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四章 第三封信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三封信来时的情形我记得很清楚。

可以这么说,我们采取了所有的防范措施,ABC重新投入战斗时,应该不会有不必要的耽搁。苏格兰场派来一个年轻的警员,如果我和波洛不在家,他的职责就是拆开所有的信件,以便及时与总部联系。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的心情越来越紧张。随着克罗姆警督寄予希望的线索一个接一个消失,他原本就冷漠高傲的态度变得愈发冷漠高傲。虽然有人说见过贝蒂·巴纳德和其他男人出去,但结果证明他们对那些人含糊的描述毫无用处。所有被人注意到在贝克斯希尔和库登附近出现的汽车,要么车主给出了合理的解释,要么再也找不到踪影。调查购买AB C列车时刻表的情况给很多无辜的人造成了不便和麻烦。

至于我们自己,每当门口响起邮递员熟悉的敲门声,我们的心脏就会因为担心而跳得更快。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相信波洛也有同感。

我知道,这个案子让他很不悦。他拒绝离开伦敦,宁可留在这里,以防万一。在炎热的三伏天,连他的胡子都因为主人的忽视打蔫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ABC的第三封信寄到的那天是星期五。大概是晚上十点钟送来的。

听到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和轻快的敲门声,我起身走向邮箱。我记得一共送来了四五封信。我看到的最后一封信的地址是打出来的。

“波洛。”我大叫道……叫喊的声音传向远方。

“信到了?打开,黑斯廷斯。快点儿。我们要分秒必争。我们必须制订计划。”

我撕开了信封——波洛头一次没责备我这么不讲究——抽出那张打印的纸条。

“读一下。”波洛说。

我大声朗读起来:

可怜的波洛先生:

你并不像你以为的那么擅长破这些小案子,是不是?你的全盛时期已经过去了,是吗?让我们看看你这次能否表现得好一些。这次的案子很简单。三十号,在彻斯顿(Churston)。你一定要努力做点儿什么!你知道,总是照我的意思来,这有点儿枯燥。

祝你狩猎愉快!

你永远的朋友

ABC

“彻斯顿,”说着,我立即去拿ABC,“让我们看看它在哪儿。”

“黑斯廷斯,”波洛突然喊了一声,打断了我,“这封信是什么时候写的?上面有日期吗?”

我看了一眼手里的信。

“二十七号。”我告诉他。

“我没听错吧,黑斯廷斯?他给出的作案日期是三十号?”

“没错,我看看,是的……”

“上帝啊,黑斯廷斯,你还没明白吗?今天就是三十号。”

他指着墙上的挂历。我抓起报纸确认了日期。

“为什么——怎么会——”我结结巴巴地说。

波洛从地上捡起那个撕开的信封,我隐约记得信封上的地址有点儿不对劲,但由于太着急看信,就没怎么注意。

现在波洛住在白港公寓,而信封上的地址写的却是:白马公寓,赫尔克里·波洛先生收。信封的一角写了一行潦草的字:ECI区白马公寓查无此人,白马苑亦查无此人——试投白港公寓。

“我的天哪!”波洛小声说,“难道连运气都在帮这个疯子吗?快——快,我们必须马上联系苏格兰场。”

一两分钟后,我们和克罗姆在电话里交谈起来。这位极有自制力的警督头一次没回答:“哦,是吗?”相反,他嘟囔了一句脏话。他听我们说完,挂断电话,以最快的速度给彻斯顿打了长途电话。

“太迟了。”波洛小声说。

“不要说得这么肯定。”我争辩道,尽管我自己也没抱太大希望。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

“十点二十?还剩下一个小时四十分钟。AB C可能这么长时间迟迟不下手吗?”

我翻开先前从书架上取下的那本列车时刻表。

“彻斯顿,德文郡,”我读道,“距帕丁顿二百零四点七五英里,人口六百五十六。看来是个小地方。肯定有人会注意到他。”

“即便如此,又有一条生命被夺走了。”波洛小声说,“一共有几趟火车?我想坐火车比坐汽车快。”

“有一趟半夜的车——卧铺,经由牛顿阿博特,早晨六点零八分到那儿,然后七点一刻到彻斯顿。”

“是从帕丁顿出发的吗?”

“帕丁顿,对。”

“我们就坐这趟车,黑斯廷斯。”

“出发前我们几乎得不到任何消息。”

“今天晚上还是明天早晨得到坏消息,又有什么区别呢?”

“有道理。”

趁波洛又去给苏格兰场打电话的工夫,我把几样东西塞进箱子里。

几分钟后,他走进卧室,问我:

“你在干什么?”

“我在帮你收拾行李。我想这样可以节省点儿时间。”

“你的情绪太激动了,黑斯廷斯。这样会影响你的双手和智慧。外套能这么叠吗?你看你把我的睡衣弄的。如果洗发水的瓶子漏了,我的睡衣怎么办?”

