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35 勇士米洛 · 1

[美]约瑟夫·海勒2020年03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约塞连平生第一次求人了。他跪在地上,恳求内特利不要主动要求执行七十次以上的战斗飞行任务,此前一级准尉怀特·哈尔福特真的在医院里死于肺炎,而内特利已经申请接替他的职务了。但是内特利就是不听。

“我一定得多飞几次,”内特利诡诈地笑着,毫无说服力地坚持道,“不然他们就要送我回国了。”

“那又怎样?”

“如果不能带她一起回去,那我就不想回国。”

“她对你这么重要?”

内特利沮丧地点点头。“我怕永远见不到她了。”

“那你就停飞。”约塞连怂恿道,“你已经完成了飞行任务,再说你又不需要飞行津贴。如果你能忍受为布莱克上尉干活,那干吗不申请一级准尉怀特·哈尔福特的职务?”

内特利摇了摇头,脸色因为腼腆和悔恨而变得阴郁起来。“他们不肯给我。我找科恩中校谈过,他对我说,我必须多飞几次,不然就会被遣送回国。”

约塞连粗野地咒骂道:“那简直卑鄙极了。”

“我想,我不在乎。我已经飞了七十次,没受过伤。我想我可以再飞几次。”

“你什么都不要做,我先找人谈谈。”约塞连拿定主意,便去找米洛帮忙。米洛随即向卡思卡特上校请求帮助,要求给自己分派更多的战斗任务。

米洛一直在为自己赢得许多荣誉。他曾勇敢地冒着危险和非难,以很好的价钱把石油和滚珠轴承卖给德国,目的是赚取丰厚的利润,并帮助维持交战双方力量的平衡。他在炮火下显得镇定自若、毫无畏惧。他满腔热情地投入高于或超越本职工作的事业,随后把食堂的伙食价格提高到所有军官和士兵都必须付给他全部津贴才吃得上饭的地步。他们还有一个选择——当然,另外的选择是有的,因为米洛讨厌胁迫,是自由选择的积极倡导者——就是挨饿。他的提价攻势遭到敌方的抵制时,他不顾安全和名声,坚守阵地寸步不让,并勇敢地援引供求法则自卫。当什么地方有人说不的时候,米洛会勉强退却,但即使撤退,他也要勇敢地捍卫自由人的历史权利,那就是为了购买生存所需的物品,人们只须付出他们应付的钱款。

米洛掠夺他的同胞时曾被逮了个正着,结果呢,他的声望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一个来自明尼苏达的瘦骨嶙峋的少校噘着嘴唇反叛闹分裂,要求退出米洛一直在说的人人有份的辛迪加,拿回他的股份。这时米洛证明是说话算数的,面对挑战,米洛顺手拿起一张纸片,写下“一股”两字,带着一种高洁的轻蔑神情递了过去,从而赢得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的羡慕和赞赏。他的荣耀正处于顶峰。他的作战记录,卡思卡特上校是了解和钦佩的,所以米洛来到大队司令部谦逊恭敬地提出要求分派更多危险任务的荒谬请求时,卡思卡特上校感到十分惊讶。

“你想多飞几次战斗任务吗?”卡思卡特上校喘息道,“到底是为什么?”

米洛谦恭地低着头,郑重地回答道:“我想尽我的职责,长官。国家正在打仗,我想和别人一样,为保卫她而战。”

“可是,米洛,你正在尽你的职责,”卡思卡特上校快活地哈哈大笑道,“我想不出还有谁比你为部队做得更多了。是谁给他们提供巧克力裹棉花团的?”

米洛有些沮丧地慢慢摇了摇头。“可是,在战时仅仅做一名好司务长是远远不够的,卡思卡特上校。”

“当然够了,米洛。不知道你这是中了什么邪。”

🍇 梦`阮`读`书w w w .men g Ruan . c o m .

“当然不够,上校,”米洛语气颇为坚决地表示异议,一边意味深长地抬起奉承的双眼,这刚好吸引住卡思卡特上校的目光,“有人在说闲话了。”

“噢,就为这个?把他们的名字给我,米洛。把他们的名字给我,我来负责这件事,只要大队有危险任务,就派他们去。”

“不,上校,恐怕他们是对的。”米洛说着又低下了头,“我是作为飞行员派遣到海外来的,理应多飞战斗任务,少把时间花在司务长的工作上。”

卡思卡特上校虽然感到意外,却很配合。“好吧,米洛,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么我有把握,你需要什么样的安排,我们都可以作出。你来海外多长时间了?”

