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40 第二十二条军规 · 1

[美]约瑟夫·海勒2020年03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然,这里有个圈套。

“第二十二条军规?”约塞连问。

“当然。”科恩中校漫不经心地拂拂手,又略带傲慢地点点头,把那支由身材魁伟的宪兵组成的强大护卫队赶了出去,然后愉快地回答道——他最玩世不恭的时候,和往常一样,人往往也最轻松。“毕竟,我们实在不能因为你拒绝飞更多的任务就把你送回国去,而让其余的人留在这里,对吧?那样对他们很难说是公平的。”

“说得太对了!”卡思卡特上校冲口而出。他笨拙而沉重地来来回回踱着步,像一头喘息的公牛,生气地绷着脸直喷粗气。“我真想把他的手脚捆起来,每次飞任务时都把他扔进机舱去。这就是我想做的。”

科恩中校示意卡思卡特上校保持沉默,然后对约塞连笑了笑。“你知道,你真的弄得卡思卡特上校十分为难,”他以轻率的好心情评论道,好像这件事根本没惹他生气似的,“士兵们都不乐意,士气开始低落了。这都是你的过错。”

“这是你们的过错,”约塞连争辩道,“你们一再增加飞行次数。”

“不,你拒绝飞这些任务,就是你的过错。”科恩中校反驳道,“他们原本是完全愿意执行飞行任务的,我们要求飞多少就飞多少,只要他们认为别无选择就行。现在你却给了他们希望,他们就不快乐了,所以你要负全部责任。”

“难道他不知道正在打仗吗?”卡思卡特上校一边沉重地来回走动,一边脾气暴躁地质问,他看都不看约塞连一眼。

“我很肯定他知道,”科恩中校回答说,“这也许就是他拒绝飞那些任务的原因。”

“难道这对他有什么不同吗?”

“知道现在正在打仗,会动摇你拒绝参战的决定吗?”科恩中校模仿卡思卡特上校的口吻,讥刺而严肃地问道。

“不,长官。”约塞连回答道,几乎是在回报科恩中校的笑了。

“我也担心这个,”科恩中校不失时机地叹了口气,评论到,一边十指交叉,舒适地贴着他那平滑光秃、宽广闪亮的褐色头顶,“你知道,公平地讲,我们真的待你不薄,对吧?我们供给你饮食,并且按时发饷。我们给了你一枚勋章,甚至提拔你当了上尉。”

“我根本不该提拔他当上尉,”卡思卡特上校气愤地喊道,“他把弗拉拉的轰炸任务搞得一团糟,竟然飞了两圈,事后我真该送他上军事法庭。”

“我告诉你不要提拔他,”科恩中校说,“可你不肯听我的。”

“不,你没有。是你叫我提拔他的,不是吗?”

“我告诉你不要提拔他,可你就是不听。”

“我真该听你的。”

“你从来不听我的,”科恩中校意味深长地坚持道,“那就是我们陷入这种困境的原因。”

“唉,行了。别唠叨了,好吗?”卡思卡特上校把拳头深插进衣袋里,懒洋洋地转过身去,“挑剔我干什么,你干吗不想想我们该怎么处理他?”

“恐怕我们要送他回国了,”科恩中校胜利地咯咯一笑,又从卡思卡特上校那边转过身来,面对约塞连,“约塞连,对你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将送你回国。你知道,你实在不配获得这个待遇,而这正是我不介意这么做的原因之一。既然眼下我们也没别的路子可以对你冒险一试,我们就决定送你回美国去吧。我们已经盘算好了这笔交易——”

“什么样的交易?”约塞连挑衅而猜疑地问道。

科恩中校仰面笑起来。“噢,一笔卑鄙透顶的交易,这一点毫无疑问。绝对恶心。不过你会很快接受下来。”

“别那么肯定。”

“我没有丝毫怀疑,即使这交易糟糕透顶,你也会接受的。哦,对了,你没有对任何人说你已经拒绝飞更多任务了,是吗?”

“没有,长官。”约塞连毫不迟疑地回答。

科恩中校赞许地点点头。“很好。我喜欢你说谎的方式。你只要有点体面的野心,都会在这个世界上飞黄腾达。”

“难道他不知道眼下正在打仗?”卡思卡特上校突然大叫道,满脸狐疑地对着烟嘴吹了一口气。

“我十分肯定他知道,”科恩中校刻薄地回答道,“因为刚刚不久,你向他提出过同一个问题。”科恩中校厌倦地皱起眉头帮约塞连讲话,他的眼睛黑黝黝地闪烁着狡黠和大胆的轻蔑。他双手抓住卡思卡特上校的桌子边缘,抬起松弛的臀部从桌角使劲往里坐,让两条短短的小腿都能自由晃动。他用鞋轻轻踢着那黄色的橡木,他的土褐色袜子因为没系吊袜带,袜筒一圈圈松垂下来,落到出奇的细小苍白的脚踝下面。“你知道,约塞连,”他和蔼地沉思片刻,一副随意思考的样子,似乎既有嘲弄意味又很真诚,“我真有点佩服你。你是个道德高尚的明白人,采取了一种极有勇气的立场。而我是个毫无道德品质的明白人,因此由我来欣赏它,是最理想不过的了。”

