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十二章 抓住狐狸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接下来的几天,波洛异常忙碌。他神秘缺席,少言寡语,眉头紧锁,始终拒绝满足我的好奇心,他夸赞我优秀,但我到底优秀在哪里呢?

👻 梦·阮^读·书 - w W W…m e n g R u a n…c o m …

他行踪神秘兮兮,也不再邀请我同行——我对此有点儿不满。

不过,快到周末时,他宣布要去贝克斯希尔及其附近地区走一趟,还建议我和他一起去。我当然欣然同意。

后来,我发现他不仅仅邀请了我一个人。特别小组的全体成员都在受邀之列。

他们和我一样,都对波洛的邀请感到好奇。不过,当一天快结束时,我总算对波洛的思想动向有所了解了。

他首先去拜访了巴纳德夫妇。巴纳德太太准确地向他讲述了卡斯特先生是什么时间来找她的,以及具体对她说了哪些话。然后,他去了卡斯特住过的那家旅馆,掌握了他离店的详细情况。据我判断,他提的那些问题并没有引出新线索,但他似乎很满意。

接下来,他去了海边——那个发现贝蒂·巴纳德尸体的地点。他在那儿转着圈走了几分钟,专心致志地研究鹅卵石。我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因为那个地方一天有两次会被潮水淹没。

然而,这次我明白了,通常,波洛的每一个行为都被某个理念指引着——无论看起来多么没有意义。

随后,他从海滩走到最近的一个停车点。又从那儿走到长途汽车站,那些汽车从贝克斯希尔出发,开往伊斯特本。

最后,他带着我们所有人去了姜黄猫咖啡馆。那个胖乎乎的女服务员米莉·希格利为我们端来了有点儿变味的茶水。

他用圆滑的法国风格对她的脚踝大加赞美。

“英国女人的腿——太细了!你就不一样了,小姐,你有一双完美的腿。腿型很美——脚踝也很美!”

米莉·希格利咯咯笑了好一会儿,让他别再说下去了。她知道法国男人什么样。

波洛懒得反驳她,没指出她说错了他的国籍。他向他抛媚眼的样子令我吃惊,甚至可以用震惊来形容。

“好了。”波洛说,“我在贝克斯希尔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接下来我要去伊斯特本。我在那儿还要做个小小的调查——就是这样。你们不必都陪着我。回到酒店后,我们得喝杯鸡尾酒。这个卡尔顿茶简直是糟透了!”

我们品尝鸡尾酒时,富兰克林·克拉克好奇地说:

“我想,我们能猜到你在调查什么。你这次出来是想破坏他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但我不明白你有什么可高兴的。你没有查到任何新情况。”

“没有,你说得对。”

“所以呢?”

“耐心点儿。等时间到了,一切自然会明了。”

“看样子你很得意。”

“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东西能否定我那个小小的观点——这就是原因所在。”

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我的朋友黑斯廷斯曾经告诉我,他年轻时玩过一个叫‘真心话’的游戏。这个游戏的玩法是这样的:每一个人被轮流问三个问题——其中有两个问题必须如实作答。第三个问题可以弃而不答。当然,问的全是些最不得体的问题,不过从一开始,每个人都必须保证他说的全部是事实,绝无例外。”

他停了下来。

“然后呢?”梅根说。

“好吧——我,我想玩玩这个游戏。没必要非得是三个问题。一个问题就够了。我问你们每个人一个问题。”

“当然可以,”克拉克不耐烦地说,“我们愿意回答任何问题。”

“啊,但你们一定要认真一点儿。你们都发誓说真话吗?”

他的表情极其严肃,所有的人虽然困惑不解,但也跟着他变得严肃起来。他们都按照他的要求发了誓。

“好,”波洛愉快地说,“我们开始吧——”

“我已经准备好了。”托拉·格雷说。

“啊,女士优先——不过这次我们就不讲什么礼貌了。先从其他人开始吧。”

他转向富兰克林·克拉克。

“我亲爱的克拉克先生,你怎么看今年阿斯科特赛马场上女士们戴的帽子?”

富兰克林·克拉克盯着他。

“你是在开玩笑吗?”

“当然不是。”

“这真的是你要问的问题?”

“是的。”

克拉克咧开嘴笑了。

“好吧,波洛先生,我没去看阿斯科特赛马会,但我见过她们坐在汽车里,从这一点上判断,女士们参加赛马会时戴的帽子比她们平时戴的帽子还要可笑。”

“很古怪,是吗?”

