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11 布莱克上尉

[美]约瑟夫·海勒2020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科洛尼下士第一个从大队司令部打来的电话中得知这一消息,他听后非常不安,于是蹑手蹑脚穿过情报室,走到小腿架在办公桌上正昏昏欲睡的布莱克上尉身边,用震惊的语调,低声把这信息传递给他。

布莱克上尉立刻来了精神。“博洛尼亚?”他高兴得大叫,“啊,真没想到。”他纵声大笑,“博洛尼亚,呃?”他又笑起来,又惊又喜地摇摇头,“好家伙!等那些狗杂种发现要飞的是博洛尼亚时,我恨不得马上看看他们那副嘴脸。哈哈!”

这是梅杰少校讨巧胜了他而被任命为中队长之后,布莱克上尉第一次真正开怀大笑。那些轰炸员来领取地图包时,他带着懒洋洋的热情起身,到柜台后面安坐下来,为的是从中获取最大的乐趣。

“没错,你们这些狗杂种,是博洛尼亚。”他不停地向所有怀疑地询问是否真要飞博洛尼亚的轰炸员再三重复,“哈哈!熬着去吧,你们这些狗杂种。这一回你们可是逃不掉了。”

布莱克上尉跟着最后一人走出帐篷,饶有兴致地观察其他所有军官和士兵知悉情况后的反应,他们带着钢盔、降落伞和防弹衣,正往中队驻地中央那四辆打着火等待的卡车周围集合。他是个身材高大、气量狭小、郁郁寡欢的人,走路行事没精打采的,却又暴躁惹不得。他每隔三四天便修刮一次那张皱缩、苍白的脸,而大多数时候他单薄的上唇似乎都留着金红色的小胡子。外面的情景没有令他失望。弥漫的惊恐阴沉了每个人的脸色,于是布莱克上尉美美地打了个哈欠,揉去眼睛里最后一丝倦意。他每告诉一个人去熬着时,都心满意足地放声大笑。

自从那天杜鲁斯少校阵亡于佩鲁贾上空而布莱克上尉几乎获选接任以来,轰炸博洛尼亚竟成了他一生中最有收获的大事。当杜鲁斯少校的死讯通过无线电传回战场时,布莱克上尉不觉大喜过望。虽然以前从没有真正期望过这种可能性,但他立刻认识到,接替杜鲁斯少校担任中队长,自己是顺理成章的人选。最初,他是中队的情报主任,这就是说,他比中队里任何人都要聪明。没错,他不属在编战斗人员,而杜鲁斯少校先前是,所有中队长按惯例都是;但这完全是对他有利的另一个有力论据,因为他不用冒生命危险,国家需要他坚守岗位多长时间,他就可以坚守多长时间。布莱克上尉越琢磨越觉得此事非他莫属。只要尽快在合适的场合说句合适的话,事情就解决了。他匆匆赶回办公室决定行动步骤。他舒适地靠在旋转椅里,两脚跷在桌子上,闭上眼睛,开始幻想。一旦当上中队长,一切该多美好啊!

布莱克上尉在幻想,卡思卡特上校却在行动,结果布莱克上尉被梅杰少校玩诈(他如此认定)而胜了他的速度惊得目瞪口呆。梅杰少校的中队长任命宣布时,布莱克上尉不免大失所望,更带有一丝怨愤之意,他也全然不加掩饰。与他共事的行政军官们对卡思卡特上校选用梅杰少校表示惊讶,布莱克上尉则嘟哝其中必有猫腻;他们推测梅杰少校长得像亨利·方达这一点的政治价值,布莱克上尉则断定梅杰少校其实就是亨利·方达;他们议论说梅杰少校有些古怪,布莱克上尉则宣称他是共产党。

“他们把什么都接管了,”布莱克上尉反叛地扬言,“好吧,你们大家要是乐意,尽可以袖手旁观,但我不会,我要行动起来。从现在起,不管哪个狗杂种来我的情报室,我都要他签署忠诚宣誓书。那个狗娘养的梅杰少校就是想签,我也不让他签。”

几乎一夜之间,这场光荣的忠诚宣誓运动便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了,而布莱克上尉欣喜若狂地发现自己成了运动先锋。他的确找到了好办法。