“天哪,波洛。”我叫道,“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衣服弄得怎么样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知道轻重缓急,黑斯廷斯。我们不可能在火车开动前就走,而且毁了一个人的衣服对阻止一桩谋杀案毫无帮助。”

他一把夺过我手里的箱子,亲自整理衣物。

他解释说,我们要把信和信封带到帕丁顿去,苏格兰场会派人在那里和我们会面。

到站台时,我们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克罗姆警督。

他对波洛询问的表情作出回应。

“还没有消息。只要是有空的人都在找。我们尽可能打电话提醒了名字以C开头的人。只能碰碰运气了。信在哪儿?”

波洛把信交给他。

他仔细读了一遍那封信,低声骂了一句。

“运气真是见了鬼的好!连好运都为这个家伙助战。”

“你不认为他是故意这么做的吗?”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克罗姆摇摇头。

“不。他有自己的规则——疯狂的规则,而且他信守这些规则。公正的警告。他很重视这一点。这也是他爱夸耀自己的地方。现在我怀疑——我几乎敢打赌,这个家伙喝白马威士忌。”

“啊,太有创意了!”波洛不由自主地赞叹起来,“他在打地址的时候,面前正好放着一瓶酒。”

“就是这样。”克罗姆说,“我们都干过这种事,无意识地抄写下眼皮底下的词语。他先写了一个‘白’字,接着写了‘马’字,其实应该写‘港’字……”

我们发现警督也坐火车与我们同行。

“即使运气好到不可思议,什么事都没发生,但作案地点肯定是彻斯顿。凶手就在那里,也许已经在那儿待了一天了。我的一个同事一直守在电话机旁,万一有什么事,他会立刻通知我。”

火车启动时,我们看见有个人沿站台跑过来。那个人一边伸手去够警督的窗户,一边朝车上喊着什么。

火车驶出车站后,我和波洛迅速穿过走道,轻敲警督所在的那个卧铺车厢的门。

“有消息吗?”波洛问道。

克罗姆平静地回答:

“和想象中的一样糟。有人发现卡迈克尔·克拉克(Clarke)爵士被人猛击头部而死。”

虽然卡迈克尔·克拉克爵士并不为普通民众所熟知,但他还是有一定的知名度。他曾经是闻名遐迩的喉科专家。退休后的生活相当富足,于是沉醉于一生最大的爱好之一——收藏中国陶瓷——之中。几年后,他又从一个伯父那里继承了一大笔遗产,于是全情投入,并成为最著名的中国艺术品收藏家之一。他已婚,但没有孩子,住在德文郡海边一幢自己建的房子里,他很少来伦敦,除非有重要的拍卖。不用多想就能知道,在年轻貌美的贝蒂·巴纳德死后,他的死为报界提供了几年来的最佳热点话题。现在是八月份,报纸正缺少话题,这个事实让事态变得更加糟糕。

“好吧。”波洛说,“宣传也许能做到私下里努力做不到的事。现在整个国家都会追查ABC了。”

“遗憾的是,”我说,“这正是他想要的。”

“确实如此。但也可能会给他埋下祸根。成功冲昏了他的头脑,他会变得粗心大意……我希望他陶醉在自己的聪明里。”

“这一切简直太奇怪了,波洛。”我惊呼道,突然,我脑子里闪出一个想法,“你知道这是你我第一次合作侦查这类案件吗?可以这么说,我们接触过的所有谋杀案都是私人的谋杀案。”

“你说得很对,我的朋友。到现在为止,我们遇到的情况都需要从内部开始侦破。关键是受害者的过去。有重要的几点:从死亡中获利的人是谁?他身边的人有什么作案机会?之前一直都是‘私人犯罪’。这是我们第一次碰到冷血的、非私人的谋杀案。来自外部的谋杀。”

我打了一个寒战。

“太可怕了……”

“是的。读第一封信的时候我就感觉有哪个地方不对劲儿……怪异……”

他不耐烦地做了一个手势。

“不能这么紧张……这个案子并不比普通的案子更糟……”

“这……这……”

“也许杀死一个或几个陌生人比杀死亲近的人——那些相信和信任你的人——更糟糕?”

“更糟糕,因为这很疯狂……”

“不,黑斯廷斯。并不是更糟糕,而是更困难。”

“不,不,我不同意你的观点,这会可怕无数倍。”

赫尔克里·波洛若有所思地说:

“正因为疯狂,所以更容易侦破。一个精明且神志正常的人犯下的案子要复杂得多。这个案子,如果我能忽然想到一个主意……这个字母顺序案,找到其中的破绽。如果我能想到那一点,那么一切就变得清晰简单了……”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能让这些罪行再继续下去了。我必须尽快,尽快知道真相……走吧,黑斯廷斯,睡会儿觉吧。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