“相当古怪。”

波洛笑了一下,转向唐纳德·弗雷泽。

“今年你是什么时候休假的,弗雷泽先生?”

这回轮到弗雷泽瞪大眼睛了。

“我的假期?八月的头两个星期。”

他的脸突然抖了一下。我猜,这个问题让他想起了那个他曾经爱过但已经死了的女孩。

波洛似乎没太在意他的回答。他接着转向托拉·格雷。我听出他的语气稍有不同。他的声音绷得很紧,问题也更尖锐清晰。

“小姐,倘若克拉克夫人去世,如果卡迈克尔·克拉克爵士向你求婚,你会嫁给他吗?”

女孩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竟敢问我这样的问题。你——你是在羞辱我!”

“也许吧。可是你已经发过誓要讲真话了。说吧,嫁还是不嫁?”

“卡迈克尔爵士对我非常好,几乎把我当成他的女儿。我对他的感情也很深,而且一直心存感激之情。”

“请原谅,你没有回答嫁还是不嫁,小姐。”

她犹豫了一下。

“我的回答当然是不嫁!”

波洛没有做任何评价。

“谢谢你,小姐。”

他转向梅根·巴纳德。这个姑娘脸色惨白、呼吸困难,仿佛要打起精神迎接一场严峻的考验。

从波洛嘴里发出的声音好似挥动鞭子的噼啪声。

“小姐,你希望我的调查有怎样的结果?你想让我查明真相吗——还是不想?”

她的头骄傲地向后一仰。我能猜到她会怎么回答。我知道,梅根对真相抱有狂热的激情。

她的回答清晰明了——我被惊呆了。

“不想。”

我们全都跳了起来。波洛把身体向前倾,观察她的脸。

“梅根小姐,”他说,“你可能不想要真相,但是——我发誓,你可以说出来!”

他转身向门口走,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于是走向玛丽·德劳尔。

“告诉我,我的孩子,你有男朋友吗?”

看上去很不安的玛丽听到这句话吃了一惊,脸一下子红了。

“哦,波洛先生,我——我,呃,我不太确定。”

他笑了。

“那么,好吧,我的孩子。”

他环顾四周,目光在找我。

“好了,黑斯廷斯,我们得出发去伊斯特本了。”

有辆车在外面等我们,很快,我们就行驶在经佩文西到伊斯特本的海滨公路上了。

“问你点儿事情有用吗,波洛?”

“暂时别问。你自己来为我正在做的事下结论吧。”

我再次陷入沉默。

扬扬得意的波洛嘴里哼着小曲。经过佩文西时,他提议下车参观一下城堡。

往回走时,我们站了一会儿,看一群孩子围成一圈——从她们的装束来看,我猜是七到十岁之间的女童子军——她们正用尖尖的嗓子唱着歌谣……

“她们唱的是什么,黑斯廷斯?我听不清歌词。”

我仔细听,听懂了副歌的内容。

——抓住一只狐狸,把它关进笼子里,再也不让它跑掉。

“抓住一只狐狸,把它关进笼子里,再也不让它跑掉!”波洛重复道。

他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这很可怕,黑斯廷斯。”他沉默了一分钟后说,“你在这里猎狐狸吗?”

“不。我可打不起猎,而且我觉得也很少有人在这儿打猎。”

“我是指英国的总体情况。真是一项奇怪的运动。埋伏在隐蔽的地方,然后发出‘嗬嗬’的叫声,不是吗?然后开始追逐,穿过田野,越过树篱和沟渠,狐狸跑——有时候会原路跑回来——而那些狗——”

“猎狗!”

“——猎狗会追踪它,最后,它们抓住了它,狐狸死了,死得又快又凄惨。”

“听起来挺残忍,但真的——”

“狐狸喜欢这样吗?别说蠢话,我的朋友。不管怎么说,残忍地速死总比孩子们歌中唱的情形好。”

“关在……一只笼子里……再也……不,这样不好。”

他摇了摇头。接着,他换了一种口吻,说:

“明天,我要去见那个叫卡斯特的家伙。”接着,他对司机说,“回伦敦。”

“你不去伊斯特本了?”我叫道。

“有这个必要吗?我已经达到目的了,我了解到的东西已经足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