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十八章 并非黑斯廷斯上尉的个人叙述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克罗姆警督在他位于苏格兰场的办公室里。

办公桌上的电话嗡嗡响了几声,他拿起话筒。

“我是雅各布斯,长官。来了一个年轻人,我想你应该听听他说什么。”

克罗姆警督叹了口气。平均每天会有二十个带着所谓与AB C 案有关的重要信息出现在这里。一部分人是没有恶意的疯子,也有一部分是好心人,他们真的相信自己的消息是有价值的。雅各布斯警官的职责是充当筛子——拦住粗劣的东西,将剩下的移交给他的上司。

“很好,雅各布斯,”克罗姆说,“把他带过来吧。”

几分钟后,有人敲警督的门,雅各布斯警官出现了,他领进来一个相貌不错的高个儿小伙子。

“这位是汤姆·哈廷格先生,长官。他要告诉我们的情况可能和ABC案有关。”

警督站起来亲切地同他握手。

“早上好,哈廷格先生。请坐吧。你抽烟吗?来一支吧?”

汤姆·哈廷格笨拙地坐下来,怀着几分敬畏看着他心目中的这个“大人物”。警督的模样让他有点儿失望。他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

“这么说,”克罗姆说,“你有情况要告诉我们,你认为和本案有关。开始说吧。”

汤姆紧张地讲述起来。

“当然可能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这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想法。我可能会浪费你的时间。”

克罗姆警督轻轻地叹了口气,轻到几乎无法察觉。他在安慰人上面浪费了多少时间!

“在这方面,我们是最有资格作出评判的人。把你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吧,哈廷格先生。”

“哦,事情是这样的,长官。我有个女朋友,你知道,她母亲出租房间。在卡姆登镇那边。她们把三楼的后部租给了一个叫卡斯特的人,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卡斯特?”

“对,长官。一个呆头呆脑、脾气温和的中年人——应该说,有点儿落魄。这么说吧,他是那种连苍蝇都不会伤害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我做梦也不会认为他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汤姆的表达有点儿杂乱无章,本来已经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两遍,他讲述了自己在尤斯顿火车站遇到卡斯特先生的情形,还有那人连掉了火车票都不知道的事。

“你看,长官,这事说起来挺可笑的。长官,莉莉,也就是我的女朋友,她特别肯定地说,他说他要去切尔滕纳姆,她母亲也这么说——说她记得很清楚,他走的那天上午他们谈过这件事。当然,当时我没太当回事。莉莉——我的女朋友——说希望他不要被那个去唐卡斯特的AB C杀死,后来她又说,上次发生谋杀案的时候,他也在彻斯顿,不过,这只是个巧合。我大笑着问她,上上次他是不是也在贝克斯希尔,她说,她不知道他那时候在哪儿,不过,她知道他去了海边。然后,我对她说,如果他就是那个AB C,这就太奇怪了。她说,可怜的卡斯特先生连一只苍蝇都不会伤害——这就是当时的全部情况。后来,我们就没再想这件事。不过,说实在的,我心里琢磨这事来着。我开始怀疑这个叫卡斯特的家伙,我觉得,虽然他表面看起来不会害人,但还是有点儿不太正常。”

汤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说下去。克罗姆全神贯注地听着。

“唐卡斯特谋杀案发生后,长官,所有的报纸都希望大家提供关于A.B.凯斯或凯什的行踪,报纸上对凶手的描述也和他的样子吻合。放假的第一个晚上我就去了莉莉家,问她卡斯特先生的名字首字母缩写是什么。一开始她没想起来,但她母亲想起来了。她说肯定是A.B.,没错。然后我们就开始认真对待这件事了,我们想弄清楚第一次在安德沃尔发生谋杀案的时候,他有没有出门。哎呀,长官,你也知道,想记起三个月前发生的事有多么不容易。我们在这上面费了不少工夫,但最终还是有了答案,因为六月二十一号那天马伯里太太有个兄弟从加拿大来看她。来得很突然,她想给他找张床,莉莉建议说,既然卡斯特先生出门了,伯特·史密斯可以睡他的床。但马伯里太太不同意,她觉得这么做对她的房客不好,她总是希望自己办事公道。我们确定就是那个日子,没错,因为伯特·史密斯的船就是那天在南汉普敦靠岸的。”