🦁 梦 + 阮 + 读 + 說 + w w w ~ m e n g R u a n ~ co m-

“总有非常关键的时候。”在办公室远处一个角落,卡思卡特上校暴躁易怒地断言道,根本没理会科恩中校。

“的确是非常关键的时候,”科恩中校平静地点头同意,“我们刚刚换了上头的指挥官。要是出了状况,让我们在沙伊斯科普夫将军或者佩克姆将军面前出丑,我们可承担不起。你就是这个意思吧,上校?”

“难道他没有一点爱国精神?”

“你不愿为你的国家而战吗?”科恩中校质问道,并模仿着卡思卡特上校自以为是的刺耳腔调,“你不愿为卡思卡特上校和我献出你的生命吗?”

听到科恩中校最后这句话,约塞连警觉而又惊讶,一下子紧张起来。“你说什么?”他大叫道,“你和卡思卡特上校跟我的国家有什么关系?你们不是一回事。”

“你怎么能把我们分开呢?”科恩中校不动声色地讥讽道。

“对啊,”卡思卡特上校使劲叫喊道,“你要么为我们而战,要么对抗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恐怕他把你难住了。”科恩中校又说,“你要么为我们而战,要么对抗你的国家。就这么简单。”

“噢,不,中校,我不接受这个说法。”

科恩中校依旧镇定。“说实话,我也一样,可是别人全都接受。话我就说到这里。”

“你真给这身军装丢脸!”卡思卡特上校怒不可遏地断言道,同时猛地转身,第二次面对约塞连,“我倒很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当上上尉的。”

“你提拔他的,”科恩中校强忍住窃笑,轻声提醒道,“你不记得了?”

“嗯,我真不该提拔他。”

“我告诉你别这么做,”科恩中校说,“可你就是不肯听。”

“行了,你就别唠叨了,行吗?”卡思卡特上校叫喊道。他皱起眉头,怀疑地眯起眼睛怒视着科恩中校,握紧拳头抵在髋部。“我说,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你这一边,上校。我还能站在哪一边?”

“那就别挑剔了,行吗?少跟我啰唆,行不行?”

“我站在你这一边,上校。我只是满怀爱国热情。”

“好吧,那就保证不要忘了。”卡思卡特上校还不完全放心,他停了一下才勉强转过身去,又开始踱起步来,双手揉弄着细长的烟嘴。他用大拇指朝约塞连猛地一指。“让我们跟他了结吧。我知道该怎么处置他。我想把他拉出去枪毙。我就想这么处置他。德里德尔将军也想这么处置他。”

“可是德里德尔将军已经离开我们了,”科恩中校说,“所以我们不能把他拉出去枪毙。”这时他与卡思卡特上校之间的紧张时刻已经过去,于是又变得轻松愉快起来,继续轻轻地踢着卡思卡特上校的桌子。他转身面向约塞连。“所以我们改为送你回国。这件事有些费脑筋,但我们最终还是想出了这个讨厌的小小计划,既送你回国,又不会在你撇下的朋友中间引起太多怨言。难道你不喜欢吗?”

“什么样的计划?不知道我会不会喜欢它。”

“我知道你不会喜欢它。”科恩中校笑道,又满足地十指交扣贴着头顶,“你会憎恶这个计划的。它确实讨厌,而且一定会使你良心不安,但是你很快就会赞同它。你会赞同它,不但因为它将在两周之内送你安全回国,还因为你别无选择。你要么接受,要么上军事法庭。要不要随你的便。”

约塞连鼻子一哼。“别唬人了,中校。你们不能用临阵脱逃的罪名送我上军事法庭。你们的面子会弄得很不好看,况且你们大概也没法定我的罪。”

“但是我们现在可以用擅离职守的罪名送你上军事法庭,因为你没有通行证就跑到罗马去了。我们可以坐实这一罪名。你只要稍微想一想,就会明白,你并没有留给我们别的选择。我们不能由着你公开违抗命令到处乱跑而不加以惩罚,这样一来,其他人也都不会再执行飞行任务了。不会了,你相信我的话。如果你拒绝我们的交易,我们就要送你上军事法庭,哪怕这会引起很多问题,成为卡思卡特上校的极大耻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