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35 勇士米洛 · 2

[美]约瑟夫·海勒2020年03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等我拿支铅笔。下一项是什么?”

“雪松木。”

“雪松木?”

“来自黎巴嫩。”

“黎巴嫩?”

“我们从黎巴嫩买了雪松木,预定运到奥斯陆的锯木厂,加工成木瓦后卖给鳕鱼角的建筑商。货到付款。然后是豌豆。”

“豌豆?”

“还在公海呢。我们有好几船豌豆正在亚特兰大去往荷兰的公海上,准备抵付郁金香的货款;那些郁金香已运往日内瓦,抵付必须以M.I.F.方式运往维也纳的乳酪的货款。”

“M.I.F.?”

“就是货款预付。哈布斯堡王室不稳固。”

“米洛。”

“别忘了弗林特仓库里的电镀锌。弗林特的四卡车电镀锌必须在18日中午前空运到大马士革的冶炼厂,付款条件是加尔各答的离岸价格,月底后十天付现,折扣百分之二。一架满载大麻纤维的梅塞施米特战斗机预定飞到贝尔格莱德,交换装了一架半C-47运输机的去核红枣,我们在喀土穆就是用这些枣子缠住他们的。我们正要把那些葡萄牙凤尾鱼倒卖回里斯本,用这些钱支付从马马罗奈克回到我们手上的埃及棉花的货款,并尽量从西班牙多收购些橘子。买naranjas永远付现金。”

“naranjas?”

“他们在西班牙就是这样叫橘子的,都是西班牙橘子。还有——噢,对了,别忘了皮尔丹人。”

“皮尔丹人?”

“是的,皮尔丹人。史密森尼学会目前还出不起我们开出的价格再买一个皮尔丹人,但是他们在期待一位富有的他们爱戴的捐赠者去世,然后——”

“米洛。”

“香芹我们能运多少过去,法国人就要多少;我想我们不妨多运些,因为我们需要那些法郎去兑换里拉和芬尼,等红枣倒卖回来时好买入。我还订购了一大批秘鲁轻木,准备按比例分配给辛迪加下属的每一个食堂。”

“轻木?食堂要这些轻木干什么?”

“上好的轻木眼下可不容易搞到,上校。我认为放过这次购买机会实在是不明智。”

“是的,我也觉得不明智,”卡思卡特上校含糊地猜度道,神情像是在晕船,“我想价钱还合适吧。”

“价钱,”米洛说,“真是无耻之极——贵得不得了!但因为是从我们自己的一个子公司购买的,我们还是乐意付钱。照看一下毛皮。”

“蜂箱[68]?”

[68]英语中毛皮和蜂箱的发音近似。

“毛皮。”

“毛皮?”

“毛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它们必须鞣制。”

梦^阮^读^书 🐪 w w w*m e n g R u a n*c o m *

“鞣制?”

“在纽芬兰鞣制。开春化冻前以N.M.I.F.方式运到赫尔辛基去。开春化冻前运往芬兰的所有货物都是N.M.I.F.的。”

“无须预付货款?”卡思卡特上校猜道。

“很对,上校。你天资不错,长官。然后是软木塞。”

“软木塞?”

“这些必须运往纽约,还有运往图卢兹的鞋子、运往暹罗的火腿,以及威尔士运来的钉子、新奥尔良运来的橘子。”

“米洛。”

“我们在纽卡斯尔还有煤,长官。”

卡思卡特上校猛地举起双手。“米洛,别说了!”他大叫道,还几乎流下了眼泪,“没有用的。你跟我一样——缺少不得!”他把铅笔推到一边,狂乱而激动地站了起来,“米洛,你不能飞那六十四次追加任务了。你连一次都不能飞。你要有什么意外,整个系统就会土崩瓦解。”

米洛平静地点点头,颇有些得意的满足感。“长官,你这是要禁止我再飞任何作战任务了?”

“米洛,我禁止你再飞任何作战任务。”卡思卡特上校用严厉而不可动摇的权威口吻宣布道。

“但是这不公平,长官,”米洛说,“我的作战记录怎么办?其他人可是正在获得各种荣誉、勋章和名声,为什么我该吃这个亏,就因为我做司务长做得这么好吗?”

“是的,米洛,这不公平,可我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也许我们可以找个人替我执行飞行任务。”

“也许我们可以找个人替你执行飞行任务,”卡思卡特上校建议道,“宾夕法尼亚和西弗吉尼亚罢工的煤矿工人怎么样?”