克罗姆警督听得非常认真,还不时做着笔记。

“说完了?”他问。

“说完了,长官。希望你不会认为我说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事。”

汤姆的脸有点儿红。

“我根本没这么想。你来这里是对的。当然,这个证据并不充分——那几个日期可能纯粹是巧合,名字也只是相仿而已。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找卡斯特先生谈一谈。他现在在家吗?”

“是的,先生。”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是发生唐卡斯特谋杀案的那个晚上,先生。”

“回来这些天他都在做什么?”

“大部分时间待在房间里,先生。他看起来很古怪,马伯里太太说。他买了很多报纸——很早就出门去买晨报,天黑之后又去买晚报。马伯里太太还说他经常自言自语。她觉得他越来越奇怪了。”

“这个马伯里太太的地址是什么?”

汤姆把地址给了他。

“谢谢你。我大概今天就会过去。不需要我提醒你吧,碰到这个卡斯特先生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态度。”

他站起来和汤姆握了握手。

“你来找我们,做得很对,这个结果你应该满意了。早安,哈廷格先生。”

“怎么样,长官?”几分钟后,雅格布斯又走进来问道,“你觉得他说的有用吗?”

“有希望。”克罗姆警督说,“如果这个小伙子说的情况属实。长筒袜生产厂家那边还没有消息。现在到了我们掌控事件的时候了。对了,把彻斯顿案子的卷宗给我。”

他找了几分钟。

“啊,在这儿。和托基警方做的笔录放在一起了。有个叫希尔的年轻人。他作证说,看完电影《不识燕雀》离开托基的雅典娜剧院时,他注意到一个男人的行为很古怪。那个人自言自语。希尔听到他说‘这个主意不错。’《不识燕雀》——唐卡斯特的皇家影院放的是这个片子吗?”

“是,长官。”

“这里面也许有情况。当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凶手可能就在那时候想到了下一次的作案手法。我们知道希尔的名字和地址。他对那个人的描述虽然很模糊,但是与玛丽·斯特劳德和汤姆·哈廷格的描述非常吻合……”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们要兴奋起来了。”克罗姆警督说——这个说法相当不准确,因为他总是有点儿冷冰冰的。

“有什么指示吗,长官?”

“安排两个人去监视卡姆登镇的那个地方,但不要打草惊蛇。我必须找助理警察局局长谈一谈。而且,我想,最好还是把卡斯特带到这里来,问他愿不愿意做个笔录。他快要不知所措了。”

汤姆·哈廷格来到河堤上,莉莉·马伯里正在那里等他。

“还好吧,汤姆?”

汤姆点点头。

“我见到克罗姆警督本人了。负责这个案子的人。”

“他长什么模样?”

“有点儿不起眼,还挺装腔作势的——和我想象的侦探不一样。”

“他是特伦查德爵士那个类型的。”莉莉满怀敬意地说,“他们当中的一些人非常了不起。那他说了什么?”

汤姆简单地把他们的谈话内容复述了一遍。

“这么说,他们真的认为是卡斯特干的?”

“他们认为有这个可能。不管怎么说,他们会过去问他几个问题。”

“可怜的卡斯特先生。”

“说可怜的卡斯特先生也没用,亲爱的。如果他真的是AB C,他已经制造了四起恐怖的谋杀案了。”

莉莉叹了口气,摇摇头。

“真可怕。”莉莉说。

“好了,我们去吃点儿东西吧。你想想,如果我们没弄错的话,我的名字会出现在报纸上!”

“哦,汤姆,会吗?”

“当然,还有你的名字,你母亲的名字。我敢说,报纸上还会登出你的照片。”

“哦,汤姆。”莉莉心内一阵狂喜,抱紧汤姆的胳膊。

“对了,我们去角落屋吃午饭怎么样?”

