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十九章 意外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妮。”露达说。

“嗯?”

“不,安妮,别边玩字谜边心不在焉地回答我。我要你认真听我说的话。”

“我很认真啊。”

安妮直起身子,放下手里的纸。

“这才对,听着,安妮,”露达犹豫着,“马上要来的这个人。”

“巴特尔警司?”

“没错,安妮,我希望你告诉他——你在班森家的那件事。”

安妮的语气顿时变得像块冰。

“荒唐,为什么要告诉他?”

“因为——嗯,你不说,给人感觉就像刻意隐瞒什么似的。我相信说出来比较好。”

“现在有嘴也说不清了。”安妮冷冷答道。

“你一开始就说出来该多好。”

“嗯,想那些也来不及了。”

“是啊。”露达似乎仍未信服。

安妮烦躁地说:“总之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提那件事,跟这次的案件一点关系也没有。”

“当然没有。”

“我只在那儿住了两个月。他调查我的背景只是作为参考而已,才两个月,没意义。”

“嗯,我明白,是我太笨了。但我一直很担心,总觉得你应该说清楚。你想,万一哪天那件事被人翻出来,就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印象——我是指他们会觉得你刻意掩饰。”

“我看不出怎么会被人翻出来。除了你,没有人知道那件事。”

“不——不会吗?”

露达语气中那一丝犹疑,仿佛突然扎了安妮一下。

“怎么,还有谁知道?”

“啊,康比埃克的人都知道嘛。”露达结巴了一下才说。

“噢,那些人!”安妮耸耸肩,“警司不太可能遇到那里的人,否则也太巧了。”

“巧合也难免啊。”

“露达,你就爱来这一套,大惊小怪,小题大做,自乱阵脚。”

“真对不起,亲爱的。可是你知道,万一警方认为你……刻意掩饰,天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呢?”

“不可能。谁会告诉他们?知道那件事的除了你就没别人了。”

这是她第二次说这句话了。这一次她的语气有细微的变化——怪怪的,似乎正在盘算些什么。

“唉,你早点告诉他们就好了。”露达无奈地叹道。她内疚地望着安妮,安妮却没看她,而是皱着眉头呆坐着,似乎正在构思什么计划。

“德斯帕少校的出现真有意思。”露达说。

“什么?噢,是啊。”

“安妮,他好迷人啊。如果你不喜欢他,拜托,拜托,拜托把他让给我!”

“别傻了,露达。他根本不在乎我。”

“那他为什么来了好几次?他肯定对你有感觉啦,你就是他喜欢拯救的那种落难少女。你无助的样子特别美丽,安妮。”

“他对我们俩一样好啊。”

“那是因为他本来就很和善。不过,如果你不喜欢他,我就可以扮演一个同情他的好朋友——安抚他受伤的心,说不定最后就能得到他了,谁知道呢?”露达顾不上矜持了。

“我相信他对你的印象不错,宝贝。”安妮笑道。

“他的后颈好迷人啊,”露达叹道,“红棕色的,肌肉又发达。”

“亲爱的,非得这么恶心吗?”

“你喜不喜欢他,安妮?”

“喜欢,喜欢极了。”

“我们不是恬静的淑女吗?我觉得他也有点儿喜欢我,比不上他喜欢你的程度,但多少有一点点。”

“噢,反正他对你的印象确实不错。”安妮说。

她的语气中再次掺杂了某种不寻常的东西,但露达没听出来。

“大侦探什么时候才来啊?”她问。

“十二点。”安妮沉默了片刻,然后说,“现在才十点半。我们去河边吧。”

“可是——德斯帕不是说十一点左右要来吗?”

“为什么非得在家里等他?不如留个口信给艾斯特维尔太太,说我们去河边了,他自然会从河边的纤道来找我们。”

“有道理,我妈常说,女孩要摆摆架子!”露达大笑起来,“那就走吧。”

她走出房间,穿过花园门。安妮跟在后面。

约十分钟后,德斯帕少校来到温顿别墅。他已经提前来了,却获悉两个女孩都不在,不禁有些吃惊。他穿过花园,穿过田野,拐上临河的纤道。

艾斯特维尔太太不急着继续干杂活,而是目送了他一会儿。

“他看上其中一个了,”她自言自语,“我猜是安妮小姐,但也不一定。从他脸上看不出来,他对她们俩都一样好。不知道两位小姐是不是也都喜欢他。如果那样,她们以后的关系就不一定这么好了。他真不该夹在两位小姐中间。”