所有参战的士兵和军官都必须签署忠诚宣誓书,才能从情报室领取地图包;再次签署忠诚宣誓书,才能从降落伞室领取防弹衣和降落伞;第三次向机动车辆军官鲍金顿中尉签署忠诚宣誓书,才能获准乘坐其中一辆卡车从中队赶往机场。每一步都有一份忠诚宣誓书等待他们签署。从财务军官处领取军饷,从军人服务社领取供给,找那些意大利理发师理发,他们都得签署忠诚宣誓书。对于布莱克上尉,每一个支持他这场光荣的忠诚宣誓运动的军官都是竞争对手,于是他一天二十四小时安排策划,力求一步领先。他要争当爱国第一人。其他军官在他的驱策下,随后提出了自己的忠诚誓言,这时他便再进一步,要求每一个来情报室的杂种签署两份忠诚宣誓书,接着是三份,终于是四份;然后他又推出表忠心仪式,之后合唱《星条旗永不落》,一遍、两遍、三遍、四遍。布莱克上尉每次击败竞争对手,便不屑地扫视他们,因为他们没有以他为榜样。而他们每次以他为榜样,他又不安地避退下来,绞尽脑汁琢磨新计策,好再次居高临下蔑视他们。

不知不觉,中队里的战斗人员发现自己被那些安排来为他们服务的行政官员支配了。他们一天到晚遭受一个接一个行政官员的欺凌、侮辱、骚扰,被呼来唤去。他们提出抗议,布莱克上尉则答复说,忠诚的人是不会反对签署所有必要的忠诚宣誓书的。对质疑忠诚宣誓的人,他回答说,真正忠于自己国家的人,每当他加以敦促,都会骄傲地表忠心的。而对质疑其道德意义的人,他回答说,《星条旗永不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音乐作品。一个人签署的忠诚宣誓书越多,他就越忠诚。在布莱克上尉看来,事情就这么简单,而他每天都让科洛尼下士用他的名字签几百次,这样就总能证明他比任何人都忠诚。

“重要的是让他们一直宣誓,”他对追随者解释道,“至于他们是否诚心,这无关紧要。甚至在小孩子们理解什么是‘宣誓’和‘效忠’之前,就要求他们宣誓效忠,道理就在这里。”

在皮尔查德上尉和雷恩上尉眼里,这场光荣的忠诚宣誓运动是件光荣的麻烦事,因为他们为每次作战任务安排机组人员的工作给这事弄得复杂起来。中队上下全都忙于签字、宣誓、合唱,那些飞行任务要多花好几个小时才能起步。有效的紧急行动也不可能了,可是皮尔查德上尉和雷恩上尉都胆小得很,根本不敢强烈反对布莱克上尉,而布莱克上尉则一天天毫不马虎地推行他首创的“不断重申”主义,该主义旨在围剿所有那些头天签署忠诚宣誓书第二天就不忠诚的人。正在皮尔查德上尉和雷恩上尉茫然无措、陷于困境而求告无门的时候,布莱克上尉给他们带来了建议。他带着一个代表团前来,直截了当地向他们建议,敦促每个人签署忠诚宣誓书,然后才准许他执行作战飞行任务。

“当然,决定权在你们,”布莱克上尉指出,“没人强迫你们。可是其他人都在督促他们签字效忠,如果只有你们俩不够关心你们的国家而没有要求他们同样签字效忠,那么在联邦调查局看来,这事一定非常古怪。如果你们甘愿名声败坏,那是你们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我们只是想帮忙而已。”

米洛没有被说服,他断然拒绝剥夺梅杰少校的饮食,即使梅杰少校是共产党——对此米洛心里存疑。米洛生来就反对一切可能破坏常规的革新,他的道德立场十分坚定,断然拒绝加入这场光荣的忠诚宣誓运动,直到布莱克上尉带着他的代表团前来拜访他,请求他加入。

“保卫祖国是每个人的天职,”布莱克上尉回答米洛的异议,“整个计划都是自愿的,米洛——别忘了这一点。如果那些士兵不愿意,可以不签皮尔查德和雷恩的忠诚宣誓书。但要是他们不签,我们就要求你饿死他们。这就像第二十二条军规,明白了吗?你不至于违抗第二十二条军规吧?”

丹尼卡医生态度死硬。

“你凭什么断定梅杰少校就是共产党?”

“你从来没有听见他否认这一点,直到我们开始指控他,是不是?你也没有看见他签署过任何一份忠诚宣誓书。”

“是你们不让他签的。”

“当然不让,”布莱克上尉解释道,“那样就背离了我们这场运动的整个目的。瞧,你要是不愿意,大可不必与我们合作。可是米洛刚要饿死梅杰少校,你却给他治疗,那我们这些人如此卖力又有什么意义?对于暗中破坏我们整个安全计划的人,不知大队司令部会有何想法。他们或许会调你去太平洋战区。”

丹尼卡医生立刻屈服。“我这就去告诉格斯和韦斯,一切照你说的办。”

大队司令部里面,卡思卡特上校已经开始纳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是那个白痴布莱克在搞爱国主义狂欢,”科恩中校笑着说,“我觉得你最好跟他合作一阵子,是你提拔梅杰少校当中队长的。”

梦l阮x读x书s

“那可是你的主意,”卡思卡特上校气恼地责备他,“当初真不该听你的。”

“也是一个极好的主意,”科恩中校反驳道,“这样就把那个多余的少校除掉了,此人一直在败坏你作为行政军官的名声。不用担心,这一切可能很快就会过去。现在能做的就是给布莱克上尉去一封信,表示全力支持,然后希望他在还没造成太大损失之前,先就一命呜呼。”科恩中校突然有了个奇怪的念头,“我怀疑!那白痴该不是想把梅杰少校赶出拖车房吧,你说呢?”

