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赫尔克里•波洛静坐思考 第六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次会见上校

显然,再次被叫进餐车问话令阿巴思诺特上校十分恼怒。他面色冷峻地坐了下来,说道:

“怎么了?”

“很抱歉还要麻烦您一次,”波洛说,“但是我想您还能给我们提供一些信息。”

“真的吗?我不这么认为。”

“首先,您见过这根烟斗通条吗?”

“见过。”

“是您的吗?”

“不知道。你知道,我又没在上面做私人标记。”

“您知道吗,阿巴思诺特上校,在斯坦布尔-加来车厢的旅客中,您是唯一抽烟斗的人。”

“这么说,可能是我的。”

“您知道是在哪里发现它的吗?”

“不知道。”

“在被害人的尸体旁边发现的。”

阿巴思诺特上校扬了扬眉毛。

“您能否告诉我们,阿巴思诺特上校,东西怎么会在那里出现?”

“如果你是问是不是我扔在那里的,那么,不是我。”

“您有没有进过雷切特的房间?”

“我甚至都没跟这人说过话。”

“您从未跟他说过话,也没有谋杀他?”

上校又讥讽地扬了扬眉毛。

“如果是我杀了他,我不可能对你说真话。事实上,我确实没有谋杀这家伙。”

“啊,好吧,”波洛咕哝着,“这不重要。”

“你说什么?”

“我说这不重要。”

“哦!”阿巴思诺特一脸惊讶,不安地盯着波洛。

“因为,你瞧,”这小个子男人继续说道,“烟斗通条,无关紧要。我自己还能想出十一种完美的理由来解释它的出现。”

阿巴思诺特瞪着他。

“我想见您,其实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波洛接着说,“也许,德贝纳姆小姐已经告诉您了,我在科尼亚车站上无意中听到了她对你说的几句话?”

阿巴思诺特没有回答。

“她说:‘不是现在。等一切都结束了,等事情过去了。’您知道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很抱歉,波洛先生,但是我必须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

上校生硬地说:“我建议你还是问德贝纳姆小姐本人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吧。”

“我问过了。”

“结果呢,她拒绝告诉你?”

“是的。”

“那么我想这再明显不过了——即便对你——我会守口如瓶的。”

“你不会泄露那个女孩的秘密?”

“可以这么理解,如果你愿意。”

“德贝纳姆小姐告诉我,这些话说的是她的私事。”

“那你为什么不接受这个解释呢?”

“因为,阿巴思诺特上校,德贝纳姆小姐在这起案件中可以说是非常可疑。”

“胡说!”上校激动地说。

“这并非胡说。”

“你没有任何理由怀疑她。”

“在小黛西•阿姆斯特朗被绑架的那段时间,德贝纳姆小姐是他们家的家庭教师,难道这个理由也不算吗?”

死一般的沉默。

波洛温和地点点头。

“您瞧,”他说,“我们知道的比您想的更多。如果德贝纳姆小姐是清白的,她为什么要隐瞒这个事实?她为什么告诉我她从未去过美国?”

上校清了清嗓子。“也许你弄错了?”

“我没弄错。德贝纳姆小姐为什么要对我撒谎?”

阿巴思诺特上校耸耸肩。

“你最好去问她。我还是认为你弄错了。”

波洛抬高了声音叫人。一个服务员从餐车另一端走进来。

“问问十一号房间的英国小姐,可否愿意来一下。”

“好的,先生。”

服务员走了。四个人沉默地坐着。阿巴思诺特上校的脸像是木刻的一般,僵硬且没有表情。

服务员回来了。

“那位小姐就来了,先生。”

“谢谢你。”

一两分钟后,玛丽•德贝纳姆走进餐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