想到能为正在萌芽的恋情助推一把,艾斯特维尔太太兴奋不已。她返身进屋去洗早餐的碗碟,这时门铃又响了。

“这门铃真烦,”艾斯特维尔太太抱怨,“肯定是故意按得这么响。我猜是送包裹,不然就是电报。”她慢吞吞地去开门。

门口的两个人,一位是小个子的外国绅士,另一位是大块头的英国人。后面这位她有印象。

“梅瑞迪斯小姐在家吗?”大块头问道。

艾斯特维尔太太摇摇头。“刚出去。”

“真的?往哪边走了?我们没碰到她。”

艾斯特维尔太太暗暗打量着另一位先生那惊人的小胡子,一边想这两位朋友的外形也差太多了,一边主动介绍更详细的情况。

“去河边了。”她解释说。

另一位先生突然插话。

“另一位小姐呢?达维斯小姐?”

“两人都去了。”

“啊,谢谢。”巴特尔说,“我想想,去河边走哪条路?”

“左转,从这条巷子走下去,”艾斯特维尔太太立即答道,“到了纤道再往右拐。我听她们说要走这条路。”她又好心地补了一句,“刚走不到十五分钟,很快能追上。”

她好奇地望着他们的背影,颇不情愿地关上门嘀咕着:“搞不懂你们是谁,记不住。”

艾斯特维尔太太回到厨房的水槽边。巴特尔和波洛则先往左走进一条蜿蜒的短巷,很快便来到沿河纤道上。

波洛步履匆匆,巴特尔不禁好奇地望着他。“怎么回事,波洛先生?你似乎很着急。”

“没错。朋友,我非常不安。”

“出什么状况了吗?”

波洛摇摇头。“还没有,但有很多可能性。人算不如天算啊。”

“你一定有心事。”巴特尔说,“今早你急匆匆催我赶过来,一分钟都不肯浪费——真的,刚才你还逼特纳警官全速开车!你到底害怕什么?那女孩已经得逞了。”

波洛沉默不语。

“你到底害怕什么?”巴特尔追问。

“在这种情况下,一般说来,我们最怕的是什么?”

巴特尔点点头。“的确。我在想——”

“想什么,朋友?”

巴特尔慢慢地说:“我在想,梅瑞迪斯小姐知不知道她的朋友已经向奥利弗太太透露了一件事。”

波洛赞赏地点点头。

“快点儿,朋友。”他说。

他们沿着河岸迅速走下去,水面上看不到船只。拐过一个弯,波洛猛然停步,巴特尔眼尖,也看见了。“是德斯帕少校。”他说。

德斯帕少校在他们前方两百码左右,正在河岸上大步前行。不远处,河上的一艘平底船里坐着两位少女,露达撑着篙,安妮躺着朝她大笑。两人都没往岸上看。

紧接着——出事了!安妮伸出手,露达一个趔趄,跌下船去——绝望中她抓住了安妮的袖子——船身猛晃——船翻了,两个女孩都在水中挣扎。

“看见了吗?”巴特尔边跑边喊,“小梅瑞迪斯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推进水里。老天,这是她第四次杀人!”

他们拼命往前冲,但前面还有一个人。两个女孩显然都不会游泳。德斯帕一路飞奔到最近的下水处,一个猛子扎进水中,朝她们游去。

“天哪,有意思,”波洛惊呼,抓住巴特尔的手臂,“他会先救谁?”

两个女孩的位置不在一起,之间相隔十二码左右。

德斯帕奋力游向她们,一路都很顺利。他直接游到露达身边。

巴特尔也赶到岸边,下水救人。德斯帕已将露达救到河畔,把她扶上岸放下,又下水游向安妮挣扎的位置。

“小心,”巴特尔高喊,“有水草!”

他和巴特尔同时游到那里,但安妮已经沉下去了。最后他们总算捞起她,合力拖上岸。

波洛正在照顾露达。她已经坐起身,呼吸紊乱。

德斯帕和巴特尔将安妮·梅瑞迪斯放下。

“人工呼吸,”巴特尔说,“唯一的办法。不过她恐怕已经完了。”

他有条不紊地开始抢救,波洛在一旁准备接手。德斯帕跌坐在露达身边。

“你不要紧吧?”他的嗓音嘶哑。

她慢慢说:“你救了我。是你救了我——”她朝他伸出双手,他接过来握住。她突然流下热泪。

他说:“露达——”两人的手紧握在一起。

他脑中忽然浮现出一番景象——非洲丛林里,露达陪在他身旁,不畏艰险,笑得那么开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