莉莉把他的胳膊抱得更紧了。

“那就快走吧!”

“好的——你稍等我一会儿。我得去车站打个电话。”

“给谁打电话?”

“我要见的一个女孩。”

她脚步轻快地穿过马路,三分钟后,她又回到他身边,看起来心情很愉快。

“现在可以走了,汤姆。”

她挎起他的胳膊。

“再跟我说说苏格兰场的事。你没在那儿见到另一个人?”

“什么另一个人?”

“那个比利时绅士。ABC总给他写信的那个。”

“没见到,他不在。”

“把整个经过讲给我听听。你进去以后发生了什么事?你跟谁说过话,你都说了些什么?”

2

卡斯特先生把电话听筒轻轻放回原位。

他回到房门口,马伯里太太正站在那里,显然,她很好奇。

“很少有人打电话找你吧,卡斯特先生?”

“是——呃——是的,马伯里太太。不常有。”

“不会是什么坏消息吧?”

“不是,不是。”这个女人真是纠缠不休。这时,他的目光落在手里的那张报纸的标题上。

出生——结婚——死亡……

“我妹妹刚生了个儿子。”他不假思索地说。

他——根本没有妹妹!

“哦,天哪!这是好事啊。”——这么多年从来没听他提起过他有妹妹,这是她心里的想法,男人就是这样——“我告诉你啊,那位女士说要和卡斯特先生讲话时,我很纳闷。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莉莉呢——她的声音和莉莉的有点儿像——只是更傲慢一些,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好了,卡斯特先生,祝贺你。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还是你有其他的小外甥或外甥女?”

“就这一个,”卡斯特先生说,“我只有这一个外甥,或者说,可能只有这一个,哦——我想,我得马上走了。他们——他们希望我过去,我——我想,如果抓紧时间,还能赶上火车。”

“你会去很长时间吗,卡斯特先生?”他往楼上跑时,马伯里太太在他身后喊道。

“哦,不会,也就两三天吧。”

他消失在自己的卧室里。马伯里太太退回到厨房,充满柔情地想着“那个可爱的小男孩”。

突然,她感到一阵内疚。

昨天晚上汤姆和莉莉一直在核对日期!试图弄清楚卡斯特先生是否就是那个恶人,ABC。仅仅是因为他名字的缩写和几个巧合。

“他们应该没当真。”她宽慰自己,“我希望他们现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惭愧。”

她自己也解释不清到底是为什么,总之,卡斯特先生这番妹妹生了个儿子的话完全打消了马伯里太太的疑虑,她不再怀疑这个房客的诚信。

“希望她没太受罪,可怜的女人。”马伯里太太心里想,在熨烫莉莉的丝绸衬裙前,她先把熨斗放在脸上试了一下温度。

她的思绪舒舒服服地跑到了产科的老调子上。

卡斯特先生轻轻地下了楼,手里拎着包。他的目光在电话机上停留了一会儿。

刚才那段简短的谈话在他脑子里回响。

“是你吗,卡斯特先生?你可能想知道,苏格兰场的一位警督可能会去找你……”

他说了什么?他记不起来了。

“谢谢你——谢谢你,亲爱的……你真好……”

诸如此类的话。

她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也许她已经猜到了?还是她只想确保他会在家里等着那个警督到访?

可是她怎么知道那个警督会来呢?

还有她的声音——为了不让她母亲听出来,她还故意伪装了声音。

看来——看来——她知道了……

但如果她真的知道,她不会……

不过,也有可能。女人真是太奇怪了。意想不到的残忍,又意想不到的仁慈。他见过莉莉把一只老鼠从鼠夹中放跑。

她是个善良的姑娘……

一个善良、漂亮的姑娘……

他在大厅挂雨伞和外套的衣帽架前站住。

他应该……

厨房里的响动让他做了个决定……

不,没有时间了……

马伯里太太可能要出来……

他打开前门,走到门外,又关上了门。

去哪儿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