“十一个月,长官。”

“你飞过多少次任务?”

“五次。”

“五次?”卡思卡特上校问。

“五次,长官。”

“五次,呃?”卡思卡特上校沉思地搓了搓面颊,“那不算太好,是不是?”

“难道不好?”米洛声音尖锐地问道,又抬眼瞥了一下。

卡思卡特上校畏缩了。“恰恰相反,那非常好,米洛,”他慌忙改口道,“确实很不错。”

“不,上校,”米洛倦怠、愁闷地长叹一声,“那不算太好。不过你这么说真是非常慷慨。”

“但确实很不错,米洛。考虑到你所有别的重大贡献,那确实很不错。五次任务,你是说,就五次?”

“就五次,长官。”

“就五次。”卡思卡特上校弄不清楚米洛到底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是否已经被米洛耍了,一时间显得非常沮丧。“五次就非常好了,米洛,”他热情地评论道,看到了一线希望,“平均下来,每两个月就差不多有一次战斗任务,而且我敢说,你的总次数并没有算上你轰炸我们的那一次。”

“不,长官,算进去了。”

“是吗?”卡思卡特上校略显困惑地问道,“那次任务你其实并没有飞行,对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你和我一起在控制塔上,不是吗?”

“但那是我的任务,”米洛争辩道,“我组织了这次行动,我们用的是我的飞机和给养。我策划并监督了任务的整个过程。”

“噢,当然,米洛,当然,我不是要和你争论,我只是想核对一下数字,好确定你没有把应该算上的任务算漏了。我们跟你签约轰炸奥尔维耶托大桥的那一次,你也包括进去了吗?”

“噢,没有,长官。我认为不应该,因为当时我在奥尔维耶托指挥防空炮火。”

“我看不出这有什么区别,米洛。这仍然是你的任务,而且又是干得极他妈出色的一次,我得说。我们没有炸掉大桥,但我们的炸弹散布面确实非常漂亮。我记得佩克姆将军谈论过这事。不,米洛,我坚持要你把轰炸奥尔维耶托也算作一次任务。”

“如果你坚持,那好吧,长官。”

“我真的坚持,米洛。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下你共有六次任务了,真是太好了,米洛,太好了,真的。六次任务,一两分钟之内百分之二十的增长啊,这确实不错,米洛,确实不错。”

“别的军官好多已经有七十次任务了。”米洛指出。

“但他们从未生产过巧克力裹棉花团,对吧?米洛,你所做的已经超过你的份额了。”

“可是他们正在获取各种荣誉和机会。”米洛坚持道,他急得几乎要哭起来,“长官,我想加入,像别的伙伴一样战斗。这就是我来这儿的原因。我也想获得勋章。”

“是的,米洛,那当然。我们都想把更多时间花在战斗上,可是你我这样的人服役的方式是不同的。看看我自己的记录吧,”卡思卡特上校自嘲地一笑,“我敢说,没有多少人知道,米洛,我本人只飞过四次任务,是不是?”

“没有人知道,长官,”米洛回答道,“大家都知道你只飞过两次任务。其中一次还是阿费送你去那不勒斯买黑市饮水机的时候,意外飞进敌占区的。”

卡思卡特上校窘得面红耳赤,不再争论下去了。“好吧,米洛。对于你的愿望,我是赞赏有加呀。如果这对你真的有那么重要,我会让梅杰少校把下面六十四次任务都派给你,这样你也能有七十次了。”

“谢谢你,上校,谢谢你,长官。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不必说了,米洛。这意味着什么,我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上校,我想你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米洛直截了当地反驳道,“马上就必须有人替我运转辛迪加了。这项工作非常复杂,而且我随时都有可能被击落。”

想到这一点,卡思卡特上校顿时面露喜色,开始贪婪而急不可耐地搓起手来。“你知道,米洛,我想科恩中校和我将愿意从你手里接过辛迪加,”他随随便便建议道,几乎是在舔着嘴唇等待美味佳肴了,“我们做梅子番茄黑市买卖的经验应该是大有帮助的。我们从哪里开始呢?”

米洛定定地望着卡思卡特上校,表情自若而坦率。“谢谢你,长官,你真是太好了。那就从佩克姆将军的无盐饮食和德里德尔将军的脱脂饮食开始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