,真是奇怪。不过还需要证实一下。”

他敲了敲彭宁顿的房门,没有动静。里面没人。他大步走到衣橱右边的抽屉前,猛地拉开。左轮手枪不见了。

“问题解决了,”瑞斯说,“那么,彭宁顿在哪儿?”

他和波洛走出房间,又回到甲板上。这时,阿勒顿夫人也走过来了。波洛迅速走到她面前。

“夫人,请你陪着奥特本小姐,照顾好她。她母亲已经被人——”他对瑞斯使了个眼色,瑞斯点点头,“打死了。”

贝斯纳医生连忙走过来。“上帝啊!又出什么事了?”

他们为他让开了路。瑞斯指了指舱房,贝斯纳走了进去。

“要找到彭宁顿。”瑞斯说,“左轮手枪上有指纹吗?”

“没有。”

他们在下面的甲板那儿找到了彭宁顿,他正坐在小客厅里写信。他仰起了英俊的、刮得光光的脸。

“有新消息吗?”他问。

“你听见一声枪响了吗?”

“啊,你们这么一说——我相信我刚才确实听到了砰的一声。可我做梦都没想到——谁被打死了?”

“奥特本夫人。”

“奥特本夫人?”彭宁顿十分震惊,“啊,你们让我很吃惊。奥特本夫人,”他摇摇头,“我一点都不明白。”他压低声音,“先生们,我觉得我们船上有个杀人狂。我们应该建立一套防御系统。”

“彭宁顿先生,”瑞斯说,“你在这间屋里多久了?”

“呃,让我想想,”彭宁顿轻轻地摸着下巴,“我觉得差不多有二十分钟了。”

“没离开过?”

“没有——肯定没有。”他诧异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你要知道,彭宁顿先生,”瑞斯说,“奥特本夫人是被你的左轮手枪打死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