“我们下一步必须做的,是把那婊子养的梅杰少校赶出拖车房。”布莱克上尉拿定主意,“我还想把他的老婆孩子也赶进树林子里,但是我们不能,他没有老婆孩子,所以我们只好将就一下,就把他赶出去了事。谁负责这些帐篷?”

“他负责。”

“看见了吧?”布莱克上尉叫喊道,“他们要接管一切!好,我不会坐视不管的。必要时,我会把这事直接上报□□·德·科弗利少校本人。等他从罗马回来,我马上叫米洛去跟他讲。”

布莱克上尉对□□·德·科弗利少校的智慧、威信和公正深信不疑,尽管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而且现在还是没胆量这么做。他委派米洛替他去找□□·德·科弗利少校谈话,自己则等着那高个子副官回来,一边不耐烦地大发脾气。跟中队里所有人一样,他对这位威严而满头白发、脸上沟壑纵横而颇有耶和华之风度的少校一向怀有深沉的敬畏之情。他终于从罗马回来了,一只眼受了伤,用一片新赛璐珞眼罩护着;而他只一击,就把布莱克上尉整个的光荣运动砸了个稀烂。

回来那天,□□·德·科弗利少校神情严峻地走进食堂,却被排队等候签署忠诚宣誓书的军官堵住了去路,此时米洛谨慎地一言不发。食品柜远端,早来的一群军官都一只手托着食物,正向国旗表忠心,之后才可以在餐桌旁就座。更早来的一群人已经入座,此刻正在合唱《星条旗永不落》,之后才可以用桌上的盐、胡椒粉和番茄酱。□□·德·科弗利少校在门口停下脚步,皱着眉头,一脸的疑惑不解,好像在看什么怪事,这时喧闹才慢慢平静了下来。他径直朝前走去,前面那道人墙像红海一样往两边分开。他目不斜视,威武地大步走向蒸汽消毒柜,然后,用清楚、浑厚的嗓音——岁月使之粗哑,而长者的显赫与威势又使之洪亮——说道:

“给我拿吃的。”

斯纳克下士没有给□□·德·科弗利少校吃的,而是递上一份忠诚宣誓书要他签字。□□·德·科弗利少校见是这东西,不由得大为恼火,一把将它扫开,那只未受伤的眼睛射出炫目的怒火,充满强烈的鄙视,衰老而布满皱纹的大脸因暴怒而越发阴沉可怕。

“我说了,给我拿吃的。”他大声命令道,语气十分刺耳,仿佛远处的雷声不祥地隆隆滚过安静的帐篷。

斯纳克下士脸色变得煞白,浑身哆嗦起来。他朝米洛恳求地瞥了一眼,希望得到他的指点。在这可怕的好几秒钟里,四周没有一点声响。随后米洛点了点头。

“给他吃的。”他说。

斯纳克下士这才开始给□□·德·科弗利少校吃的。□□·德·科弗利少校托着满满一盘食物,刚转身离开柜台,却又停住了脚步。他的目光落到了那几群军官身上,他们恳求的目光默默注视着他,于是他以正义的好战姿态咆哮道:

“给每个人拿吃的!”

“给每个人拿吃的!”米洛如释重负,快乐地附和道,于是光荣的忠诚宣誓运动走到了尽头。

布莱克上尉大失所望,这奸诈的背后一刀竟然来自他信赖有加的上司。□□·德·科弗利少校真是辜负了他。

“哦,那不算什么,”他愉快地回应每个向他表示同情的人,“我们完成了任务。我们的目标是使我们厌恶的人都感到惧怕,让大家警惕梅杰少校的危险性,而我们无疑达到了这个目的。我们本来就没打算让他签署忠诚宣誓书,所以我们手头有还是没有,实在无关紧要。”

在整个骇人而没完没了的博洛尼亚大围攻期间,看到中队里他厌恶的每个人又一次感到恐惧,布莱克上尉不免怀念起光荣的忠诚宣誓运动那段过去的好时光,那时他可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甚至大人物如米洛·明德宾德、丹尼卡医生、皮尔查德和雷恩之流见他过来都浑身哆嗦,俯首贴耳。为了向新来的人证明他确曾一度呼风唤雨,他仍然保存着卡思卡特上校写给他的嘉奖信。

 

发表评论