米洛摇摇头。“训练他们要花太长时间。为什么不找中队里的人呢,长官?毕竟,我是在为他们做这一切的,作为回报,他们应当乐意为我做点事情。”

“可为什么不找中队里的人呢,米洛?”卡思卡特上校叫道,“毕竟,你是在为他们做这一切的,作为回报,他们应当乐意为你做点事情。”

“你说公平就公平。”

“你说公平就公平。”

“他们可以轮流做,长官。”

“他们甚至可以轮流替你执行飞行任务,米洛。”

“功劳算谁的?”

“功劳是你的,米洛。如果谁在执行你的飞行任务时得了勋章,勋章归你。”

“如果他被打死了,那么死的是谁?”

“什么?死的是他,当然咯。毕竟,米洛,两不相欠嘛。这就只剩下一件事了。”

“你必须增加任务次数。”

“也许,我必须再次增加任务次数,可我拿不准他们是不是愿意飞。因为我把任务次数跳到七十次,他们到现在都还恼火得很呢。如果我能让哪怕一个常备军官多飞几次,说不定其他人也就跟从了。”

“内特利愿意多飞几次任务,长官。”米洛说,“不久前,我得到绝对秘密的消息,说他什么都愿意干,只要能留在海外跟他爱上的姑娘在一起。”

“内特利愿意多飞!”卡思卡特上校宣称,双手胜利地一拍,“是的,内特利愿意多飞。这一回我真的要跳涨飞行次数了,直接上八十次,一准让德里德尔将军大跌眼镜。这也是让约塞连那个下流鼠辈重回战场的好办法,他也许就送了命呢。”

“约塞连?”一阵深深的忧虑掠过米洛率真朴实的脸,他沉思地抓挠着红褐色小胡子的尖角。

“是的,约塞连。我听说他到处宣扬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说什么战争对他来说已经结束。好吧,也许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但他还没完成你的任务呢,是吧?哈!哈!他很快就要大吃一惊了!”

“长官,约塞连是我的朋友。”米洛反对道,“弄得他重回战场,这个责任我可不愿承担。我非常感激约塞连。有没有什么办法特殊照顾一下呢?”

“噢,不行,米洛。”卡思卡特上校装出一副正义的样子咯咯叫了起来,这个建议使他大为震惊,“我们绝对不能有所偏爱。我们应该永远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我愿意把我所拥有的一切都给约塞连,”米洛坚持替约塞连说情,“但是因为我并不拥有一切,我就没法把一切都给他,对吧?所以他只得跟其他人一道碰碰运气了,对吗?”

“你说公平就公平,米洛。”

“是的,长官,你说公平就公平。”米洛同意道,“约塞连并不比别人特殊,他没有权利指望任何特权,对吧?”

“是的,米洛。你说公平就公平。”

卡思卡特上校当天傍晚就宣布把飞行次数增加到八十次,这下约塞连根本就没有时间逃避战斗,没有时间劝说内特利不要去飞这些任务,甚至没有时间再次去跟多布斯密谋暗杀卡思卡特上校了,因为第二天拂晓警报突然响了起来,空勤人员还没来得及等早饭做好就被赶上卡车,以最快的速度送到简令室,然后又送到机场。在那里,咔哒作响的加油车还在把汽油注入飞机油箱,军械师正在埋头苦干,他们尽快把那些重达千磅的爆破炸弹吊装进飞机弹舱。每个人都在跑,而加油车刚加完油,引擎就发动起来准备起飞了。

情报部门报告说,就在那天早上,德国人将把一艘停泊在斯培西亚干船坞里的意大利报废巡洋舰拖到港湾入口处的水道上,在那里炸沉,使盟军攻占该市后无法使用深水港设施。就这一次,军方情报证明是准确的。他们从西边飞来时,那长长的舰船正在穿越港口的途中,于是他们把它炸成了碎片,而每架飞机都直接命中目标,令他们全都充满了强烈的集体自豪感,得意极了。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密集的高射炮火网之中,下面那巨大的马蹄形多山的陆地,每一个隐蔽处都有炮火射向空中。就连哈弗迈耶都使出了他所掌握的最狂野的规避动作来,因为他看见要逃出火网必须飞过那么长一段距离,而多布斯在他的编队中驾驶飞机,该往左急转时却往右转了,飞机一滑撞上了旁边的飞机,把那架飞机的尾翼切掉了。他的一侧机翼也从根部折断,于是他的飞机像块石头似的坠落下去,转眼间就不见了。没有火,没有烟,甚至没有最轻微的失控之声。剩下的一侧机翼沉重地旋转着,像台吃力的水泥搅拌器。飞机正头朝下笔直地栽下去,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猛地撞到水里,水花四溅,就像深蓝的海上绽开一朵白色的睡莲,而后海水聚拢,随着飞机下沉,冒出一股股果绿色的气泡。几秒钟之间,一切都结束了。没有出现降落伞。而内特利,在另一架飞机里,也送了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