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33 内特利的妓女 · 2

[美]约瑟夫·海勒2020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现在就冲过去把她夺回来,路!”另一个军官怂恿道,“我们人多,可以包围——”

“噢,不,比尔,”将军叹了口气回答道,“天气好的时候,在平原指挥一场钳形攻势对付全面出动的敌人,你也许是个奇才,但是换个地方你就不一定想得那么清楚了。我们为什么要留住她呢?”

“将军,我们处于非常糟糕的战略劣势,我们全都一丝不挂。对于那个不得不下楼穿过门厅去取衣服的人来说,这将是很不体面、很难堪的。”

“是的,菲尔波,你说得很对,”将军说,“正因为如此,你就是做这事的那个人。去吧。”

“光着身子,长官?”

“如果你愿意,就带上你的枕头吧。你下楼捡我的内衣和裤子时,带点香烟回来,好吗?”

“我可以把所有东西都送上来。”约塞连提议道。

+梦-阮+读-书 👗 w ww· m e n g R u a n· c om ·

“好了,将军,”菲尔波松了一口气,“现在我不用去了。”

“菲尔波,你这个傻瓜。你难道看不出他在说谎吗?”

“你在说谎吗?”

约塞连点点头,菲尔波的希望就此破灭了。约塞连笑了起来,于是帮助内特利搀着他的女人出门进了走廊,上了电梯。她依然头枕着内特利的肩膀熟睡,脸上现出微笑,好像正做着一个美妙的梦。多布斯和邓巴跑到街上去叫出租车。

他们下车的时候,内特利的妓女抬头看了看。他们艰难地爬楼梯去她的公寓,其间她好几次干咽唾沫,可是等到内特利帮她脱掉衣服上床时,她又睡熟了。她一觉睡了十八个小时,而内特利第二天整个上午都在公寓里到处跑,逢人就嘘一声要求安静。等她醒来时,便深深爱上了他。说到底,赢得她的芳心只需做一件事——让她睡一夜好觉。

睁开眼睛看见他的时候,姑娘满足地笑了;随后,她在沙沙作响的被单底下懒洋洋地伸了伸修长的双腿,一副春心荡漾的女人痴痴傻笑的样子。她招手让他上床躺在她身边,内特利高兴得晕乎乎地朝她挪去,这时她的小妹妹忽地冲进房间,一下子扑到床上他们俩中间,又一次坏了他的好事。不过内特利满心喜悦,倒也不以为意。内特利的妓女对她妹妹又是拍打又是咒骂,不过这次是带着笑意和满怀感情的,而内特利则洋洋得意地往后一靠,一手搂着一个,感觉强壮有力,能够保护她们。他认定,他们可以组成一个美满的家庭。小女孩到年龄后要去上大学,去史密斯、拉德克利夫或布林莫尔学院——他来负责此事。几分钟后,内特利跳下床,扯开嗓门叫喊着向他的朋友宣告他的好运气。他一脸喜气地招呼他们到她的房间来,等他们刚到,却又当着他们的面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弄得他们一脸惊愕。他在最后一刻才想起,他的女人什么衣服也没穿。

“快穿上衣服。”他命令她,并暗自庆幸自己的机警。

“为什么[57]?”她好奇地问。

[57]原文为意大利语。

“为什么?”他重复道,并宠爱地一笑,“因为我不想让他们看见你没穿衣服。”

“为什么不想?”她问。

“为什么不想?”他惊讶地看着她,“因为让别的男人看见你的裸体是不对的,这就是为什么。”

“为什么不对?”

“因为这是我说的!”内特利满心恼火地发作了,“听着,不许跟我犟嘴。我是男人,我说什么你都得听。从现在起,我不准你走出这房间,除非你把衣服都穿上。明白了吗?”

内特利的妓女看着他,好像他是个疯子。“你疯了吗?出什么事了[58]?”

[58]原文为意大利语。

“我是说一不二的。”

“你疯了[59]!”她怀疑而愤怒地冲他叫喊,从床上跳了下来,嘴里叽里咕噜地骂骂咧咧。她一把扯过衬裤套上,大步朝门口走去。

[59]原文为意大利语。

内特利昂首挺立,满有男人的威严。“我不准你这个样子离开房间。”他告诉她。

“你疯了!”冲出房门后,她愤怒地还击,一边不相信地摇着头,“白痴!你这个疯狂的白痴[60]!”

[60]原文为意大利语。

“你疯了!”她瘦小的妹妹迈着同样骄傲的步子往外走。

“你给我回来,”内特利命令她,“我也不准你这个样子出去!”

“白痴!”小妹妹从他身旁跳过去之后,回过头来很有尊严地朝他叫喊道,“你这个疯狂的白痴。”

内特利心烦意乱却又毫无办法,好一阵子气得团团打转,随后他飞快地冲进起居室,想阻止他的朋友们看他的女友,而她只穿着一条衬裤正在向他们抱怨呢。

“为什么不能?”邓巴问。

“为什么不能?”内特利叫喊道,“因为她现在是我的女人,她没穿戴整齐,你们看她是不对的。”

“为什么不对?”邓巴问。

“看到了吧?”他的女人耸耸肩,“他是疯了[61]!”

[61]原文为意大利语。

“对,他真是疯了[62]。”她的小妹妹附和道。

[62]原文为意大利语。

“你不想让我们看她,那就叫她别脱掉衣服嘛。”饿鬼乔辩解道,“你到底要我们怎么样?”

“她不肯听我的,”内特利羞怯地承认道,“所以从现在起,她这个样子进来时,你们都必须闭上眼睛,或者看别的地方。好吗?”

“圣母啊!”他的女人恼怒地叫道,跺着脚冲出了房间。

“圣母啊!”她的小妹妹叫道,跺着脚跟了出去。

“他是疯了,”约塞连心平气和地评论道,“我当然得承认这一点。”

“嘿,你是疯了还是怎么了?”饿鬼乔质问内特利,“接下来你要干的恐怕是不许她再拉客了吧。”

“从现在起,”内特利对他的女人说,“我不准你出去拉客。”

“为什么?”她好奇地问。

“为什么?”他吃惊地尖叫起来,“因为这不体面,这就是为什么!”

“为什么不体面?”

“因为这就是不体面!”内特利坚持道,“像你这样一个好好的姑娘跑出去找别的男人睡觉,简直就是不对。我会给你你需要的钱,你就不必再做这种事情了。”

“那我成天干点什么呢?”

“干什么?”内特利说,“你的朋友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我的朋友跑出去找男人睡觉。”

“那就交新朋友!总之,我甚至不许你跟那种姑娘来往!卖淫是不道德的!人人都知道,就连他也知道。”他信心满满地转向那个阅历丰富的老头,“我说得对吗?”

“你错了,”老头回答说,“卖淫给了她接触人的机会,提供了新鲜的空气和有益于健康的运动,并且使她免于烦恼。”

“从现在起,”内特利严厉地向他的女友宣布,“我不准你跟那个邪恶的老头有任何瓜葛。”

“滚你的[63]!”他的女人回答说,厌烦的眼睛对着天花板直翻。“他到底要我怎样?”她恳求道,晃了晃拳头。“走开[64]!”她半是威胁半是请求地对他说,“笨蛋[65]!你觉得我的朋友这么糟糕,那就去跟你的朋友说,不要老是来找我的朋友打炮了!”

[63]原文为意大利南方方言。

[64]原文为意大利语。

[65]原文为意大利语。

“从现在起,”内特利对他的朋友说,“我认为你们这帮家伙不应该再跟她的朋友瞎混,该安顿下来了。”

“圣母啊!”他的朋友们叫道,厌烦的眼睛对着天花板直翻。

内特利绝对是疯了,他要他们全都马上恋爱结婚。邓巴可以娶奥尔的妓女,约塞连可以爱上达克特护士或者他喜欢的其他什么人。战争结束后,他们都可以为内特利的父亲工作,在同一个郊区把孩子养大。内特利非常清楚地看到了这些。爱情已经把他变成了一个浪漫的白痴,于是他们把他赶回卧室,去为布莱克上尉跟他的女人吵架。她同意不再跟布莱克上尉上床,也不再把内特利的钱给他了,但在与那个丑陋、邋遢、放荡、心地肮脏的老头之间的友谊的问题上,她却寸步不让。那老头带着侮辱性的嘲弄神情目睹了内特利鲜花般开放的爱情故事,却不肯承认美国国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审议机构。

“从现在起,”内特利态度坚决地命令他的女人,“我绝对不准你跟那个恶心的老头再讲一句话。”

“又是那个老头吗?”那女人困惑地哀号道,“为什么不准?”

“他不喜欢众议院。”

“我的妈呀[66]!你出了什么毛病?”

[66]原文为意大利语。

“是疯了[67],”她的小妹妹哲学家似的评论道,“他就是出了这种毛病。”

[67]原文为意大利语。

“是,”她的姐姐马上表示同意,并用双手扯着她的棕色长发,“他是疯了。”

但是内特利离开以后,她又很想念他,而且对约塞连大发雷霆,因为他用尽全力一拳打在内特利脸上,打断了他的鼻梁,把他送进了医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